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湖寻找我的夫君》第十五章及《在江湖寻找我的夫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在江湖寻找我的夫君  作者:麦苗 书号:46421  时间:2018/6/21  字数:18236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这个娅艮视为夫君并四处寻找的人缓缓地摇头,道:“其实,我不是玉龙。”娅艮冷笑,道:“你以为你的话能骗得过三岁的小孩吗?”他并不争辩,又道:“是的,三年前与你拜堂的是我,可是我并不是玉龙,真正的玉龙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娅艮继续冷冷的笑、冷冷的看着他。他说:“我知道你不可能一下子相信我的话,可我说的全是真的,你不要再这样费力地找下去了,这样没有用的。我现在的生活很平静,我再也不会回到以前去了,我真的很抱歉让你花费了很多心思,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我如果一直不知道你在寻找也会比较心安,可是我没想到你会找那么久…”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风吹竹叶沙沙响动的声音传来,娅艮问道:“你为什么不继续把话说完?”“玉龙”为难地想了一下,说:“你,还要我说什么呢?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娅艮道:“你是把自己也骗过了是吗?最后连你自己也相信这是真实的了,你对自己编出来的谎言也深信不疑了是不是?其实我知道你就是玉龙,你为什么就不承认呢?”

  “玉龙”道:“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是不可能和你回到玉府的,你找玉龙找了那么久我是有一点责任的,我只能说对不起,我也只是不得已,你需要什么补偿我可以想办法。”

  娅艮就不信他的话,娅艮心底痛苦万分,补偿?有什么样的补偿能够补偿夜夜的思念?有什么样的补偿能够抵当因思念而留下的泪水?有什么样的补偿能偿还遗失的幸福?我根本就不要什么补偿啊,我只愿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迹天涯海角我只愿意与你相依相靠。娅艮绝望地看着他,他的眼光开始慌乱,他说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我真得很愧疚。”

  娅艮忽然问道:“是因为梅云吗?”“玉龙”摇头,道:“你不要瞎想了,即便没有云儿我也会在几年前离开玉府的。”娅艮心如刀割,问道:“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那么地不值得一提吗?甚至你心里从来都没有过我的位置?”“玉龙”道:“是的,可以这么说,可我无心伤害你。”

  娅艮顿时觉得自己再也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响,就连泪水在眼眶打转最终淌在脸上也没觉着。心底一片空白,仿佛雨天打过一声炸雷之后暂且的宁静,哦“是的,可以这么说…”短暂几秒钟以后,只有这句话在娅艮耳朵里盘旋,娅艮想要尖声大叫可最终还是按捺着不住翻腾的心。娅艮感觉天空似乎就要倾塌,天色黯淡下来,仿佛远处有野兽受伤后绝望的吼叫声传来,可娅艮明白这种绝望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够听得到。

  “玉龙”静默了几分钟以后,又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小心地问道:“你、你没事吧?”

  娅艮被他一问顿时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泪面,娅艮哑着声音问道:“为什么你还要逃避呢?你打算欺骗自己多久?”“玉龙”无奈的摊摊手,表示自己已无话可说。

  娅艮擦掉脸上的泪痕,轻轻一笑,道:“我明白了。谢谢你。其实,我早就该明白过来的,以前也有人对我说过玉龙早就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可是我不相信,我骨子里有着倔强不服输的性格,不是亲自见到尸骨我是不会相信,更何况三年前还曾经与你拜过堂,如果有人告诉你你三年前才亲眼见到过的人早在十多年前就死了你一定也不会相信。

  可是,我没有想到其实你根本就不是玉龙。我怎么可能想得到呢?就连玉夫人也没有否认你就是玉龙呀!玉府是一个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地方,我明白了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秘密,可是玉夫人根本就不可能把这些秘密公之于众,甚至她本就是这些秘密的制造者。既然,你不是玉龙,那么你究竟是谁呢?玉府的秘密除了玉夫人以外一定是你知道得最多,那么告诉我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些什么?玉龙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又要由你来替代他活着?“

  对面的人眼光开始闪躲,他说道:“我只想告诉你玉龙早已经死了,其他的我不知道。”娅艮道:“难道你以为只告诉我这个我就会死心吗?”他不置可否,沉默着。

  此时天色忽然变暗了,天空的云层越越低,才一瞬的功夫,雨点就洒了下来,余一刀在后面喊:“下雨了!”紧赶几步走上来,想要拉娅艮避雨,娅艮站着不动只是盯着对面的人,雨水顺着脸向下淌。此人苦笑,摇头,道:“好吧,我们走吧,先找个地方避雨,然后我再详细告诉你。”娅艮问:“一切吗?”此人迟疑片刻,点头,道:“我所知道的一切。”

  此时身后的竹林刷刷响动,又有两个人站了出来,余一刀笑道:“噢!原来是你们啊?此来何事?兄台,你的斗篷现在可用得上了。”是那个自称江南斗篷客的家伙和他的伙伴。

  斗篷似乎还是原来的那件斗篷,而斗篷客的脸却更狰狞了,另一个人手中的剑已经举在手中,带着一脸的防备,余一刀轻轻一笑:“你们是打不过我的,为何这样不自量力呢?”斗篷客也笑了笑,道:“我们不是来打架的,只是想请这位小扮跟我们走一趟。”斗篷客指指“玉龙”又笑。

  娅艮诧异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斗篷客摇头:“这就不便明说了。请吧!”斗篷客迅速站到了“玉龙”身边,另一人挥着剑挡在余一刀面前。娅艮一笑,摸出几针向斗篷客挥去,余一刀叫道:“小心!”

  斗篷客的斗篷飞起几稻草,有一挡住了娅艮挥过来得几银针,身下的几如同利剑般向娅艮飞去,余一刀上前,但另一人眼珠一转,把手中的剑也向娅艮抛去,余一刀挡掉了剑可眼看就来不及挡住飞往娅艮的稻草,此时只见“玉龙”迅速掠起旁边竹枝上的几片竹叶,都来不及见他怎么出手的,稻草就纷纷落在竹叶底下,竹叶轻轻飘着,飘落在娅艮眼前。斗篷客和自己的伙伴对视一下,使了个眼色,迅速离开。雨继续下着,似乎越来越大。

  余一刀、娅艮、“玉龙”来到了梅干娘家,梅云忙着张罗让他们换衣服,在里面的小屋子里,梅云让娅艮穿上自己的衣服,梅云比娅艮高,她的衣服给娅艮穿显得稍大了点,梅云笑道:“我给你改改!”娅艮摇头说:“不用了,我不会在这里呆太久。”

  坐到了桌子前,桌子上已经摆上了的酒菜“玉龙”似乎很高兴,对梅干娘说道:“娘,还有牛切点上来。”梅干娘不乐意:“嘿,小子,你搞失踪,一去几天连个信都没有,今天回来还带这么多人回来?想累死我啊?去,自己切去!”“玉龙”应声:“好哎!就去!”站了起来。梅云窃笑,把他按回桌子旁,道:“歇着,我去!”娅艮心底一涩,终是忍着。

  余一刀端起酒杯倒了杯酒,放桌上,对“玉龙”说道:“兄弟,敬你一杯!”的酒杯轻轻顺着桌面滑过去,并不见半滴洒出来的“玉龙”正拿起筷子准备挟菜,见状苦笑,筷子一划拉在桌面一挡,挟起酒杯把酒倒在了口中,梅干娘吃惊非常,口道:“啊!你竟然…”梅云此时正好端出了切好的牛,梅干娘脸一沉,问道:“云丫头!你们可真是精明啊!竟然瞒过了我!”梅云轻轻喊了一声:“娘…”“玉龙”忙道:“娘,这不关云儿的事,云儿也一直都不知道我会武功。”

  余一刀也是一脸惊讶:“呀!吧娘,我还以为你们合伙骗我呢!”梅干娘啐了一声:“你小子少胡说,我啥时候骗过你了?”娅艮仰头,回头对“玉龙”道:“那么,你是时候应该把真相告诉我们了吧?”梅云浅浅一笑,坐了下来,坐在梅干娘和娅艮之间,道:“妹妹别急,我们先吃了饭再说!”娅艮心底对梅云十分抵触,冷冷道:“这饭没有那么重要吧?”

  梅云也不恼,又略微笑了笑,看着“玉龙”“玉龙”看看梅云,缓缓道:“云儿,自从我认识你,你从来都没有问起过关于我的一切,这一段时间我其实很愧疚,今天我是应该把所有的一切都向你说明白。”梅云摇摇头,道:“其实,我一点都不在意这么多。”

  梅干娘打断他们的话:“好了好了!要说快说,小子!要不是看在云丫头喜欢你,我早就赶你出门了!”

  “玉龙”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道:“其实,我不是玉龙,但是我是玉府不为人知的儿子,我真实的名字叫玉展,我比玉龙早三年出生,是玉府老爷与婢女的儿子,可是太老夫人不允许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但在玉府老爷苦苦哀求之下留下了那个婢女,其实玉府的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老爷的儿子,所以我在玉府并没有太受人欺负,可是我娘却由于羞愧与不明不白的身份几次想要自杀,可是由于舍不得襁褓中的我几次都按捺下这个念头。

  到我两岁那年我父亲娶了现在的玉府夫人,我娘在绝望中最终服毒,抢救过来以后就精神失常,闹得刚娶进门的玉夫人也知道了一切,可她并没有迁怒于我们,反而对我母亲一直很照顾,就连她怀孕的时候也亲自去探望我母亲。可玉龙出生以后她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下边的人偷懒也就对我母亲不冷不热起来!

  玉府的老爷心有愧疚,但他在玉府说的话从来都管不了作用,太夫人在玉夫人进门的那天就把玉府所有的事务交给她打点,玉府老爷只是一个影子罢了。待太夫人归天之后没过一年玉府老爷也去了。

  太夫人和老爷的先后离去似乎并没有给玉夫人带来太大的影响,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小小年纪就教给他玉府所有的深武艺,到他六岁的时候十岁的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太夫人去世前曾待过玉夫人不能把我的身世告诉我,我自始至终都以为我只是玉府的一个奴仆,当玉夫人让我学习玉府武艺的时候我是如此惶惑。

  可是好景不长,玉龙十二岁时由于对武艺太过痴,在练刀的时候出了点事故,竟然魂归西天,玉夫人悲伤万分,恍惚中把在院子里练剑的我唤作她儿子。我不忍,遂答应着她,一连几天为她端药捧饭,当她从恍惚中醒来时把我的身世告诉我,此时我才知道原来住在院子里十多年的疯子居然是我的母亲。玉夫人说这么多年以来外界并不知道玉府还有我这么一个少爷的存在,为了太夫人的遗嘱也为了玉府的声誉,现在我可以以玉府少爷的身份活着,但必须是以玉龙的身份。

  直到三年前,玉夫人说玉龙和沈家的女儿有着婚约,眼看如今玉龙年十八,如若不娶对不起沈家,可无法把真相说明白只得让我代娶。当我与沈家小姐的亲事定下来之时,我忽然发现那么多年来我都是在玉夫人的安排下以玉龙的身份做着玉夫人向要玉龙做的事,而很多时候并不是我想要做的,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活了一辈子最终都活不出那个最真的自己。

  于是我向玉夫人提出要离开,玉夫人自然是不同意,最终由于害怕我不辞而别使得婚事无法继续才答应了我成亲后就让我离开,可却不愿意让我带走我的生身母亲。她说如果你带走她你不一定能照顾好她,我见那么多年玉夫人对她的态度也知道她在玉府并不会受委屈就不再强求。我走的时候玉夫人让我把玉府的刀也带走,因为刀是玉龙从来不离身之物。我带走了到才发现道对于我同样是一种累赘,更何况如此好刀埋没了甚是可惜于是就把他转手送给了我沿途听人说起最多的刀客余一刀,原以为就此就能去寻找属于我自己的隐匿生活,但我现在才发现,我错了,如果我只为自己一个人活着而不觉得心不安我也能平平静静的这样生活下去,可是因为我而让沈家小姐四处奔走,如果不知道也还罢了,可是分明她找到了我现在的生活之中,是的,我不能再逃避下去,不能了!

  可是,我能怎么办?难道还要我以玉龙的身份活下去吗?玉龙已经死了,早已经死了!不要让我再为死人活了!我活得快要窒息了!娅艮,对不起!对不起!我无法再回去了,如果再一次重来我宁愿永远都是那个不明真相的小奴仆!“

  娅艮震惊非常,用怀疑的眼光瞅着他们每一个人,梅云轻轻的拉起娅艮的手轻拍着似是在安慰娅艮。余一刀也很吃惊,余一刀问道:“可为何你当初愿意替代玉龙?”

  玉展眉头一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道:“我以为做了玉府少爷后我就可以扬眉吐气了,玉夫人要让我做出与玉龙一样的成就来,我并没有玉龙的天赋,为了武艺上能尽早赶上一个死去的人,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可是到最后我才发现这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什么盛名与财富都是如此虚假的东西,唯有拥有自己的生活才是最大的幸福。”

  娅艮听到最后一句更是一恸,娅艮喊道:“与我拜堂的是你,我不管你是不是真正的玉龙,我不管你是奴仆还是少爷,你跟我离开,我早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你早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你是我寻找了多年的夫君!我这一次再也不能让你离开!”

  梅云惊呆了,怔怔的不说话,玉展无奈地张张嘴,看了看梅云,梅干娘把脸偏到一边表示一切不关我事。余一刀沉默良久,摇头道:“娅艮,你冷静一点,梅云怎么办?”娅艮的眼神顿时软了下来,娅艮看了看玉展,看了看梅云,掩面而泣,梅云轻轻的拍着她的肩。

  娅艮停止了哭泣,仰起头来说道:“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梦魇之中?”余一刀轻叹口气道:“你不是在梦魇之中!”

  娅艮眼光游移着又回到身边,娅艮喃喃问道:“为什么?可是为什么母亲要这么做?为什么她要做别人生活的独裁者?为什么她要这样做?”

  余一刀小声叫道:“娅艮、娅艮!别想太多了,如果你真想知道答案我们可以回去问她!”玉展想了想,道:“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回去!”梅云一惊,碰倒了桌上的杯子,玉展冲她笑笑:“我应该去把我娘接过来。”梅云低头扶起杯子,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一直没开口的梅干娘忽然发话:“不行,小子,你不能回去,玉夫人既然能让你代替玉龙活了这么多年,一定可以你再替代着他活下去!我可不愿我的女儿在家里傻傻地等着,最后等来最荒谬最不可能的消息。

  梅云扯了扯梅干娘的袖子:“娘!”梅干娘甩了甩袖子:“别拉我,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如果这次他们一去不回,我看你怎么办?”梅云坚决地说道:“娘,我相信他,他从来都不会说了话不算话的!他是我的夫君,只有我最了解他,而且而且…”梅云绯红了脸,不再往下说。

  梅干娘抻抻袖子,瞪了女儿一眼:“而且什么?你以为现在的男人说话有多少值得相信的?你也太看重你自己了吧!”梅云说道:“娘!我已经有了玉展的亲骨了!”

  梅干娘惊喜万分,玉展大喜,两人同时喊道:“真的?”梅云幸福的点点头,娅艮惊讶得睁大了双眼!余一刀哈哈一笑道声“恭喜!”自斟了杯酒一饮而尽。

  玉夫人正端着药碗劝说着疯子喝下去,外面有丫鬟敲门道:“夫人!翠玉姐姐让奴婢来请夫人到客厅去,少回来了,好像少爷也回来了!”

  玉夫人叹口气,把药碗放在桌子上,对着门说道:“知道了!去吧!”玉夫人回过头来看了看疯子,道:“这下好了,你儿子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疯子似乎没听见,呆呆地看着窗外。

  玉夫人进门,看了看站在厅里等着的三人,轻轻一笑,道:“玉龙,你终于回来了!”玉展皱了皱眉:“我是来接我娘的!”玉夫人道:“她现在并不适合离开这儿!你回来了就可以在这里陪着她!还有你的子!”玉夫人看了看娅艮,眼底里竟是怜爱。

  娅艮问道:“你是知道的,他不是玉龙!”玉夫人轻轻地摇头:“娅艮,我没有骗你,他是玉龙,或许他告诉你他是玉展,这也是真的,可玉龙和玉展就是同一个人,他是玉府老爷与婢女的儿子,而我并未曾为玉府生下一儿半女。玉龙的记忆目前处于混乱状态,那是在他十二岁时练刀而致的走火入魔所致,从那以后他就深信自己是玉展不是玉龙,并且还编出一个玉龙的故事来使得自己也相信这个故事是真实的。”

  余一刀疑惑地看着玉夫人,玉夫人笑道:“不然我为什么会把玉府的刀也交给他?那可是玉府的传家之宝,我是想让他继续练习玉府的武功,毕竟他是玉府现在唯一的传人。除了他的亲生母亲外只有他会得最多!”

  玉夫人转身面对玉府的传人,道:“玉龙,你现在记忆混乱我不怪你,你需要慢慢调养恢复,我真的希望你能够留在玉府,你留下来玉府才有重新昌盛的希望!你的子是天底下最富裕的沈家的女儿,如果她愿意帮你你甚至可以让玉府比王府还繁盛!”

  玉府的少爷拼命地摇头:“我不是玉龙,我真的不是玉龙!玉府不是我的,玉府是你的!我只要带我娘走,我有自己的生活,我不是玉龙,不要让我做玉龙,我不愿意再过以前的生活,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玉夫人笑笑,对娅艮说道:“娅艮,他真的是玉龙,当初我嫁进玉府的时候他已经一岁了,可我并不知道他是老爷的儿子,太夫人对我说那是老爷弟弟留下来的遗腹子,而玉龙的母亲死于难产!我心甘情愿地抚养玉龙并且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我害怕他被人欺负就告诉所有的人他是我的亲生儿子,还为他定下了一门我原本想自己有了儿子以后为儿子定的一门亲事!

  可是他十二岁时练武的时候竟然出事了,全身滚烫昏不醒,抱病在的老爷以为自己的儿子活不过来了,急火攻心倒去陪了早已归天的太夫人,在他离世之前把玉龙的身世全告诉了我,并且告诉我玉龙的母亲就在那个他从不允许我进去的小院里!

  真是莫大的讽刺,老爷刚走玉龙就醒过来了,却是迷糊着。那时的我太年轻,把一腔怒火批头批脑撒到他身上,他在迷糊之中得知自己的身世一急又昏过去,此时我才后悔,待他再次醒过来他已经为自己编好了一套身世并深信不疑!玉展是他为自己取的名字,而玉龙自始至终都只是他一个人。“

  这下不仅只有娅艮惊讶,连余一刀也惊讶万分!半晌,玉夫人幽幽叹口气道:“娅艮,对不起,我最不该的就是瞒了你真实的情况!可是,娅艮,我该怎么办才好?”娅艮恐惧地后退了两步,语无伦次:“你、你们,你们到底,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玉府这唯一的少爷急急道:“我说的是真的,娅艮,你们要相信我,我根本就没有说谎的必要!我这一次只想接回我娘。”玉夫人沉默着看着娅艮,又缓缓摇摇头:“娅艮,对不起!我早该告诉你的,可我也害怕,害怕你从此不愿在玉府呆下去了。”

  余一刀道:“除了你们俩人之外,不是还有他的亲生母亲也活着吗?我想也许她能够说出真相!”玉夫人苦笑,道:“娅艮,这你最清楚,她至今也只是呆呆地坐着看着窗外或别的地方,我能指望她出来证明我说的是真的吗?”

  娅艮更加吃惊,片刻又道:“原来她就是你娘!”余一刀不知就里,问:“是谁?”娅艮道:“是她…”旋即瞪大了眼睛对玉夫人道:“这就是你要杀她的原因吗?”娅艮向后院跑去,推开门,疯子抬起头来,盯住娅艮。娅艮松了口气,上前为她把脉,旋即放下心来。娅艮回过头对站在身后的三人说道:“她就快要好了,不出三个月我们就应该能得知真相到底是什么!”

  三个月瞬间就过去了,疯子的病情的确已经好转。这个已经完全好了的病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十多年来发生了什么事,她所能记起的只是自己青春时期那段美好的爱情以及爱情受阻时的无尽痛苦,当她得知玉府老爷已不在这人世的时候竟悲痛万分!当她的儿子叫她“娘”的时候,她却不住泪水纵横!

  她抚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的头发,喃喃地说:“当初我是多么想抱着自己的儿子和自己心爱的人坐在一起,我多么想陪着儿子伴着他成长,可是我为了能继续呆在玉府竟不能承认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亲骨。当初太夫人只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沉默要么离开。而老爷口口声声说着要与我成亲的,可是最终他还是娶了太夫人给他安排的子!太夫人骗我,太夫人把我关在那个小院子里不许我出来,一年两年…,后来的事我就再也不知道!”

  玉龙跪在自己的亲娘面前已是泣不成声,他说道:“娘!我们这就离开玉府,你跟我回去,我已经娶而且也快做父亲了!”她摇摇头:“我不会离开玉府,我死也要死在这里!这里有老爷的影子啊!”玉龙道:“娘!他早已经不再这个人世上了!你不要再离开我!这么多年来我也渴望着能与你一起生活!娘!你跟我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窒息人的地方吧!”

  玉夫人此时惊讶万分,对玉龙道:“你竟然在外娶了?你要把娅艮放在什么地方呢?你…”抚着儿子头发的母亲也愣住了,她抬起头仔仔细细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泪水又淌了下来,道:“你怎么怎么…怎么能辜负了人家又再娶呢?我,我还以为你娶的是娅艮!造孽呀!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

  此时的娅艮却沉默着,这三个月以来她都在尽心尽力地端药送饭,玉夫人要替她一下她都不肯。三个月的时间里在忙忙碌碌中想了很多,可最终没想出个头绪来,此时心里是一团麻,看着他们母子相会的场景,已经觉不到感动只感到无尽的疲惫。

  玉夫人道:“那是谁家女子?我们可以给她一笔钱,孩子我们也可以帮她抚养。你娶的是娅艮,你不能再娶!”玉龙愤怒地看着她,道:“你是想当另一个太夫人吗?你是想要看到一幕幕的悲剧再上演吗?”

  玉夫人厉声道:“我正是不想看到悲剧上演才让你这么做!如果别人知道玉府的少爷竟然抛下早已经娶过门的子而另娶了别的女子,娅艮将怎么办?玉府还有何颜面立足于江湖?这样你不仅毁了娅艮你还毁了玉府的根基!”

  玉龙喊道:“娅艮是玉龙的子,我不是玉龙,我没有资格!玉府早已经被毁在太夫人手里了!为何你还要白费心思地去维护着这么一个空架子呢?这些虚名当真那么重要吗?”

  玉夫人气结:“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你该从自己虚构的梦中醒过来了!你你…”翠玉见状赶紧上来扶玉夫人坐下,又倒了杯水端了上来,玉夫人摇摇头,不喝,只坐定了歇气。

  玉龙的亲身母亲,这个疯了二十多年的玉府婢女不住地摇头,对娅艮说道:“娅艮,是我儿子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可是娅艮,另一个女子已经有孩子了,为了孩子为了他们,请你原谅我这个不孝子!下辈子我们做牛做马来报答你。”她颤巍巍的站起来,娅艮上前一步扶了她坐下。

  娅艮摇摇头,娅艮道:“你们别说了!别说了!我不要,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这里根本就没有我想要的东西,你们走吧你们走吧!”玉龙脸上一惊一喜,玉夫人却断然喝道:“娅艮,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就那么轻易放手呢?你与玉龙是拜堂成亲了的呀!”

  娅艮冷笑了一下,叫道:“是么?呵!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自己像你们任何人一样,幸好我与他也仅仅只是拜过堂而已!你们多自私,你们都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找尽了借口,有的逃避有的痴狂有的…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们任何一个人!我也再不想知道什么是真相!他是玉龙还是玉展并没有那么重要!”娅艮看了每个人一眼,扭头就往外跑,余一刀跟了出去。

  娅艮一路奔跑,风扑在脸上,头发被风吹得的,娅艮心底一片空白,娅艮觉得只有自己不停的奔跑才能够让自己的心停在身体正常部位而不至于被风撕碎在空中。

  娅艮终于累了,此时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眼前有一片河滩蔓延开来,河滩上铺了鹅卵石硌得脚生痛,仿佛隐约可看见不远处快干涸的小溪缓缓地在淌着又仿佛那小溪已经彻底干涸。娅艮拾起一块鹅卵石向溪抛去,鹅卵石顺着高坎“塔塔塔”地滚了下去,娅艮蹲了下来,忽然又站起来,回过头,余一刀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

  娅艮笑了,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娅艮对余一刀说:“我明白了!”余一刀不解:“明白了什么?”

  娅艮道:“其实真相或许根本就不存在,或许他们所说的都是真相,可是这有什么重要呢?在他们所有的真相里面都没有我的位置,他们早就有了他们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我为什么要硬挤进去呢?硬挤进去就连配角也无法当,顶多就是一个小丑。不管玉龙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我知道玉府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一种窒息,现在他能够拥有自己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呢?这么多年来我都错了,错在不停地寻找,其实有的时候寻找生活却往往把生活丢了!我现在能做的是想清楚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余一刀点头,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娅艮打断了他的话:“不,余一刀,不要这样说!现在的我并不需要你在我身边,我必须自己想清楚自己的处境,自己建造自己的生活。你也应该有自己的世界!或许我们某天会在某条路上汇,但不是这个时候。这个时候的我需要时间和过去告别,需要时间了解自己,需要时间明白自己…我不希望有任何其他人干扰我对我的世界的构造。你是我的朋友,我感谢你,但我不想进入你的世界当配角!”

  余一刀沉默片刻,道:“你已经想好了?”娅艮重重地点头:“是的!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你一直明里暗里的帮助我,我都知道!可是这一次我明白了,有的事情别人再用心都是无法替代自己去做的。我找了玉龙这么久直到今天我才突然发现我把自己给没了,我现在要做的不是一次一次基本上没有目标的寻找,而是需要构建我自己的世界我自己的生活。”

  余一刀的脸有些许落寞,余一刀问:“你当真不需要我帮忙?”娅艮再一次笑了,反问:“你能帮我什么呢?”余一刀亦笑了:“比如说送你回沈家?”娅艮摇摇头:“这一次我不回沈家啦!”娅艮眉毛一挑:“那,你帮我送封信到八王府吧!”

  余一刀和娅艮在一家小镇分头上路,娅艮让余一刀把信亲自交给环儿,余一刀问:“如果我要找你,到哪呢?”娅艮道:“我暂且不想见你,如果想见你了,我会找你的!”余一刀问:“你找得到我吗?”娅艮说:“找得到的,你在江湖中比我有名得多!”余一刀笑:“那好!也勉强算得上我就在你身边了!”

  五年后,风吹古道,余一刀在道旁一酒肆喝酒,风把笛声送到了余一刀耳边,余一刀叫好,随即问到:“能否请高手同饮一杯!”一白衣女子应声而出,余一刀一惊,酒杯失手,白衣女子把手中的笛子往前一送,杯子稳稳放在了桌上。女子浅笑,坐到了余一刀对面。

  戒烟

  余一刀道:“娅艮,怎么是你!”娅艮浅笑:“其实我早就听说你回来了,早想见你了,只是上个月我回了趟沈家。”余一刀道:“哦!”娅艮问:“你为何不问我回去何事?”余一刀笑:“你说!”

  娅艮道:“我想劝说哥哥不要再种烟,虽然烟草利润比粮食高,可这几年烟草毒已经很明显了,我这几年在玄医门见过不少因吸烟而致肺痈之人,深知其痛苦,哥哥把烟草推广已是很大的错误,我不愿再看到这个错误在继续扩展下去。要说服哥哥容易,说服我嫂子就费了不少功夫,但要说服底下的烟农就不那么容易了,这么多年来他们已经在烟草上受益很多,再也不肯改种粮食了。所以我现在打算去找八王爷帮这个忙了!”

  余一刀看了看娅艮,道:“你找八王爷有什么用呢?”娅艮笑笑:“烟呀!”余一刀喝完手中的酒,一跃而起,道:“我跟你去!”娅艮摇头,道:“不用了,我想请你帮我送封信回玄医门!”

  娅艮来到了八王府,八王爷和名啸外出了,只留了环儿在府内,环儿见到娅艮惊喜万分:“姐姐,你回来了!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娅艮笑道:“我去静思了,已经快要修道成仙啦,现在忙着造福百姓呢!”环儿笑,忙着招呼丫环上茶。当得知娅艮是为烟而来找八王爷时,不有些担心。娅艮问:“怎么了?”环儿道:“烟草这几年的税金也是不少,现在要砍了这笔费用,恐怕是很难!”

  娅艮道:“可是为了天下的百姓着想,烟草定是不能再种了!”环儿道:“姐姐,这道理我知道,刚才只是我的一些担忧而已,说不定八王爷和名啸有另外的法子也说不准!八王爷今天不回来,姐姐你就在这里住下,小原被名啸带去观礼了,应该在晚饭时能见着他们。我们先和名啸商量商量。”

  名啸自是极力赞成烟,名啸道:“莫说是烟草对人有这么大的坏处,就算它是一种无害的东西也不应该用这么多上等的土地去种植它,福建还有很多地方粮食不够只得到这边来买,本来种粮的土地就不够,朝廷已经在鼓励开荒,可种植烟草就占去了大批土地,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将会导致缺粮的地区更缺!”

  娅艮脸喜,环儿听名啸这么一说,顿时展颜,名啸继续说道:“娅艮已经说服沈铭不再购买烟草种子、做烟草生意,这件事就更容易了!”娅艮微微一笑,问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名啸道:“种烟草,违者予以处罚!”环儿问道:“八王爷的意见呢?税金怎么办呢?八王爷会同意吗?”

  娅艮笑了笑:“这好办!税金由玄医门各个医馆负责缴纳,而烟农可以改为采挖药材卖与玄医门的方式获取利润来弥补不再种烟草的损失!”

  名啸道:“这办法好!我会极力让父亲支持我们的。”

  娅艮站起身来向名啸和环儿告辞,环儿问道:“姐姐你怎么刚来就要走?你在这里多住几天,陪陪妹妹我啊!”娅艮笑笑,道:“以后我还会经常过来的,这件事可不是来一天两天就可以办完的,但我现在在玄医门还有事得回去了,如果有什么新的情况,可以到玄医门找我。”

  玄医门,余一刀等在医馆内,喝茶。娅艮进门,余一刀站了起来,娅艮问道:“茶可好?”余一刀笑笑:“不错!”娅艮坐了下来,看了看余一刀的脸,问道:“这些年,可好?”余一刀点头道:“嗯,不错。去了趟边疆,看了看边外的风俗人情,这个月才回到中原。”

  娅艮笑了笑,点头,余一刀问:“这些年你一直在玄医门?”娅艮站了起来,道:“是的,我在玄医门潜心学医,两年前门主已经把大部分医馆交给我照看了。其实,我能做的还是很少,玄医门医馆里面的大夫倒是医术越来越高明了。”娅艮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轻轻笑了笑。

  余一刀问道:“这个,恐怕是你在其中的作用不小吧?”娅艮摇头,道:“我只是说服了门主把玄医门珍藏的大部分医书公开教予玄医门医馆的大夫罢了,其实就这么一点点小举动而已,带给医馆以及普天下苍生的瑞泽是玄医门丰富的藏书。”

  余一刀偏了偏头,娅艮继续说道:“当然,我也从这些书中学到了很多,可仅仅从书中学也是不行的,法古可不泥古,现在我终于可以相信自己是一个医术很好的女医了!”娅艮微微仰仰头,又道:“医术其实也不是最重要的,学医之人没有一颗仁者之心将会使更大的灾难,所以玄医门在挑选有志学医的学徒时最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品德。”

  余一刀感兴趣地向前倾了倾头,问道:“那么,我可以到玄医门学医吗?”娅艮摇摇头:“你不行!”余一刀讶异,问道:“为什么?”娅艮道:“因为你的心中没有装着整个世界亦没有挽救天下苍生的志向。”

  余一刀似乎不以为然,娅艮笑道:“你适合于做一个侠客,因为你是属于自由的,你可以把刀法学得很妙,但你心血来就会把它丢得一干二净而只顾去游山玩水!但是学医是不能率而为,这是需要大智慧与非常大的耐心。更何况,你根本对学医就不感兴趣,而且你也没有救苦救难的心肠。”

  余一刀笑笑,不置可否。半晌笑道:“我就只想挽救我自己而已!”娅艮亦笑:“追求自由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可是你于形式,于是你至今也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

  娅艮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远山说道:“其实你应该比别人更能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因为你曾经达到过刀人合一的境界!”余一刀蹙眉,道:“是的,我达到过刀人合一的境界。但是我只有在刀人合一的一刻感觉到无上的自由,但其他时候总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包围着我,在大部分时间里我是迷茫而又低的。我能达到一种最美的境界,但是持刀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人!这种境界再美也只是一种剥夺,不管被剥夺的是谁,不管他是善是恶,可是他的生命就这样被我和我完美的刀法剥夺了,这是一种对自由对美丽的亵渎。所以,在这五年里我从来不碰刀!”

  娅艮回头嫣然一笑,娅艮说:“是的,刀是武器,被人制造出来的使命就是杀人,特别是一把好刀用于防身也委屈了它,可是人却不是为了杀人而出生。选择一种什么样的信念对人来说很重要,如果你是一个嗜血的魔王,你不会因为剥夺别的生命而不安愧疚而惶惑。可是你刚开始只是因为爱刀才学刀,待学会了才发现用于杀人的刀和你的信念背道而驰!你追求自由也尊重自由,所以你会把剥夺别人看作是一件不可能接受的事!”

  余一刀摇头,苦笑。娅艮继续转过头去看着窗外,娅艮说道:“五年前我离开那个小镇以后,去找了梅云,陪梅云过了一段日子后,我又回到了玄医门。我见到门主后的第一句话却是问:我是谁?”

  娅艮看着远山,回忆着过去的一切,她的声音絮絮地在空中飘着:“门主告诉我:你是沈娅艮!娅艮这个名字是你娘给你取的,艮象征着山,是一种智慧博大宽广的象征,山能孕育一切包容一切,是一种无言的大智大慧。

  在《连山》中艮卦是第一卦,因为智慧对于人是最重要的,娅有‘连’的涵义,娅艮其实代表着连山,代表着这世界的万事万物,是一种大智慧的象征。你娘是希望你能拥有智慧,能包容一切、能明智选择、能有博大宽广的心!就如巍然立的山一般。

  此时我忽然幡然醒悟过来:原来我娘一直以来都在我身边,并且一开始就已经告诉我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是我一直都没能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在这之前我一门心思只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我内心里认为只要找到了玉龙我就可以实现我的目标,可是最后我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现在我庆幸我并没有仅仅拥有一个家而失去了自己。

  我最终没有辜负我娘的期望,至少我已经开始向山学习,向着拥有智慧与博大宽广的心而努力。现在的我活得很快乐,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且能够帮助更多的人获取健康。“

  娅艮转身坐了下来,继续道:“现在在我的信念中我应该拥有山一样的智慧、山一样的包容、山一样的广博,而我也在努力依照我自己的信念去做每一件事情,所以我快乐也拥有了很多人无法企及的自由,那是心灵无上的自由,是无愧于心无愧于自己的畅快!为着我能保持住这样的自由我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所以我现在虽然忙碌确是比以前清闲。”娅艮笑了,静默。

  余一刀笑了,道:“我明白了!”娅艮挑了挑眉,余一刀笑笑道:“其实我学刀也是在寻找最真正的自己罢了,我自小是个孤儿,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但是在村子里很受人欺负,我发誓以后一定要学武,而且一定要学得深,这样就可以证明我是一个强大的人,不是那么轻易就被人欺负了。

  于是我选择了学我认为很有霸气的刀,但当我当真成了一个刀法天下无敌的刀客时,我发现我自己并没有变的有多么强,反而内心的孤独与焦灼越来越多,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于是我只得自己放下了刀。

  那个时候遇见了你不顾一切地寻找玉龙,我很好奇为什么一个人会为了寻找另一个人而这样费尽心思,于是一次一次接近你,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也是跟你一样,不过你是在找人我是在找自己的心安,其实我们最终目的都是寻找自己,不过最开始都找错了方向。“

  娅艮笑了,余一刀笑了笑,喝光茶杯里的茶,说道:“那么,我走了。娅艮,谢谢你!”娅艮点头,余一刀回头笑道:“没想到见面了以后我们还是会选择相互道别!”娅艮道:“我们还会见面的。”余一刀道:“但愿!”呵呵一笑,转身走了。

  娅艮在医馆内,堂前的小伙计进来道:“门主,外面有人送信来了!”边说着边把信交给了娅艮,娅艮展开信,原来是名啸的信,信上说八王爷很支持烟,连皇上也很赞成,甚至下了令:任何人不得种植烟草不得吸烟,违者死刑!具体事宜请过府详述。“

  娅艮心中惊喜万分,急忙写了一封信,把八王府送来的信封在一起,让伙计把信送到玄医门老门主手里。

  娅艮又一次来到了八王府,八王爷这次也在府内,八王爷问娅艮:“你认为让那些烟农去采挖药材行得通吗?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认识山上药材的。”娅艮沉一会,道:“这玄医门可以教会他们怎样认识各种药材,甚至可以分发药材种子,让他们种在原来种烟草的土地上。”

  八王爷道:“其实烟我早就想这么做,可是那些烟农怎么处置?现在既然能得到玄医门医馆的配合,我想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应该不难了,这些年玄医门的医馆是越开越多了。”

  娅艮笑道:“对呀!所以需要的药材也是越来越多了,能让烟农采挖或种植药材这也一造福天下的途径阿!”

  八王爷一笑,问道:“无论多少药材你们玄医门都能保证收购吗?”

  娅艮点头,很肯定地说:“我们能够保证烟农的收入不比种烟草时降低。”

  八王爷点头拈须沉默,继而笑道:“好!我相信你们!”

  当晚环儿硬不让娅艮离开,环儿说:“我很久没有和姐姐好好聊聊了。”娅艮当晚就住在了八王府。

  晚饭后环儿带着小原来到娅艮的屋里,小原已经七岁了,很聪明伶俐的样子,环儿和娅艮说着话的时候小原忽然说道:“姨!听说玉娇儿是你的干女儿?”

  娅艮笑了笑,道:“对呀!你也见过玉娇儿吗?”

  小原点点头道:“我见过玉娇儿,那天玉娇儿的娘带着玉娇儿来看我娘,后来玉娇儿的娘告诉娘说玉娇儿是你的干女儿。我长大了以后要娶她做我的子!”一幅有成竹的样子。

  娅艮笑了,娅艮道:“好,你去睡觉吧!睡好了明天跟你爹爹学武去,你有本事保护玉娇儿了我就告诉玉娇儿的爹娘把玉娇儿交给你。”小原听话地去睡觉了。

  环儿问道:“姐姐,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搞不懂,你难道不恨玉夫人他们吗?”

  娅艮笑了笑,道:“环儿,其实也恨过的,但刚开始时恨是恨,我却离不开他们,以前我是把他们已经当作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玉娇儿是我和梅干娘亲手接生的,当梅云苍白着脸说非常感谢我时,我立即明白我真的要离开了,虽然不舍得。收了玉娇儿做我的干女儿其实是想要与玉龙有着另外的联系,想要告诉自己要以另一种身份而不是以玉龙的子的身份来面对玉龙。”

  烟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始进行,颇有成效。娅艮更加忙碌,医馆那边的事情越来越多,好不容易到了冬天,娅艮开始略有闲暇,不时到八王府看望环儿,环儿又有了身孕。

  一娅艮下午才来,为环儿把了把脉道:“前几天梅云和玉龙去医馆里了。”环儿问道:“他们去有什么事吗?”娅艮笑笑道:“你别紧张,我和你一样惊讶,因为我到现在才知道玉龙是现在才见到自己的女儿。”

  环儿问道:“怎么可能?梅云不是一直都说玉龙陪着她们吗?”娅艮摇了摇头,道:“那是梅云害怕我担心故意撒的谎。在梅云生下玉娇儿以后不久,我就回到了玄医门,那时门主让我留在玄医门学医,可我担心着梅云她们,写信让梅云到玄医门来,梅云很快就回信了,梅云说玉龙现在和她们在一起照顾着她们。

  我听说玉龙和她们在一起并不觉得惊讶,因为我还以为他处理完玉府的事就回到了她们身边,但我心里却不是很舒服,于是索不再去过问他们的事,潜心学医。可谁知道玉夫人把玉龙留在玉府五年,最近他才有机会去见自己的女。“

  环儿呼道:“怎么可能?我曾经去过玉府,并没有见到玉龙。”娅艮摇头,道:“我见到玉夫人了,她老了,也瘦了。其实她是最可怜的一个,她始终没有爱过玉府的老爷,她喜欢那种玉夫人的威赫身份,她爱自己的儿子,却是因为她的儿子能巩固她拥有的这种威赫地位。当真正的玉龙在十二岁时丧身于一场意外时她就开始生活在一种惶惑之中,从而对那段记忆产生了虚幻。比起玉龙…哦,不,应该是玉展的亲身母亲来说,玉夫人失去的更多。

  当我离开玉府后,玉夫人就以玉展的亲身母亲要胁玉展留在玉府,玉夫人的丫环翠玉其实武功修为十分了得,我到现在也没有清这丫头的来历,可是她对玉夫人非常忠心,在她的布置下玉展根本无法离开玉府。

  最近几年玉夫人的状况越来越不好,翠玉才有些慌了神,前几天玉夫人竟晕了过去,趁翠玉忙之中玉展带着母亲离开了玉府找到了梅云。“

  娅艮停了下来,环儿问道:“那么,玉夫人现在呢?在玄医门?”娅艮点头,道:“梅云给我送信以后,我赶到了玉府,把玉夫人和翠玉带回了玄医门。现在玉夫人已经醒了过来,神色也开始好起来了。”

  环儿道:“怎么会是这样啊?”娅艮摇摇头:“翠玉这几天非常自责,天天在那里说:”都怪我,都怪我。‘待我问她什么时,她就只是在那里哭!“

  环儿也觉诧异,道:“翠玉会哭么?天哪!那么…玉…玉展呢?”娅艮道:“玉展只是陪梅云来玄医门,我并没有与他说上几句话。”环儿偏头问:“你还恨他们吗?”娅艮哑然失笑,娅艮道:“其实早就不存在什么恨了,他确实不是玉龙啊!有情人终成眷属,对于他们,我所有的只是无尽的祝福!”

  环儿笑了,问道:“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么,姐姐,你呢?”娅艮愕然,道:“我?”环儿点头,环儿道:“你不可能只是守着早已经在十二岁时就不在人世的玉龙吧!”娅艮轻轻笑了,道:“不会的,我也许明天就和某个人去隐居山林,作杏林神医。”娅艮笑笑,又把话题错过开了。

  玉夫人在娅艮的针灸和翠玉细心的照料下逐渐神志清醒,待玉夫人从娅艮那里得知玄医门主已在不久前去世时,脸的愧疚,玉夫人道:“我对不起师父呀!我和若曦是她一手带大的,可我们都没有听她的话,让师父对我们没有少过心!”正和娅艮说着,翠玉跑了进来跪在玉夫人面前,玉夫人和娅艮都非常惊讶,玉夫人问道:“翠玉,你这是怎么了?”

  翠玉磕了几个头,对玉夫人说道:“夫人,奴婢对不起你!”玉夫人道:“翠玉,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对我很忠心,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只是我做是太过偏激,这些年你也没少受我的气。”

  翠玉仰起头道:“不是的,夫人,真的对不起,玉龙少爷当初是因为奴婢才离开人世的…”翠玉已经泣不成声。玉夫人震惊非常,不敢相信的望着翠玉道:“怎么可能?玉龙是由于练剑太过专注,在下雨天淋了自己,从而一病不起才离我而去的!”

  翠玉泣着说:“不是的不是的,少爷本来是淋不到雨的!都怪奴婢和少爷开玩笑,把通往后院的门给锁了,少爷本来已经练完剑了,是要回去的,看见门锁了叫也没人应于是索继续练,后面…后面才下雨的…”

  玉夫人面无表情静静呆了,翠玉哭道:“夫人、夫人,奴婢也不想啊!玉龙少爷身体一直这么好,奴婢不知道怎么就淋了一下雨就没了,在少爷病着的时候奴婢几次想要说出实情,可少爷说不关奴婢的事是他自己练剑太专心。夫人、夫人,奴婢知道不配,可是您饶奴婢一命,让奴婢在您身边代替玉龙少爷服侍您。夫人,奴婢现在的武功就连玉展少爷也比不上,我可以让玉府的武艺再名扬天下的。”

  玉夫人摇头摇头,一直摇头,并不说话。翠玉哭得更厉害,翠玉道:“夫人,您说一句话呀!您不原谅奴婢奴婢只有以一命抵一命了,虽然奴婢的命比不过玉龙少爷的命,可我只有一条命啊!夫人,下辈子翠玉做牛做马再来偿还你!”

  翠玉磕了几个头站起来,玉夫人突然喝道:“站住!”翠玉怔怔的望着她,玉夫人下了眼泪,玉夫人道:“你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些?你让我都不知道多好!我这么多年都把你当作我的女儿般来看待了,你让我以后怎样对待你?你让我以后再想起玉龙的时候怎么不恨你?”

  翠玉又跪了下来道:“夫人,奴婢有罪,奴婢欠您的,几辈子也还不了…”玉夫人挥挥手,道:“你去吧!你,你,你好好活着,不要去死。”翠玉跪着不肯起来。玉夫人说道:“你不要让我知道你在那里,我不想要见你,我会伤心的。我原谅你,可我并不想见你。你不要把你的命来抵玉龙的命,你是你,玉龙是玉龙。好吧,你走吧!”

  翠玉磕了三个头,站了起来走了。玉夫人闭上眼睛,良久睁开眼睛看见娅艮还在,玉夫人叹口气,道:“娅艮,对不起!”

  娅艮摇头:“母亲,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知道。”玉夫人摇摇头,道:“我怎么还能当你的母亲?娅艮,我从来就没有认认真真考虑过你的感受,现在想来这几年我做了很多离奇的事,天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娅艮道:“母亲,我没有埋怨过你。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忘掉过去的一切,我们需要的是自己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了权力、财富、金钱、名气,不是为了玉龙。我现在是真的明白了。”

  玉夫人感激地望了望娅艮,道:“孩子,我很高兴你能这样。”娅艮摇摇头,道:“其实母亲,若不是经历了这么一次寻找,我怎么能明白这一些呢?”随即沉默。

  玉夫人点点头,又摇摇头,叹口气,终是什么都没说,过了半晌,才道:“娅艮,孩子,我累了,扶我进去休息吧!” Www.8XiaNXs.COM
上一章   在江湖寻找我的夫君   下一章 ( 没有了 )
逃婚?逃昏!蹩脚小女巫勾情小婢逃婚小娘子爱上猪头男不疼笨丫头拐个老公回家冷心情炽不要甜姊儿情挑恶暴君奴婢大过天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麦苗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在江湖寻找我的夫君》第十五章及在江湖寻找我的夫君最新章节第十五章在线阅读,《在江湖寻找我的夫君(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在江湖寻找我的夫君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8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