《撩动》第45章把婚求了全文完及《撩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撩动  作者:萝卜兔子 书号:49390  时间:2020/2/11  字数:11627 
上一章   第45章 把婚求了(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辰涅原本以为,自己都说到这个程度了,孙戗即便不惊讶,也该有些表示。

  可孙戗停住脚步,转头,朝她笑了笑,竟然说:“也真是奇了怪了,郑优自己的妹妹自己十年没见到,倒是一下子冒出两个人说曾经见过?”

  辰涅一愣,下意识就道:“还有谁?”

  孙戗嘲讽道:“是啊,还有谁,说不定过两天又会冒出第三个第四个说见过的呢?”

  辰涅听出这话中的讽刺,没有再问,但心里却还在想,到底是谁?

  她坚持道:“不管怎么样,请把这话带给郑优。”

  孙戗拧眉,不甚愉快的模样:“话当然还是会带,不过你也别指望能有什么结果。”

  辰涅:“什么意思?”

  孙戗转头看她:“意思就是,不管你背后到底想做什么,郑优都比你们想象中冷静得多,你让我带的这话,未必能起到你想要的作用,至于你想做什么,呵,不就是想见见她本人吗?”

  辰涅没有兜圈子:“我就想见见她。”

  孙戗:“见了又能怎么样?劝她放弃,别给厉氏和凉山找麻烦?”

  辰涅摇头:“不是你想的这样。”

  孙戗:“你敢说你今天找我不是为了厉承?”

  辰涅看着他:“我为了我自己。”

  孙戗嗤一口:“为了你自己?你一个网红大美女,能和这种事扯上什么关系,还为了你自己。”

  孙戗之后不再多言,转身离开,辰涅也不纠,心道她要见郑优又不是只有孙戗一条路可以走。

  可当天晚上,她又忽然接到了孙戗的电话,上来就问:“郑优和你在一起?”

  辰涅愣了下,回道:“没有。”

  孙戗口气很急:“你别骗人,在就在,不在就不在。”

  辰涅口气冷下去:“我说了没有,就是字面意思,你一个记者,难道听不明白?”

  孙戗这才似自言自语一般道:“不在,竟然不在…她明明答应我最近哪儿都不去的…”

  辰涅拿着手机听了一会儿,越听越不对,问那边:“你是不是联系不上郑优了?如果要找人,你最好说准确一点。”

  孙戗起先没有回答,过了好一会儿,声音从另外那头缓缓传来:“她刚刚给我发消息,她说,不麻烦我了,她找到妹妹了,她要去报仇。”

  辰涅一惊,报仇?

  她要去哪里报仇?

  孙戗说完,急急忙忙又道:“现在我打她电话打不通,也完全联系不上她,辰涅你要是认识朋友有门路,能不能帮忙找下她,她给我发的消息…我怕她做傻事!”

  辰涅问:“她不可能突然这么说,你想想看她最近都见了谁?是不是受了什么刺?”

  孙戗大喊道:“还不是你们这些厉氏的,一个个都说见过她妹妹,我本来以为她够冷静不会理睬的。”

  辰涅一愣,厉氏的?

  “谁?你说谁?”

  孙戗:“就是厉氏的,什么经理,姓陈,叫什么…陈枫林。”

  郑优给孙戗发那样的消息,在辰涅看来,几乎等同临终留言。

  辰涅太清楚了,无望的背后是万丈深渊,寻死不过点头地,对什么都没有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解,并不是大不了的事。

  郑优寻妹十年,十年里没有放弃,最后却留下这样的只言片语,可见她在寻找妹妹的这条路上,真的快走到头了。

  辰涅先给厉承电话,没有通,提示不在服务区,只能转头打给秦微风。

  秦微风不知道在哪里醉生梦死,一接电话,上来就喊嫂子。

  辰涅没理,当即问:“厉承呢?我找他,没打通电话。”

  秦微风哈哈道:“你当然打不通,他现在应该在飞机上吧,你等会儿再打,哎呀,其实也不用,过不了多久不就能见到了吗?”

  找厉承又不是为了谈情说爱,辰涅心里有正事,便索直接道:“秦微风,你喝醉了吗?没醉就清醒一下,帮我个忙,我这里有急事。”

  秦微风那边顿了顿,过了一会儿,大概人清醒一些了,声音也正常了许多,问她:“你说,我听着,承哥不在,有什么找我也一样。”

  辰涅:“好,你帮我打听一下,陈枫林现在的住址,最好能查到他现在在哪里。”

  秦微风奇怪道:“陈枫林?你找他干什么?”

  辰涅:“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你先想办法帮我查一查吧。”

  好歹跟着厉承做事多年,秦微风一听这话,果断没有再问,嗯了一声,说等会儿给她回复,就挂了电话。

  不多久,电话打回来,秦微风上来就道:“打听到了,他回凉山了。”

  辰涅:“你确定?”

  秦微风:“确定,这老兔子那么多窝,我还不得打听清楚了,凉山大寨那边我特意找人问了,问了好几个,大家都说他回来了。”

  辰涅:“好,谢谢你。”

  说完就要挂电话,却被秦微风哎哎两声叫住:“你等等,还有件事…”

  辰涅:“什么?”

  秦微风语气不似刚刚,犹豫了一下,才道:“我打电话回大寨的时候,有人和我说,厉承今天也回大寨。”

  辰涅一愣:“厉承去凉山了?”

  秦微风:“我也不是很清楚,还不确认,但大寨那边是这么说的,说厉承给他们打过电话,说他飞机有些晚,让他们晚点闭大寨,给他留个门。但我以为他是回去见你,看来是我猜错了。”又问:“他今天有和你说什么?”

  辰涅:“没有,他没和我说回来,也没说回大寨。”

  秦微风:“那真是奇怪了。”

  厉承飞机抵达后,刚开机,就接到了辰涅的电话。

  上来就问:“你回凉山了?”

  厉承有些奇怪:“我刚到,出来得有些急,没提前和你说,你怎么知道的?”

  辰涅:“我有事找你,没找到,就问了秦微风,他起先也不知道,但我要找陈枫林,他帮我查的时候,听你们大寨的人说的。”

  厉承脚步瞬间一顿,眉头拧起:“陈枫林?!”

  辰涅没什么好隐瞒的,把和孙戗见面到孙戗给她打电话找郑优的事全都简单说了,最后道:“陈枫林找孙戗,说他知道凉山十年前的事,孙戗根本没理,因为陈枫林在他眼里就是你们厉氏的人,但郑优私下里有没有见过陈枫林孙戗也不知道,现在她人不见了,又说要报仇,不知道是不是去找陈枫林了。”

  厉承很冷静:“我回大寨会让人注意看看郑优在不在。”

  辰涅却突然道:“厉承,你为什么突然回去?”

  厉承沉默了一会儿:“这件事我改天再和你细说。”

  厉承的确没有在电话里多说什么,简单安抚辰涅就挂了电话,坐上回凉山的汽车,行了许久,才抵达凉山,回大寨时,已接近凌晨。

  这么多年,厉承已鲜少回来,虽然凉山再不是他记忆中过去那封闭的山野,但印象里,这里的腐朽和落后从未变过——尤其是这里的人。

  大寨还给他留了门,知道他回来,寨门才彻底闭上。

  他寻着熟悉的路找到了陈家,大门紧闭,门口亮着一盏灯。

  他事情多,还有工作,并没有时间久留,更不可能等一夜过后次再聊,回来后,直奔陈枫林家。

  大门敲开后,陈家院子里孤独地亮着个灯笼,陈枫林的身形在半夜里仿若鬼影,他将厉承让进门,幽幽道:“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会回来。”

  厉承无声进门,脸上没有半丝表情,进了屋子,坐也不坐,直接转身看陈枫林,问道:“说吧,你什么意思?”

  陈枫林怪异一笑,道:“没什么,就是年纪大了,又退休了,闲下来,就翻翻旧物,又想起一些往事而已。”

  厉承冷冷道:“你翻出来的旧物,就是你给我发的那张照片?”

  陈枫林在厅里坐下,幽幽道:“是吧,照片,一张照片,可是能让人想起不少事情的,比如说,十年前。”

  厉承冷笑:“亏得你还记得十年前。”

  陈枫林抬眼看厉承:“我记不记得不重要,你记得不就行了。”说着,从手边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拎出一张照片。

  那照片的边角在灯下已有些泛黄,但这并不妨碍它向世人展示刻录下的客观内容,而可以定格时间的,大概也只有照片。

  现在,那张照片在陈枫林手里,内容,则清晰的印在其上——浑浊的泥土,焦黑的尸体。

  明明是可怖令人作恶的画面,陈枫林却能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目光落在其上,幽幽的,似乎穿过时光,落向十年之前。

  厉承看着陈枫林,脸色越发不耐,陈枫林却幽幽开口道:“说起来,当年那女孩儿要是不死,现在你们孩子都有了吧。”

  厉承冷冷道:“你费心的事还真多。”

  陈枫林不理,继续看着那照片,口气散漫道:“当年,凉山还没发迹的时候,你要是不那么倔,把婚给结了老老实实生孩子,也不至于有那个结果。乖来怪去,又能怪谁?”

  说完,将照片放到桌上,轻轻一点:“你十年前没亲眼看到,现在,也不算晚吧。”

  厉承瞥那照片一眼,冷冷问:“什么不算晚?”

  陈枫林幽幽道:“那个女孩子,那个你不肯结婚还拼命想要送走的女孩儿,早就死了。”

  厉承又向那照片看去,眉头悄然拧起,目光森冷。

  陈枫林继续道:“其实当年就该告诉你,但猜到你可能对那女孩儿上心了,就没说,这么多年,我想你也该放下了,索就全部告诉你吧。这是我们当时在山下发现的,找到的时候便这样了。你看到了,人没了,早死了。”

  厉承神色冰冷,抬眸看陈枫林,陈枫林也抬眼回视他,可心中却奇怪,厉承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神情——

  不应该,不应该的,他对那个女孩儿那么上心,当年为了将人送走,不惜和族人翻脸,如今知道送走的人其实早在十年前就死在了山下,怎么可能只是这个表情?

  陈枫林直觉不对,可他到底不是谁肚子里的蛔虫,厉承想什么,他自然不知道,他只是对厉承的反应有些失望,没有预料中的回应,难道是他预估错了?

  厉承不喜欢那个女孩子嘛?十年后的他难道已经心硬到这个程度,听到这个消息,还能不为所动?

  陈枫林心中不停分析,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此刻却心中打鼓,犹豫了一番,正要开口,却听厉承道:“哦,原来你同我提十年前,又特意引我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陈枫林一愣,将那照片拿起来,举向厉承,瞪眼道:“我告诉你这些,你难道不觉得难过吗?”

  厉承看也不看那照片,冷冷道:“难过?我为什么要为一个死人难过?我只是觉得羞,为有你这种贪心不足的族人觉得羞?”

  厉承:“不要以为,我猜不到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这些。厉氏待不下去了,梓沅的项目驰骛也不会和你合作,你就只剩下这种筹码?然后呢?想看我痛苦,然后退步,再求着你告诉我当年那女孩儿的埋骨地?呵,陈枫林,你活了一把岁数,这几年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你不是十年前的陈枫林,难道还觉得我是十年前的厉承?”

  陈枫林定在当场,不可思议道:“你难道真不想知道?”

  厉承走近两步,在陈枫林瞪大的目光中缓缓抬手,拿起那张照片:“不想。”

  陈枫林脸色一白,进而很快红了脖子,似乎不愿意相信事情再次超出自己的掌控,瞪圆了眼,又很快大声道:“那你就一辈子别想知道。”

  厉承冷冷道:“随便吧。”

  说完,直接抬步走人。

  陈枫林看着他,越发恼怒,盯着他离开的身影呵斥道:“既然你说随便,那这种外人的尸骨根本没有留在凉山的必要,我马上叫人去把她的坟扒了!”

  厉承头也未回。

  当天,他代寨子里值得相信的年轻人,让他们看住陈枫林,再留意有没有奇怪的陌生女人,便又连夜离开大寨,自己开车回g市。

  除了那张照片,什么也没带走。

  等再见辰涅,已是次早上。

  辰涅一大早听到门铃声,开门一看,吓了一跳:“你不是在凉山吗?”

  厉承进屋,将门合上,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凉山没有你,当然得回来。”

  红晕悄然爬上辰涅的脸颊。

  厉承吻她的额头:“想我了吗?”

  辰涅趴在他怀中,点点头:“想,特别想。”

  厉承:“我也想你。”所以一定要连夜回来见到你,不管路途多远,无论行程多累。

  吃完早饭,厉承还没休息就连接了几个工作上的电话,辰涅见他脸色精神都不是很好,猜测他连夜未睡,便催他补觉。

  厉承却摇摇头,将辰涅拉到桌边坐下,认真道:“有些事,问问你。”

  辰涅却突然想起什么,也问:“你先告诉我,你在大寨看到郑优了吗?”

  厉承:“没有。”

  辰涅心里的石头没落,反而吊得更高,她有不祥的预感,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你要问我什么?”

  厉承:“十年前的事,当时我送你离开凉山,下山后,你有没有遇到什么人?”

  辰涅一愣,没有立刻回答,反而垂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抬眼,点头道:“有的。”

  厉承看着她:“之前从没听你提过。”

  辰涅笑了笑,十分勉强道:“以前的事,你不问,我自己当然不会去想,更别提和人主动说了。”

  厉承抬手,掌心覆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捏:“一切有我。”

  辰涅抬眸回视他,没有心慌,心中很平静,也很温暖,那些过往,如今竟再也无法影响她,她能平静的回忆,淡然在脑海中与那些回忆面对面了——

  十年前,十年前被送下山,她并不是直接险遇到了好心人,恰恰相反,她从狼窝出来,又遇到了饿狼。

  那时,她从山上下来,已奔走数个小时,又累又饿,看到人,尤其是女人,心下撤掉些许警惕的同时也再也无法支撑柱,直接晕了过去,再醒来,身边坐着一个女人,在给她喂水。

  那女人见她醒了,笑笑,问她饿不饿。

  本能让辰涅又警惕起来,她不应答,只是看着那个女人,那女人见她不言语,又如此警惕,便拿个两个馒头递过来,送到她眼前,对她笑笑道:“吃吧。”

  辰涅没有被两个馒头收买,恰恰相反,她心中更为警惕,只因为她从小便知道,陌生人不会随意施舍微笑,尤其对她这样来路不明的女孩儿。

  可那个女人偏偏对她笑,好像是在用笑容安抚她,更像是用微笑来赢得信任。

  偏偏,辰涅不相信微笑,忌惮陌生人。

  她没有吃那两个馒头,本能里坐起来,瑟缩团着身体,保护自己。

  那女人如同一个天上掉下来的慈母,见她不说话,又害怕的模样,就开始耐着脾气温柔同她讲话,问她叫什么名字,多大,父母在哪里,怎么会逗留在附近,是不是和家人走失了,问的最多的,就是家人。

  问得越多,辰涅心中越冷,不止因为她没有家人,还因为,她心中多少明白,这样的询问其实是试探,探她到底是孤身一人,还是有其他家人在附近。

  只有问没有答的对话在不久后很快进行不下去了,搭起的帐篷外,忽地传来男人用方言骂骂咧咧鄙的喊声。

  辰涅听不懂,但知道,那绝对不是好话。

  外面的男人和面前的女人,也绝对不是好人。

  终于,那女人撕下了面具,冷着脸,上来就要甩她一巴掌。

  这条命是好不容易被人拉回来的,辰涅发过誓,要好好活着,不作践自己,也不可能就这么让人作践,那女人扑上来的速度快,辰涅反应更快,躲开那巴掌,就去推那女人。

  女人大叫,喊人,拉着辰涅,似乎谨防她会逃跑,又掐又打,很快外面的男人冲进来,手正要落下,辰涅一推那女人,女人刚好撞在男人身上。

  辰涅抓着机会,立刻不管不顾朝帐篷外冲,冲出去的时候,一眼看到被绑着胳膊扔在地上的另外一个女孩儿。

  几乎是瞬间,对上了那女孩儿木然的没有半丝神采的目光。

  顾不上那么多,辰涅朝前面跑,飞快地跑,不停跑,耳边似乎又听到身后男人女人的咒骂和追赶,又似乎只有风声,被绊倒,就自己爬起来,害怕得一边哆嗦一边跑,也不知跑了多久,终于见到一条路,见到了路上有人,力竭,彻底晕了过去。

  再然后,辰涅很幸运,他被救了,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这段经历,辰涅从未和任何人说过,如今厉承亲耳听到,只觉得心惊跳。

  如果,如果那个时候辰涅没有跑掉,会经历什么?遭遇什么?人生还能否走到今

  一切都无法想象。

  厉承没有说话,直接站起来将辰涅拉入怀中,拥在前,紧紧抱着,亲吻她的脸颊和额头:“没事了,都过去了,现在有我。”

  辰涅趴在他怀中,闭着眼睛:“我没事,是你太紧张了。”

  厉承突然有些后悔,他那时候也太年轻,做事思考不够,他想到将她送走,却没想到她能不能安全抵达山下,终究是他疏忽了。

  只是足够幸运,命运终究垂青了他们。

  辰涅趴在厉承怀中,无比贪恋,都不想起来,就这样被他拥着,静静道:“还好那时候跑得快,那两人也没继续追我,我运气好,也没再遇到坏人,还有好心人将我送到了医院。”

  厉承手臂又紧了紧,只要想到十年前竟然在她身上发生了这样的遭遇,心中便觉得钝痛不已,他甚至想,早知道会这样,宁可不放她下山。

  幸好,真的幸好。

  陈枫林在大寨如今也只剩一处房产,亲人早举家外迁,孩子老婆近期都在海外,习惯了外面的世界,凉山的老宅早已成了空的房子,没有半点烟火气,哪怕大寨正值旅游旺季,那些热闹也通通与他无关。

  他如今已然有点走投无路。

  厉氏将他踢了出来,厉兆他不敢招惹,与驰骛集团的吴长安再无合作的可能,厉承也显然有意架空他,即便他有心单干,如今也无力再白手起家。

  起先他还想着能回厉氏,总觉得厉承不该比他那大哥心狠,可如今看来,似乎不可能了。

  他开始焦虑,多年来的骄傲一点点被闲赋在家的生活给磨散,他的脾气越发暴躁,越来越沉不住气,烟瘾越发大,经常半夜睡不着。

  偶尔间,他有了摧毁的念头。

  只是一瞬间,这个念头又被理智碾平,终究是凉山族人,毁了厉氏等于毁了凉山,也等于毁了自己。

  可他心中就是不服气,越发憎恶,不知悔改,到最后,甚至有了再联系那个记者把事情闹大,又或者直接把照片贴上网络的想法。

  这些念头在他脑海中盘旋着,又一次次被他否认。

  这天晚上,他从老宅出来,一个人边抽烟边溜达,旅客络绎不绝,他眯着眼睛看这些人,总觉得像个笑话,这些人里不乏女人和小孩,他们要是知道这里曾经发生的那些事,他们还敢上山,还敢这样玩儿?

  恐怕只会避之不及吧…

  这么想着,他嘴角勾出一个诡笑,也不想再闲晃了,转身回家。

  进屋,刚将门合上,忽然觉得这屋子里不止他一人,转身,被客厅灯光映照得昏暗的外廊上,站着一个人影。

  陈枫林起先吓了一跳,定睛一看,竟是个女人。

  “你是谁?来我家做什么。”

  那女人从黑暗的地方走出来,直面陈枫林,说得也更为直接:“是你让那个记者带话,说有话和我讲。”

  陈枫林意识到这人是谁:“原来是你。”

  次,正在办公室走廊上抽烟的孙戗拿着自己的选题表,一页页翻过去,心中烦躁不已。

  他想帮郑优,可选题报送主编处,却被当场驳回。

  这个结果他多少也已料到,厉氏在本地财大气人脉广,想要阻止他发稿,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可这反而更让孙戗确定,凉山和厉氏就是心中有鬼。

  他琢磨着,郑优如今不知所踪又联系不上,会不会也与厉氏那边有关,难道她被钱收买了,就此停手?

  不,孙戗将烟头碾在垃圾桶的烟灰缸上,拧眉想,不可能,她不可能放弃。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响起。

  是个异地的陌生来电。

  接起来,喂了两声,那头沉默。

  他正要挂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两声哽咽。

  孙戗一惊,意识到是谁,忙道:“郑优?是你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平静,好像刚刚的哽咽声只是孙戗的错觉。

  “是我。”

  孙戗忙道:“你在哪儿?”

  郑优没有回答,却说:“孙记者,谢谢你。”

  孙戗不知这忽然的感谢从何而来,但职业本能,很快意识到肯定有事不对,他反而不再催促,沉下心,等着。

  果然,过了一会儿,郑优又道:“孙记者,这段时间谢谢你,我找我妹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帮过我。”

  孙戗沉默听着,眉头越拧越凶。

  郑优的声音却越发空:“我妹妹,我大概找不到了,也没法继续再找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不想再找了。”

  孙戗这才沉声道:“你在哪儿?”

  郑优:“…我在凉山。”

  孙戗不知郑优又去凉山做什么,但直觉她这趟回去,肯定奔着什么,他正要问,郑优却再次开口了。

  这次,她平静地说:“孙记者,你帮我报警吧,我杀人了。”

  陈枫林是被捅死的,法医那边解释,总共六刀,三刀致命。

  警察赶到时,陈枫林早已身亡,而郑优,平静地坐在旁边,什么表情也没有。

  大寨景区因此直接闭门。

  消息第一时间就分别传到厉兆和厉承那边。

  厉兆正在国外,给厉承电话,让他务必把事情处理好,最后又说:“事情的因由,原原本本的清楚。还有陈家那边,安抚好,不管怎么样,也是凉山的人。”

  厉承却道:“有件事和陈枫林有关的事,原本我正在查,还没查出结果,就出了这种事。”

  厉兆:“什么事?”

  厉承:“凉山脚下以前烧死过一个人,十年前。”

  厉兆当即警惕起来:“你是说,陈枫林被杀和你说的这件事有关?”沉默几秒“无论如何,都不要让公司牵扯进丑闻。”

  而警方那边的调查却并不顺利。

  郑优供认不讳,言明人是她杀的,至于原因,决口不提。

  厉氏下消息,新闻中也只有凉山景区发生一起谋杀案,没人知道被杀的人竟然是曾经的厉氏高管。

  辰涅听到消息,沉默了很长时间。

  不久后,拖厉承的关系,走程序见到了郑优。

  没有绝望,也没有悲恸,郑优坐在那里,眼里一派平静的死水,她还朝厉承点了点头,道:“我一直在等今天,就怕你不会来。”

  辰涅看着她,不知该如何开口。

  郑优反而笑了笑,很轻松地样子,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那么做?”

  郑优:“我和警察也说过,因为这样我就彻底解了。”

  正常人,没人理解杀人解这个逻辑,可辰涅却懂,她寻妹十年,失掉了一个正常女人该有的生活,这么多年里,一面承担着想要找到妹妹的责任压力和情感,一面也负担着跋山涉水长途而行过不上安定生活的痛苦和无奈,她一定想过不要再找了,到底为止,也一定想过,或许坚持下来,她总能有个答案。

  更甚至,她也恨过,恨过自己,恨过当年把妹妹拐走的人,甚至恨过那个十年没有见过的妹妹,她恨自己的生活为什么变成这样,更恨自己的无力改变。

  她顺着那条寻找妹妹的路途,走到了今天。

  辰涅甚至猜到,她去见了陈枫林,其实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甚至放能想象得出来,明明没有答案,为什么还是杀了人。

  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吧,哪怕这个答案是错的,但只要能终结这样的生活,哪怕是错误的答案又能如何?

  但有些事,她还是要告诉她,必须告诉她。

  辰涅道:“我十年前在凉山下面见过一个女孩儿,但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只是逃跑的时候和她碰了一面。”

  郑优眼底突然有了波动,垂眸,缓了一会儿,才抬眼道:“你见到她了?”

  辰涅:“是。”

  郑优苦涩一笑:“那或许…是我妹妹吧。”

  可她们都知道,也有可能,那根本不是。

  可答案都已经不重要了。

  陈枫林拿出了那张照片,他对厉承说,这个烧死的人就是你十年前拼死要护住的女孩儿,而他转头又告诉郑优,这个女孩儿就是你的妹妹,有人拐走她,凉山买下她,所以她才出现在这里,但最后她死了,不知道被谁残忍地烧死了。

  这是个连陈枫林自己都不清楚真相的答案。

  而陈枫林大约也更没料到,郑优寻到一个不是结果的结果,紧接着,就要为自己的十年画上一个句话——而这个句话,需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既然是凉山,那就在这里结束吧。

  辰涅不知道答案,此后,也不再关注郑优的案子。

  她想郑家姐妹从一个悲剧的开端走向了一个悲剧的结尾,结果是什么样,早就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个世界总是如此,有人犯了错,却总是无辜的人为此受累,痛苦一生。

  辰涅后来辞掉了厉氏的工作,回自己的工作室,一改先前将工作丢给团队的态度,半年里,一直埋头赚钱。

  秦可可哭天喊地,每天都要给辰涅发辞职微信,第一天晚上发完,第二天早上照常上班。

  辰涅告诉她:“不要有太大压力,反正我也知道你不会真的辞职,离开我这边,你找不到薪水更高的工作。”

  秦可可切齿,在办公室咬软尺,又给某人发消息:“你养我!快说你养我!老板太没人了,我要辞职!”

  很快那边回他一个痛哭涕的表情:“我老板比你老板还没人,我也要辞职!”

  秦可可愤怒地他:“呸!孬种!”

  那头回她:“呸!我就是孬种!你有种和我生孩子玩儿啊。”

  秦可可默默擦掉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放下嘴里的软尺,擦干净,默默告诉自己,不要和秦微风那个智障生气,毕竟那个智障器大活好长得帅薪水高,打着灯笼都难找。

  另外一边的辰涅,却被电话铃声打断了工作。

  接起来,对方的声音十分不

  “昨天晚上说等我饭局结束给我电话。”

  辰涅在看一份布料报价:“哦,我在加班,忘记了。”

  厉承:“加班听不到手机?”

  辰涅:“静音。”

  厉承:“今早也没给我回。”

  辰涅这才放下布料册子,笑道:“厉总,你这查岗是不是也太勤快了,我昨天晚上虽然没接到你电话,但我加完班不就回家了,请问你昨天晚上搂着睡的女人是谁?难道不是我吗。”

  电话那头根本不接这话,却道:“晚饭吃什么?”

  辰涅:“我要加班。”

  厉承沉默半晌,终于,没忍住。

  “辰总,你空是不是让我把婚求了?”

  “好啊,亲爱的。”

  (全文完) Www.8XiaNXs.COM
上一章   撩动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写文大神是影我有特殊的睡星光罗曼史京洛再无佳人皮囊之下温饱思赢慾妈咪已到请查世间始终你最我的美女主播钟晴的幸福果盛夏之恋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萝卜兔子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撩动》第45章 把婚求了-全文及撩动最新章节第45章 把婚求了-全文完在线阅读,《撩动(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撩动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8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