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归何处》第九章及《情归何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归何处  作者:夏洛蒂·兰姆 书号:46428  时间:2018/6/21  字数:8053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贝恩没有立刻作出反应。内瑞莎不佑道他在想什幺。休的面孔完全是法庭上的那种--冰冷、毫无表情。

  他到底在想什幺?是不是对自己的离开毫不在乎?噢,上帝,他会不会头也不回就走了?我根本不应该追着他来伦敦。我要失去他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命运的意外打击让她别无选择,只能孤身一人,离他而去。

  为什幺这种事老是发生在我身上?如果这已经是定式,那又是谁定下来的?反正不是我。我很少墨守成规,这次也不是同样情况的重复出现,两者完全不同--除了他们俩都是我爱的人之外,贝恩和菲利普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然而命运之神却眼睁睁地把我的幸福夺走了。为什幺?

  随后,她听到贝恩长长地了口气。她看着他,他的脸已经成了深红色,两眼放着光芒,屋里一片危险的气氛。

  内瑞莎觉得好象站在火山口,注视着里面的火和溶岩。

  火山突然爆发了,他一声大叫,吓得她跳了起来。“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

  她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颈后的汗吓得竖了起来,头皮发麻,仿佛触电了一般。

  “你以为我真的会耸耸肩让你走掉,无可奈何地看着你另找别人,恋爱结婚--?”他停下来,咽了口唾沫,看得出他喉咙在动。

  内瑞莎浑身发抖,低声说:“你不是说要离婚吗!离开农场时,你说--”

  “我知道我说了什幺!”他打断她的话。“这是你我说的--用空的威胁迫使你和我在一起!你难道看不出都是因为骄傲吗?不用愚蠢空的威胁要挟你,难道你让我向你下跪吗?”

  她的心里翻江倒海,眼睛看着他一动不动,想看出他的真情实感。“贝恩…”

  他瞪着她。“现在你知道了吧。”

  她简直不相信他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声音。

  “你是说…?贝恩,你是真的…?你说的是什幺…?”她结结巴巴地说,脸色紧张得有些发白。她痛苦地怀着一线希望,同时又害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突然说:“让骄傲见鬼去吧,骄傲给你的家人造成多大的伤害!”他停了一下,了口气“我爱你爱得发疯,你明白吗?”

  她几乎不过气来。

  贝恩先是看着她,随后避开她的目光,垂下眼帘“你要是嘲笑我,我非杀了你不可。”

  “我不会嘲笑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嘲笑你…”他坦率地说:“我知道你不会嘲笑我。你和艾琳不同,她以打击我的骄傲为乐,喜欢看我的笑话。自从我被她伤害之后,我发誓今后再也不受女人的气了。一次就够了,再不受第二次。”

  “我从来不想伤害你,贝恩!”她悄悄地对他说,他叹了口气。

  “我相信你,可是你知道,有句老话说,好心办坏事!”

  她笑起来。

  他不满意了,认真地说:“你真是个让人着的女人,内瑞莎。你在许多方面恰恰和我相反。你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温柔、和善;而我的委托人则因为我顽强,能够为他们奋斗才请我给他们打官司。我必须思维敏捷、锐利,而你则浪漫,有梦幻般的感情。也许我喜欢你这种女的特质,正是因为我缺少这些。”他有点自嘲地说“不过这不是我对你一见钟情的原因,我不能假装说是你的善良让我爱上了你--吸引我的是你美丽的身体。”

  他热烈的目光灼烧着她的皮肤。她垂下眼睛,身体有些颤抖。

  “在晚会上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是我所要的女人。我喜欢你走路的样子,喜欢你的嘴、大大的蓝眼睛、黑头发和沉思的眼神…头一眼看到你就让我神魂颠倒。自从离婚以后,我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我决心不再结婚,然而你和艾琳完全不同,无论哪一方面都不一样。她冷酷无情,而

  你则楚楚可怜,非常需要别人的照顾--我心甘情愿照顾你。我所看到的一切我都喜欢,但是我也注意到,你并不是这样,你显然对我没有兴趣。”

  她无法否认,那时候她对所有事物都没有兴趣。不过她也注意到他了,或者可以这样说,是他先给她打电话,让她想起他来。

  他自嘲地说:“我起初以为,你是故意跟我逗着玩,我就想方设法接近你,和你聊天,让你对我有好印象--结果我发现你根本没注意我!我没能让你对我有什幺印象。我决定自己走开,把你忘掉,可是又做不到。后来我给你打电话,约你出来,当时我真怕被你一口拒绝。”

  “我差点拒绝。”她回忆道,叹了口气。她当时对贝恩毫无印象--她与贝恩在晚会上初次见面后,心里根本没有他这个人,接到电话后也犹豫了一下才接受邀请。

  贝恩笑了笑“我知道,那时候我自己都感到羞愧,为什幺你对我毫不在乎,而我偏偏要追求你?不过我觉得非和你见面不可。我甚至对自己说,只要见你一次,就能把你忘掉。可是再次见面后,情况更糟,我更舍不得你了。见面一次不够,必须不断地见面,一次、二次、三次…和你见面开始成为我生活的目的了…”

  内瑞莎听了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贝恩注意她的表情“你没有想到吧,是吗?”

  她像个哑巴,只是摇摇头。

  “当然没有,你根本没有注意你给我带来的痛苦,”他难受地说“艾琳极大地打击了我的骄傲,但比起你给我的打击,那根本算不了什幺。”

  “贝恩,我从来没有想到…”她刚一开口就难过得说不下去了。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儿。你总在我心里,让我不得安宁,就像里的一刺。我想丢又丢不掉,你让我睡不好,无法集中精神,你是我心中摆不掉的情结,你是个害人,我一直这幺叫你。我不敢承认自己爱你,骄傲让我不敢用爱这个词。不过,不管用什幺词,你对我造成的影响像八级地震一样,太强烈了!可是我看我在你心中一点震动都没有。”

  “我心里有纠不清的结。”内瑞莎一面说一面不安地看着贝恩,生怕他又暴怒起来。

  “我很快就知道了这一点。你在伦敦没有人,所以我想你一定惦记着过去认识的某个人。我原以为他是个已婚男人,你来伦敦后就和他分手了,所以我非要去你家看看不可。到农场后,我立刻知道了你想的是菲利普。最初我不能理解,既然你们两个人这样好为什幺会分开呢--似乎没有理由让你们分开。你们之间没有争吵,而且非常明显,你们心心相印。”

  她伤心地说:“我们两个都尽力把痛苦埋藏在心中,很少交谈,仅靠目光交流感情!”

  “很明显,你这样做很不容易,你常常偷偷看他一眼;或是在他走过时,你们两个突然都不说话了--他父母防你们防得很紧。我简直想用把刀子把这种气氛捅破,我原以为是不是因为你们是表兄妹,才不许你们结婚,可是你们的样子太像了,像一对双胞胎。突然之间我恍然大悟…会不会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这样一来一切都清楚了。可是这种想法似乎不可思议。我最初不敢相信,不过经过不断观察--你们惊人的相似,同在一间房时表情又是那幺不自然,说话时还吐吐。我越是仔细观察,越觉得我的想法没错。”

  内瑞莎说:“多年的法庭工作使你的直觉变得更加敏锐。”

  “这是和罪犯多年打交道的经验。”贝恩不无得意地承认。

  “不管怎幺说,你很聪明,我们的邻居中没有一个人猜到此事,他们觉得我和菲利普样子很像,但是他们只知道我们是表兄妹,就没有再往下想。”

  “他们看着你们从小长大,习惯于你们是表兄妹的事实,只在村子里见到你们,却从没有看过你们的家庭生活,没有看到你们全家人的表情。”

  “贝恩,我觉得很奇怪,你知道了菲利普的事还和我结婚。”

  “你忘了我是个自高自大的人!我那幺渴望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你。知道了菲利普的事后,我确信自己能很容易让你忘记他。”

  “如果你早告诉我你爱我…”

  “你只知道怪别人!”他冷笑着。“当时我们之间只有身体的吸引,要劝你相信我们的婚姻能成功,已经够难了。尤其是知道你不爱我时,骄傲让我不可能承认我爱你。”

  “啊,又是骄傲…”内瑞莎颤声说道“骄傲

  只会伤人,没有别的。”

  贝恩点点头“艾琳给我造成的后果就是这样。她给我的教训就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再受伤害。我原以为和你结婚后,你会改变立场,转而爱我。没想到你我之间还有一个看不见的竞争对手。每次和你**,总觉得你的心中另有他人。我躺在你身边,整夜失眠,知道你大概正在和他梦中相会!这让我无法忍受。”

  她温柔地说:“你爱我,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是不是?”

  贝恩直视着她的眼睛,脸色惨白。她知道他最怕承认这一点,所以用手轻轻抚摸他的脸。

  “贝恩,从昨天你离开我时,我才觉悟到这一点。我难过极了。”

  他的呼吸几乎停止了,看着她,一动不动。

  “我也不知道什幺时候开始爱你,也许是很久以前吧,不过直到我发觉会永远失去你时才明白这一点。”

  贝恩一言不发,只是气,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我爱你。”她双手捧着他的脸,与他四目相视,让他相信自己真的爱他。

  “多幺希望你的话是真的。”贝恩说话时嘴角有些搐。

  她看着他,用一个手指摸他的嘴,他眼睛半闭,气。

  “贝恩…你想让我说多少次?我爱你。”她悄悄地说。

  “那他呢?”

  这个怒气冲冲的问题告诉内瑞莎他的妒忌心有多重,到现在还是这样,她叹了口气。

  “我告诉过你,那早就结束了。即使我过去曾经爱过别人,也没有爱你这样深。我本应早就认识到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应该认识到,但是我糊里糊涂。我知道我需要你,但又错以为我在爱菲利普。我怎幺能够同时爱两个人呢?所以我告诉自己,你我之间只是身体上的爱,身体上的吸引力。不管怎样,你告诉我你的感觉不也是这样吗!”

  贝恩沉痛地说:“如果我过去没有骗你,是不是就不会被妒忌心折磨得这幺惨?”随后他又皱起眉,摇摇头。“不,内瑞莎,如果一开始我就告诉你,我多幺爱你,你会怕得要死。那时你最怕的就是我对你感情上有要求。”

  “也许吧,”她自己也不敢肯定。“这幺长时间以后我才意识到我爱你…”他的眼睛变得更加幽深“内瑞莎…啊,上帝…好象我的一生都在等你这句话。”

  他狠狠地吻着她,她也报以同样的情。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不停地抚摸着。

  贝恩一面气一面笑“亲爱的,你着急了吗?”

  她急不可耐地说:“快,快。”她使劲把贝恩往自己身上拉“和我**,和我**!”

  一年后,内瑞莎生了个儿子,她和贝恩按她父亲的名字给儿子取名为约翰。他个子大,身体健康,头浓密的黑发,皮肤洁白,一双眼睛聪慧敏锐,像他的父亲。

  “他很像你,贝恩。”

  “不,他像你,内瑞莎。”

  当然,他两个人都像。他们认为他是世界上最最了不起的孩子。

  “贝恩,你瞧他粉红色的小脚丫,”内瑞莎一面说一面轻轻地摸“你看他的耳朵,长得多好。”

  他是内瑞莎永远珍爱的宝贝,她能连续几个小时看着他。贝恩也是如此,只是他总是试着保持一种不偏不倚的态度,常常说:“亲爱的,他只不过是个婴儿,和婴儿室中的其它孩子没什幺两样。”

  “没有哪个孩子能像我们的约翰尼那样好!”她生气地说。贝恩大笑。

  “好啦,也许是吧。”

  她知道他在逗她,她也假装生气。他们就是这样亲亲密密--他们相互取笑,互相挑逗,一切都很自然。他们在上的需要丝毫没有改变,但是彼此的关系达到了平衡。他们如胶似漆,就像双胞胎一样,这让他们非常快活。

  产后两星期,格雷丝和约翰?桑顿来伦敦看她。在出发前一分钟他们打电话给她,说菲利普也来。此前婴儿还在妇产医院,现在她带着孩子回到家里。她是难产--她太瘦、骨盆太窄,至今还在恢复中。医生叫她不要着急,慢慢恢复,所以还在卧,不过能坐起来。她的头发又黑又亮,在绸睡衣外面套上一件带花边的上衣,边放着婴儿的摇篮。

  现在是早秋--大地一片金黄。房子里整个上午都异常宁静,她静卧在上注意倾听,看着外面。突然间,外面响起了说话声和脚步声。听到他们上楼的声音和贝恩深沉的、让她放心的声音,她不展颜而笑。

  贝恩很高兴,内瑞莎也是,而且比贝恩还高兴,因为是她让贝恩快活。新生儿让他们的婚姻完美无缺,让他们有了真正的家,除了爱情之外还增加了对孩子的热爱。

  他的出生也给房子添了光彩。这是一所典雅、大方、安静的房屋;在光亮、一尘不染的家具上摆着古董,到处都是丝绸和锦缎。

  现在这儿是个真正的家,外面阳光下晒着婴儿衣物,一个房间作为育婴室--墙壁漆成淡而柔和的颜色,上面贴着印着儿歌的壁纸,架子上放着一排柔软的玩具,此外还有婴儿浴盆、布、雪花膏、身粉、浴以及婴儿需要的一切东西。还有其它一些零七八碎的东西。小家伙常常吵闹--特别是在夜间。

  内瑞莎很担心,因为贝恩工作时需要安静--他需要阅读司法文件和法律条文,研究委托人的委托书。

  每次碰到小家伙吵闹,内瑞莎马上把他抱起来,可是立刻又想起格雷丝姨妈告诉她的话--孩子出世后,丈夫往往有被冷落之感,她怕贝恩也会有这种感觉,怕他对小宝宝约翰尼不

  特别是他们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有**了!她在怀孕后期身体很不舒服,医生劝她这个时期不要**,而现在他们可以开始同睡一了。

  内瑞莎费了些工夫才确定,虽然她整围着约翰尼转,贝恩并未因此感到自己受了冷落。白天她总是把他放在她的边,但是晚上,特别是夜里,她就把他放在他自己的房里。

  他们目前还不能**,但是每天贝恩回家总是躺在她的身边。他们拥抱、接吻。贝恩会告诉她法庭上的情况,为工作太累而抱怨,抱怨他的委托人;内瑞莎则告诉他自己一天的情况。

  从怀孕开始,她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女世界--贝恩同事的子们,特别是刚生过小孩的人,成了她的顾问。她们乐于教她如何让婴儿保持清洁、卫生,帮她采购,和她聊天,在咖啡馆或各自的家里给她提各种建议。

  她怀孕后就辞职了。怀孕期间经常往返于家和办公室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她的反应非常强烈。有好几个星期,一起就非常难受,如果弯或走得太快就觉得要晕倒。医生劝她在产前一段时间好好休息,同时她决心自己照顾孩子,所以不打算找新的工作;也许以后在另外的公司里找个工作,直到她怀第二个孩子。

  家人的到来让她兴奋异常。自从上次分别后,他们好象有一百年没有见面了。她在怀孕期间不断和格雷丝姨妈通电话,还给她写信,报告自己的情况。姨妈也给她写信,告诉她菲利普已经回家,身体渐渐好起来,他已经开始工作,姨父和农场都好。

  春天,格雷丝姨妈和约翰姨父曾来这儿和他们住了一阵,夏天也来过。不过那两次她都没见到菲利普,因为他需要留在家里照顾农场。

  内瑞莎渴望看到他们首次见到小宝宝的反应。她知道格雷丝姨妈一定会喜欢他。

  格雷丝是头一个进屋的,她笑着跑到前拥抱她。

  “啊,你瘦了,孩子!贝恩说你生产时吃尽了苦头。不过你现在看起来不错,而且为了这个小东西吃点苦头也值得,不是吗?”她一下子看见了边的摇篮,里面躺着的小家伙听到她的声音就动了起来,摇篮也晃动起来。“啊,你在这里,小东西--他的眼睛像你,像矢车菊一样蓝…啊,他醒了,什幺都新鲜!我可以抱抱他吗?”

  内瑞莎笑着点点头。格雷丝用她能干的、经验丰富的双手把他从摇篮中抱出来。

  “小痹乖,听我说,你是个大家伙--骨骼大,像你父亲,你以后会又高又大,宽肩膀,在这方面可不像你妈妈。”她又看着她的丈夫,约翰正在吻内瑞莎。“约翰,他也像你,看出来了吗?看看他两只大脚,别处根本找不到。”

  他大笑。

  内瑞莎朝着他们身后看去,菲利普站在门口,对她微笑。他看起来非常健康--已经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她高兴地笑了起来,同时也感觉到贝恩正紧张地注视着她。他的妒忌心可能开始减弱了,可是并没有完全消失。她快速地看了他一眼,向他传递着无声的信息,告诉他不必多心--向他保证,她对菲利普已经没有从前的那种感情了。

  “贝恩,菲利普看起来不是好吗?”

  贝恩对她点点头,做了个鬼脸。“非常健康。”

  这时有个人出现在菲利普的身后。这个人的年纪和内瑞莎相当,瘦小、苗条,穿一身天蓝色呢子衣傀,细上束着一条带子。内瑞莎认识她的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科特妮护土?”她来这里干什幺?

  菲利普说:“梅格安。”内瑞莎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浅浅而热情地笑着说:“自从我出院后,我们两个常常在一起--梅格安和我。两天前我们订婚了--妈妈迫不及待地想在电话里告诉你,可是我们觉得还是等到见面时亲自告诉你好。”

  内瑞莎紧紧盯着菲利普,看他脸上的表情,尽管别人都在注意她的表情,她也不管,此时她在乎的只有菲利普--他和梅格安?科特妮结婚会快活吗?是不是仅仅因为不愿孤独下去才和梅格安在一起?他真的爱她吗?她用疑问的眼光看菲利普,而他以坚定的、热情的、快乐的眼光回答她。是的,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爱梅格安。不过,她也看出他们的爱情与她和贝恩的有所不同--既无狂热也无烦恼,没有迫切的要求--在他们的表情上显示出一种足的、安详的幸福感。

  内瑞莎轻轻松了口气。

  她热情地对梅格安微笑,伸出双手,对她说:“你成为我们的家庭成员。这个消息太好了。祝你们幸福、快乐。”

  “我们都和她合得来,大家很喜欢她,”格雷丝姨妈拍拍她的手臂。“她和菲利普住在农场里,不过她暂时还要工作一段时间,不急于结婚。你和贝恩一定要带着小家伙来过圣诞节--今年我们一定要过个全家团圆的圣诞节!”

  “我们非常愿意。”内瑞莎看了贝恩一眼。

  他点点头。“太高兴了!”

  格雷丝把小约翰交给梅格安“亲爱的,你看他像我丈夫吗?”

  “非常像,漂亮极了。内瑞莎,搂着他让我都想生个孩子了。是不是所有的婴儿都让人有这种奇妙的感觉?”她看着他那双大大的蓝眼睛,柔声说“约翰尼,你好,我是你的梅格安阿姨…”

  内瑞莎知道菲利普一定告诉梅格安她的身世了。菲利普决不会让他们夫之间有什幺秘密。他也像她一样取教训--过分的骄傲会把人毁了的,把秘密隐藏起来更伤人。

  内瑞莎躺在上,看着全家人围着她的有说有笑,夸奖她的孩子。她注意着每个人,特别是贝恩。她一生中从来没有这幺快乐过。

  外面下雨了--是短暂的阵雨。屋外虽然乌云滚滚,屋内却是阳光灿烂,充了欢笑。

  一全书完一 wWw.8XiANXs.COM
上一章   情归何处   下一章 ( 没有了 )
情撼地震带别让爱错过骄傲的公主假面恶魔的小古堡里的恋诗恋上你的吻在江湖寻找我逃婚?逃昏!蹩脚小女巫勾情小婢逃婚小娘子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夏洛蒂·兰姆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情归何处》第九章及情归何处最新章节第九章在线阅读,《情归何处(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情归何处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8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