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花图》11真相一角及《错花图》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错花图  作者:吾无故 书号:46762  时间:2018/9/18  字数:10380 
上一章   11、真相一角    下一章 ( → )
  苏小英手指拈着一支狼毫大笔,在砚台中停留良久,将它浸了墨水,这才提起笔来,在名单上划了两个浓浓的黑圈。

  一梅见他十分认真的样子,问道:“我们是谢远蓝花钱雇的壁,不去保护谢望衣,好像不大好罢?”

  苏小英随口道:“现在还怎么保护?凶手不传花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动手,难不成她拉屎撒都跟在她后面?”

  一梅道:“你说的也是。我看谢家人都还不错,怎么会这么倒霉?除非赶紧找到凶手,否则,一个都跑不掉。”

  苏小英道:“现在谢家一古脑儿也只有两个人了。”说着将手里的名单铺在桌上,敲了一敲,道“你过来看,这张名单是谢传乐、谢传诗死的时候,单独一个人,有可能行凶的人的名字。除了张大福、李福贵之类,只有这两个人…”

  一梅凑过脑袋一看,见名单上谢望衣与谢三哥的名字,被打了圈。

  一梅皱起眉头,道:“谢三哥这个人,好像十分神秘,他虽然是山庄总管,却不爱说话,也不出来应酬,直到现在,都没有跟他单独说过一句话。至于谢望衣…瞧起来却不大像…”

  苏小英问道:“你还记得谢传礼死去的事么?我曾经问过给他验尸的仵作,他的尸体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唯一特别的地方,只是尸体的肤特别白。当时并查不出他的死因。是谢望衣确定,他中的毒是南方土著的一种毒药,他们把它叫做‘尸白’。”

  一梅问道:“这样就可以说是凶手么?”

  苏小英道:“我并没有说是。只是我们刚到半勺山庄的时候,谢远蓝拿出‘紫笋’招待你,说那茶叶是谢望衣从南方捎回,可见她曾经去过南方,也知道‘尸白’这种毒,既然知道,当然就可能拥有,因此觉得她稍有嫌疑而已。”

  一梅道:“其他人也有可能去过,这个不能算数,况且,我跟她过手,她的剑术虽然还不错,却没有到凶手这个水平。照我看,不可能是谢望衣。”

  苏小英想了想,道:“好罢。那么,只剩下谢三哥。不过我觉得,这个人也十分可疑。”他在名单的空白处,添上了“风总管”三个字。“他当时跟厨房的伙计在一起,倘若他中途离开,后来又回去,厨房的伙计不会觉得可疑,写名单的时候,自然而然,把他当作一直在一起。”

  一梅道:“难道不可能是庄子外面的人做的?比如那个名叫傅无情的女人。”

  苏小英摇头道:“凶手几次杀人,干净利落,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我倒觉得,没有痕迹,恰恰是很好的线索,倘若是庄子外面的人下手,怎么可能一次都不被人发觉?这个凶手,一定在庄子里面到处跑,也不会被人注意。他不但是庄子里面的人,还在山庄具有相当的声望。”

  一梅将手一摊,道:“你也说了,凶手没留下一点痕迹,就算你觉得谢三哥跟风总管可疑,那又能怎么样?你也不过胡乱猜猜罢了。”

  苏小英皱起眉头,道:“他肯定留下过破绽,只不过我们大家都不曾注意。”

  一梅道:“这山庄百来口人,会功夫的不计其数,凶手想要躲起来不被人注意,也容易得很。既然找不出凶手的破绽,我们想个办法,索把他引出来!”

  苏小英道:“这个主意不错!你说说看,是怎么个办法?”

  一梅道:“我怎么知道。”

  苏小英道:“你不是说把他引出来么?”

  一梅道:“是啊,我的办法就是把他引出来。”

  “引…”苏小英忽然无语。

  一梅道:“难道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么?”

  这时忽然传来“咚咚咚”三记敲门声,声音很轻,很斯文,然而一梅顿时闭上了嘴。“咚咚咚”又是三声,苏小英问道:“是谁?”

  “我。”谢望衣的声音。

  一梅有些诧异,走过去开了门。谢望衣站在门口,她的得很直,看一梅的眼神还是冷冰冰的,但是她说话的语气却很客气:“我可以进去么?”

  一梅将身子一侧,让开了一条路。

  谢望衣走进来,反手把门关好,冷冷道:“我这次来找你们,是想跟你们说一件事…有关谢传礼的死因。”

  苏小英道:“你不是应该叫他二哥么?”

  谢望衣脸上出嘲讽的表情,淡淡道:“我凭什么应该叫他二哥。”

  一梅与苏小英相望一眼,脸上都出严肃的表情。一梅问道:“你想说什么事,难道你知道他的死因?”

  “我当然知道。”谢望衣神秘地笑了起来“因为那张花笺,是我传的。”

  一梅这种极度的惊诧,使她看谢望衣的眼神,好像谢望衣的脑袋上,突然之间,长出了两只角。这句话的力量,反而竟然没有那么恐惧。

  苏小英愣了愣,问道:“谢传礼是你杀的?”

  谢望衣十分镇定,不在乎地一口承认道:“不错。”

  一梅也反应过来,谢望衣出奇的坦率,使这件事情,一下子好像不再如此凄惨与悲艾一梅用极平常的语气问道:“你用什么方法杀了他?”

  谢望衣道:“很简单,我用了一种这里见不到的毒药,叫尸白。尸白这种毒药,需要把尸蛁和尸嫚两种东西混起来,进人的肺里。我知道他喜欢那只黑狗,就把尸蛁洒在那只黑狗的上,故意放狗过去,他抱狗的时候,自然就把尸蛁了进去。后来的那阵浓雾,里面参着尸嫚。他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把两种东西进了鼻子,自然中毒而死。”

  谢望衣脸上,忽然出了笑容。

  一梅愕然道:“你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哥哥?”

  谢望衣笑容顿敛,眼中出深深的怨恨。“我为什么要杀他?哼哼,倘若不是他,我跟衣哥早就成了亲,他赶走了我的衣哥,衣哥…他就再也没有回来…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永远不会!倘若衣哥那时不走,我这辈子就不会如此的不完,我们哪怕做了一天夫,我也足得很了。”

  一梅听着她说话的语气,心中一抖,道:“那么你的大姐,你其余的兄弟,都对不起你?”

  谢望衣叹了口气,道:“不是!花笺两度杀人,我只不过仿造了这个手法,让人怀疑不到我的身上,但是其他人不是我杀的。”

  苏小英皱眉道:“你应该不只是来坦白的罢。”

  谢望衣冷笑道:“谁说我是来坦白的?我凭什么要跟你们坦白?我只是想跟你们说一件事。若非现在我父亲也陷入了危险,我也不会跟你们说。”

  一梅问道:“什么?”

  谢望衣道:“那只黑狗身上有尸蛁的味道,我第二天就找了个空子,想给黑狗洗澡,但是那只黑狗竟然已经被风总管洗过了。”

  一梅道:“风总管说,那是因为谢传礼的遗言。”

  谢望衣冷笑道:“没有道理。他一向跟谢传礼很好,谢传礼要封棺,他怎么会不去看最后一眼?何况这个山庄的杂事,向来他持最多,这么重要的事,他怎么能不在场?”

  苏小英沉道:“这么说起来,你觉得他发现了你的手法,给你掩护。”

  谢望衣淡淡道:“随便怎么样罢,总之他娘娘腔的,奇怪得很,难道不是么?”

  谢望衣说完,反手拉开了房门,就要走出去。苏小英追问了一句:“谢传礼为什么要把乌衣峰赶出去?”

  谢望衣脸上出怨毒的神情,道:“还不是衣哥撞破了他跟那个丫头的私情,哼,那个丫头,不过是婊子养的烂种,喜欢那种人,自己也是烂种。”

  一梅不目瞪口呆,目送着她离去,问道:“苏小英,我没有听错罢?”

  苏小英叹了口气,道:“一点儿也没错。”

  一梅道:“这个女人…也太…肆无忌惮了罢…”

  苏小英道:“她还怕啥?她自己都有可能很快就死。何况,这件事,你会忍心跟谢远蓝说么?”

  “这个…”一梅不一滞,摇了摇头。

  苏小英道:“这不得了。”

  一梅道:“我到现在,好像还不是很敢相信,小英,你信么?”

  苏小英反问道:“你说我信不信?你再想想,你信不信?”

  一梅想了半天,喟道:“我本来以为傅无情已经够独一无二了,原来,还有一个能跟她并肩的女人,就近在眼前!”

  苏小英肃然道:“希望眼下近在眼前的女人,比她们正常一点,不过我听说女人其实都不太正常,你说我怎么办?”

  一梅道:“怎么办?你找一个荒山,死死地躲进去,打一辈子光,如果看见女人的影子,就把眼睛挖掉。”

  苏小英出痛苦的神情,喃喃道:“女人果然都不正常。”

  一梅严肃地道:“眼下找出了一个凶手…自己坦白出了一个凶手,下一步,咱们去盯着风总管。”

  忽然外头“咚咚咚”脚步纷沓,一个人“嘭”地一头撞了进来,冷汗头,脸色青灰,嘤嘤哭道:“董…董姑娘!”

  一梅吓了一跳,叫道:“风总管!”

  风总管哽着气哭着,大口大口地,好像立时就要窒息死去。憋了半天“哇”的放声,却又陡然哑去,出声音道:“庄主…庄主…”

  他话没有说完,一梅已经飞奔了出去。

  谢远蓝就死在一个多时辰以前与谢望衣、一梅、苏小英说过话的暖阁。

  他的面容狰狞,双目大睁,身上的剑伤只有细细的一条。他的心口,一道快剑剑痕,利落得简直就跟少女的绣花一样精致,较之谢传书心口的剑伤,这道剑痕更细、更光滑,它甚至很浅,才刚刚割断了心脏的血管。

  谢远蓝的剑拔出一半,他连一招都没有出,就已经死了。

  一梅生平第一次不忍心看一具尸体,她注视着谢望衣踉踉跄跄走出去的脚步,外头夕阳正好,火红的阳光将谢望衣素白衣衫的背影照地绚烂异常。

  苏小英极缓极缓地站了起来,他对诸人道:“快剑,就是那个人杀的。”

  一梅低下了头。

  然而苏小英的神态平静得异常,他的眼光停在了谢三哥的身上。“劳驾,”他淡淡道“我想看看你的剑。”

  谢三哥的脸色忽然发白。

  苏小英道:“难道不可以看么?”

  谢三哥站在那里,仿佛一尊塑像,过了极久的时间,他才道:“可以。”他的声音显然变得嘶哑。他将剑递给苏小英的时候,手臂甚至在微微发颤。

  苏小英出了长剑。谢三哥的剑是一把比通常钢剑都薄得多的软剑,泽闪亮、刃口锋利。然而苏小英在握住这把剑的时候,神情倏然变了。他将这把剑交给了一梅。

  一梅把剑握在手里,端详良久,默然不语。

  这种沉寂的气氛,突然之间,垮了谢三哥的心,他的脸开始搐,痛苦地道:“我的剑刚才被人偷走了,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一个剑客的剑,”一梅忽然喃喃道“会被人偷走么?”

  谢三哥脸上已经出一丝绝望,因为他知道一梅说的是实话。

  苏小英道:“你在看到谢庄主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他是死在你的剑下了罢,只有你的这把剑,才有这么薄的刃,才能刺出这么细的伤!”

  谢三哥道:“可是用这把剑的人,不是我。”

  苏小英看了他很久,叹道:“如果你是凶手,应该不会用自己的佩剑,也应该马上逃走,不会再站在这里,何况,以前的杀人剑,也不是你的剑。”

  谢三哥道:“我知道偷走我剑的那个人,那个人一定是风总管。我刚才在四少爷房间门口看到了他,四少爷跟五少爷也是他杀的。”

  风总管一直在一旁发呆,这时猛地醒悟,尖叫起来:“你血口人!”他的声音尖锐得让人浑身一颤,简直要竖起寒

  “你们不必争吵。”谢望衣不知何时,已经折了回来,她站在门口,脸正好处在阴影之中,看不清面容。她不带一点感情地道:“谢三哥、风无画,你们今天就好好地待在这里,我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收殓我的父亲,请他安息。你们俩的事,明天一早,自然能有个结果。”

  一梅道:“可是…”

  谢望衣冷冷道:“可是什么。你是什么东西。难道我的父亲要横在这里,等你们做出一个结论么。”

  一梅道:“你可以叫别人收殓…”

  谢望衣没有感情地,齿里迸出一个字:“滚。”

  一梅一呆,随即气得跳了起来,她正要破口大骂,苏小英一把扯起她,死活把她拉了出去,一边道:“一梅,算了罢,你也知道这个女人不正常,你看在谢远蓝的份上…”

  “我凭什么要看在谢远蓝的份上!”一梅大叫起来。

  “等明白这件事,你狠狠教训她一顿,不就得了?”

  “苏小英!你再拉我,我就揍你!”

  “干什么牵扯到我?…”

  、灭门屠庄

  是夜无月,繁星万里。

  像这样的夜空,其实是最美丽的。天地之间虽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是那一颗颗星星都垂得很低,好像随便一捞就能抓回一大把。

  苏小英双手相叠,枕在脑袋后面,舒舒服服地仰面躺在一块怪石旁边。一条比大腿还要的古藤挂下来,垂成一个倒几字,几乎贴到地面。苏小英把一只脚搁在古藤上,认真地望着一空繁星。

  黑夜之中,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到星如波澜,浩而壮观。他与整座山已经融为一体,山已经与整个大地融为一体,大地已经与夜空融为一体。茫茫世界,只剩下一片闪烁的星海。

  苏小英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星空静静,万籁俱寂。

  然而一只手忽然悄悄摸了过来。苏小英一动不动,只微愠道:“干什么呢?”

  那手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个声音小声地问:“你的脑袋呢?你的脑袋在哪一边?”过了一会,好像找到了方向,窸窸簌簌一阵响,并着他的脑袋,也躺了下去。

  “你是在想谢远蓝的事么?”那声音问。

  苏小英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明天再想罢,多费神也没什么用。”

  苏小英盯着天上某一颗星星,懒洋洋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过去找你,看到你不在,就找了过来。”

  苏小英道:“你本事真大,这样都找的到。”

  那声音嘿嘿一笑,忽然又窸窸簌簌一响,问道:“这是什么?”

  苏小英道:“一条古藤,你别踢,我脚搁在那里呢。”

  “你这么躺着,不怕蛇?”

  苏小英不耐烦地道:“怎么着?你的废话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多?”

  那声音忽然凶了起来,道:“苏小英,怎么跟我说话来的?我可是你的老板娘!”

  苏小英道:“老板娘有这么半夜三更跑来人的么?”

  那声音大声道:“哪里人了?”

  苏小英道:“不人你的手干什么放在我手上?”

  “这里地方窄,我没处放么。”

  “知道地方窄还过来干什么?”

  “跟你讨论一下半勺山庄的事,”那声音一本正经地道,变得严肃起来。

  苏小英道:“现在是讨论半勺山庄的时候么?这样子还怎么讨论?”

  “怎么不能讨论了?”

  “你说为什么?”

  “不知道。”

  苏小英认真地道:“你装傻。”

  “我从来不…唔…你想干什…”

  又是窸窸簌簌一阵响,苏小英已经爬了起来,然后凑下脸吻住了一梅的嘴。天这么黑,他居然找得很准。

  一梅的气息变得有些“我说,”她着细细的气,很认真地道“咱们练功有一项极好的好处。”

  “什么好处?”苏小英心不在焉地问。

  “可以吻得很长。”

  苏小屿手在她后脑勺上轻轻一,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忘情地吻了起来。

  过了很久,苏小英才道:“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回答我,而且要说实话。”

  一梅的声音变得很轻,很娇柔“什么事?”她问道。

  “你的脸皮为什么这么厚?”

  “因为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梅镇定地道“我也问你一件事,你也要说实话。”

  “好。”

  “你刚才是不是想家了?”

  “胡说八道。”

  “明明就是!就是!刚才你叹气叹得这么忧愁…”

  “我不叹气你能这么快找到我么?”

  一梅神秘地笑起来,道:“怎么找不到?你几时出了半勺山庄我都知道。”

  “原来你有预谋的。”

  “你还没有回答我…”

  苏小英捂住了她的嘴,窸窸簌簌的声音开始变得大起来。“别扫兴。”他说道。一梅轻轻唔了一声,双手往他上圈去。两个人很轻易地贴在了一起,纠起来。

  “哎呀,我撞到什么东西…”

  “不要动,那个是古藤…”

  一梅的脑袋靠在苏小英的怀里,望着漫天繁星。夜还是这么浓。星星还是那么低。

  “小英,”一梅忽然问道“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苏小英心不在焉道:“没怎么看。”

  一梅问道:“一点儿看法都没有?”

  苏小英想了想,老老实实地道:“有一点。”

  一梅问道:“什么?”

  苏小英心满意足地噫了一声,温柔地道:“…你是我的女人…哎呀,你干什么拧我!”

  一梅气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苏小英道:“想什么?都这样了还能想什么?”

  一梅为之气结,道:“男人想这种事情,原来是有天赋的。”

  “本来就是。”

  一梅于是就要跳起来,苏小英赶紧拉住她,道:“好罢,你问的是谢远蓝罢?”

  一梅道:“嗯。”苏小英道:“这个…你得让我好好想想,起码得让风把我的汗吹吹干。”

  一梅愕然道:“你还说我脸皮厚,你的脸皮绝对不会比我薄一点。”

  苏小英道:“若不这样,怎么做你的男人?”

  一梅道:“我还是比较想做你的老板娘。”

  苏小英道:“不仅是老板娘,你还会做我孩子的娘…哎呀,你又拧我!”

  一梅道:“你不要想的太多,胡思想对身体不好。”

  苏小英道:“不成,我还得想谢远蓝的事呢。”

  这次轮到一梅不吭声了。

  然后他们两个都没有再吭声。他们的呼吸逐渐变得悠长而匀称。一梅觉得苏小英虽然经常故意说一些会气死自己的话,但是他拥抱自己的手臂,真的很有力量。

  这时山风其实有一点冷,但是凉凉的山风并没有阻止他们进入美妙的梦乡。

  苏小英与一梅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醒过来的。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山间薄雾初起,不过太阳已经出了半边,到处闪烁的光亮穿透雾层,使整座山发出微微的光芒。

  苏小英与一梅坐起来,这才发现,他们所处的角度正好能够俯视到整片半勺山庄。清晨薄雾下的山庄,理应云林漠漠,异吵观。

  他们两个仍旧紧紧靠在一起,一梅的手还握在苏小英的手里天晚上他们很尽兴,因此现在看起来,显得有一点狼狈。

  然而他们两个竟然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他们俯望着山脚下的半勺山庄,看了极久极久。

  “小英啊,”一梅喃喃地道“昨天晚上我真是昏头了,一直到现在还在做梦,你捏我一把试试,这个梦做的真长。”

  苏小英一点也没有客气,在她手背上狠狠扭了一记。

  一梅竟然没有叫疼,她陡然转过脸,看向苏小英,用极度诧异的语气叫道:“苏小英!”

  两个人于是手忙脚,用比出剑还要快的动作,迅速整理齐整自己的衣物,往山下飞一般地奔去。

  半勺山庄原本应该是厚重的围墙、高大的朱门的地方,现在竟然是一大堆瓦砾。一梅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往回一看,那一片连绵绝美的小山仍在,山底冷泉淙淙,依旧汇成一洼≯前理应是古朴的半勺山庄,一个晚上不见,竟然已经化作焦土废墟。遗址之上,尚有几缕淡淡的烟头袅袅,散发出呛人的味道。

  这个半勺山庄,它矗立的景象仍在眼前,使得这一片废墟反而更像幻象。

  “怎么可能!”一梅叫道“哪怕山庄着火,我们怎么会一点也没感觉到!”

  苏小英的脸色很难看,他蹲下去,摸了摸碎在地上的瓦砾。

  一梅道:“半勺山庄不是普通的庄子,而是武林名家,庄子里的人很多都会武功,不可能全部烧死在里面。可是小英你瞧,附近竟然没有山庄的人逗留徘徊。”

  苏小英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里寂寂无人,倒像烧掉的是空庄。”

  一梅道:“自然不是,前面就有尸骸。半勺山庄,几十年的基业,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道理上也是没这么容易说毁就毁的。偌大一个庄子,百个人,倘若明刀明地屠庄放火,怎么可能这般悄无声息?”

  晨风吹起了他们的衣裳,也将一股焦烂的臭味送进了他们的鼻子。放眼望去,那些残缺不全的焦尸,混杂在砖土废墟里面,早已经辨认不清体型年纪。他们不久之前还是父亲、子、情人,忽然之间,就已经变成一堆焦土中的垃圾。

  “整个庄子里的人,都中了暗算。”苏小与然醒悟过来,低声道“中了相当厉害的药。”

  一梅浑身一颤,立时睁大了眼睛。“不错!苏小英!连我们也被下了药!所以我们昨天才睡得这么!”

  “也许不是昨天,”苏小英摇头道“或许我们早上也没有醒,又睡了整整一天。这么大一座庄子,一个晚上,怎么能全然烧尽。”

  一梅悚然。过了一会,她才道:“我们差一点,也被烧死在里面。”

  苏小英问道:“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一梅道:“你问我?”

  苏小英道:“你是我老板娘,我当然得听你的。”

  一梅道:“我们在四处找一找,说不定会有线索。”话虽如此,却知道这个线索也极难寻找,被烧成焦土一片,怎么可能还有线索?两个人绕着废墟察看,惨状触目惊心。

  苏小英轻轻叹道:“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一番情景,真的是梦一般!”

  一梅低头不语,猛然之间,脸色一变,将手指竖起来放在边,示意苏小英噤声。

  “有人。”她凝神听了半晌,低声道。苏小英的江湖阅历远不及她,当下随着一梅,往瓦砾中掠去。

  一梅几个起跃,轻灵的身影陡然硬生生煞住,接着倒了一口凉气。

  这块地方,原本是半勺山庄凿取水源,引入冷泉的池子,池子里的水因为与冷泉相接,并未干涸。水池旁边,滚着一个圆圆的脑袋,块块体,散落一地。

  苏小英也忍不住咬住了嘴,他已经认出了这个脑袋。

  “谢远蓝!谢远蓝!”一梅叫道“他怎么这么残忍!人已经死了,连尸体都不放过!”

  苏小英将一梅猛地一扯,指着旁边道:“谢望衣!”

  只见一堆木头后边,谢望衣俯面躺着,她的衣衫被烤烂,皮肤也黑黑的,但是她的身躯还是完整的,竟然没有被烧焦!

  谢望衣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她吭哧吭哧地扒着地,地面上写了无数的“风”字,有许多字因为叠在一起,已经认不清了。

  一梅收起她血模糊的手指,唤道:“谢望衣…”

  谢望衣没有什么反应,她的手指机械般动着。

  一梅将她抱了起来。苏小英道:“去甘淄!”

  等他们到达甘淄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巳时。医馆里的病人看见一个女人抱着一具半死不活的身体闯了进来“哗”的一声,不由自主,让开了一条道路。

  医馆的掌柜见状皱起眉头,目送一梅闯进去找大夫,一把拉住了苏小英,道:“这位小哥,诊金三两,你得先准备好。”

  苏小英一怔,一梅在半勺山庄已经拿到手三百金子,但是这些金子连带着以前的钱,恐怕全部被火烧光了。苏小英镇定地将掌柜拉到僻静的地方,笑问道:“三两诊金?”

  掌柜道:“是。”他眼前忽然银光一闪,听见“夺”的一声,再眨了一下眼睛,才看清一柄亮闪闪的长剑,直直地被进了地面的一块青砖中。长剑卦颤动,只见剑身刺透了青砖,青砖竟然没有碎裂!

  苏小英笑道:“你少给我罗嗦,这一剑,值不值三两银子?”

  掌柜目瞪口呆,一时哪里说得出值不值,他正在发愣,忽然听见医馆里面一梅叫道:“苏小英!苏小英!” WWw.8XiANXs.COM
上一章   错花图   下一章 ( → )
逆血江湖骁雄武林秘闻录魔源纪冰帝诱香蛊皇飞云幻雪江湖仙劫情缘红尘罗刹翠羽丹霞烈焰狂龙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吾无故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错花图》11真相一角及错花图最新章节11真相一角在线阅读,《错花图(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错花图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8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