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长女秘书》第二章拆桥谋及《副省长女秘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副省长女秘书  作者:岩波 书号:44407  时间:2017/11/24  字数:11290 
上一章   第二章 拆桥阴谋    下一章 ( → )
  项未来拿着兀自一个人签了意见的文件来找秘书长马心诚。项未来很郁闷,他还从来没遇过这种事,下属的副处长竟然拒绝与他签署相同的意见!同在一个处工作却不能步调一致,今后的工作还怎么干?本来他应该给她来一个下马威的,事情却颠倒了,她竟然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而且,就连送她一块高价表她也毫不为之所动!这样的副职是不是太狂了?

  他对马心诚说:“秘书长,这个丁海霞是谁让调上来的?什么背景?怎么整个一个生瓜蛋子?连机关工作的基本常识都没有?”

  “怎么,她冲撞你了?”马心诚接过文件,看了看别在上面的签字笺,见只有项未来的签字,却没有丁海霞的签字,他沉默了。丁海霞自然是有背景的,但这个背景马心诚不能说。

  项未来见马心诚不说话,就说:“丁海霞坚决拒绝签署意见,她说,如果签,也是反对意见,您看怎么办?反正我的意见已经写了,您如果感觉我一个人也可以代表二处,那就作为我们二处的意见算了。”

  马心诚诡谲地一笑,说:“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梁副省长只怕要的就是丁海霞的意见,而我们要的也是丁海霞的意见——从现在的情况看,你的意见反而是无足轻重的。老弟,你的明白?”

  “那,怎么办?”项未来殷切地看着马心诚。

  “回头我找丁海霞试试。你去吧。”马心诚把文件撂在办公桌上,起烟来。长时间以来,马心诚与项未来的配合相当默契,差不多到了相互支撑相互依存的地步,这是外人所不知道的,只有他们俩心里清楚。蓝海市拆桥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扑朔离,说不好听的就像一个圈套,谁签署同意谁就钻了圈套。高架桥的寿命一般都是五十年,这点常识马心诚心里明镜似的,刚修了十年的蓝海高架桥正在青壮年,却迫不及待地哭着喊着要拆,但凡有点头脑的人能不骂娘?如此反常的事能没有内幕?

  也许事情没有这么复杂,但马心诚就是这么看的。

  有了丁海霞的同意,他就好签同意,就好向梁大民差,否则,单凭他和项未来的签字,根本不足以抵挡将来梁大民的追究。每当面临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的时候,签不签同意,马心诚首先想到的就是谁能替自己挡一下,这是一个老机关的职业病,还不能简单地说是老油条。如此看来,大机关的人都活得很累。没错,像走着十丈高的钢丝,还要耍出动作,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轻松惬意,尤其那梁大民是个眼里不沙子的锱铢必较的人。

  那项未来气鼓鼓地走出马心诚的屋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着一会儿去饭店吃饭,本来说好让丁海霞也去的,此时他突然不想让她去了,如果她在饭桌上也和他对着干,拆他的台怎么办?但他突然感到,丁海霞这个女子肯定来头不小,否则不会这么横冲直撞,这么眼里没人,这么牛X哄哄。这么想着,他就坐不住了,他拿出那个手表盒子,站起来,拉开门往外走,去找丁海霞,他要力邀丁海霞去饭店,他要在酒桌上对丁海霞讲讲自己的奋斗史,自己比她小两岁却已经高她半级,那是开玩笑的唾手可得那么轻巧吗?省政府的处长绝不等同于蓝海市教委的处长,没有点真才实学能被梁大民点将点到省政府来吗?

  他轻轻推开丁海霞的门,见她正拿着一面小镜子,对着补妆。他轻声说:“怎么,你要出去?”

  丁海霞吓了一跳,急忙扭头,说:“怎么神出鬼没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你一会是不是想出去?”项未来把手表盒子放在丁海霞眼前,还是问这句话。

  “一句话用得着问两遍吗?你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去?不是要跟着你去请客人吗?”丁海霞没好气道。她没有推辞那个手表盒子,而是拉开抽屉取出一个信兜交给项未来。项未来眼前一亮,感觉丁海霞很会办事,还不是汤水不进的生瓜蛋子。因为,他捏着信兜感觉硬邦邦的,知道里面是银行卡。他猜不出卡里有多少钱,他并不计较里面钱的多少,关键是丁海霞的这个举动让他满意——她懂得礼尚往来。

  “哈哈,哪个领导慧眼识珠,把你这尊神请进来了,你稍一化妆还是蛮漂亮的。”项未来把信兜进口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一旁看着丁海霞化妆。

  “别冷嘲热讽、夹的,谁是神啊?连领袖都是凡人,都免不了有失误,你把我说成神,是不是看我不顺眼?”丁海霞往嘴上涂着膏,连看都不看项未来一眼。

  “得,得,海霞姐,咱不矫情,咱能不能达成一个协议:大庭广众之下咱们保持一致,有不同意见私下交流,怎么样?”项未来其实就想说,到了酒桌上,你别跟我唱对台戏。丁海霞多聪明啊,这一点还不明白吗?她微微哂笑了。

  “我会顺着你的思路行事,但你别想让我在喝酒上为你冲锋陷阵,我没有酒量。”丁海霞把丑话说在前面了。

  “说话办事既不吃亏也滴水不漏,我发现这就是你的风格。以后考虑工作时尽可发挥你这个专长,但对我这个小老弟还请海霞姐手下留情。”说完这话,项未来讪讪地干笑了两声。

  “我这人毛病蛮多的,一会风一会雨的,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丁海霞抹完了嘴,上下嘴合上呡了一下。

  “海霞姐别吓唬我啊,我可胆小!”项未来看着丁海霞的后脑勺和脖颈,丁海霞留着齐耳短发,短发下白皙的脖颈上有些细细的茸,看得项未来心里一个劲发。他感觉,如果丁海霞不是这种别别扭扭、不顺南不顺北的见棱见角的性格,他会迅速爱上她。此时他就非常想扑上去亲吻丁海霞脖颈上的茸。但他知道,如果真这么做了,丁海霞会毫不客气地甩他一个大嘴巴,还会把状告到马心诚那里去。

  “你在我屋里坐一会,我到秘书长那去去就来。”丁海霞站起身转过脸来,与项未来对视了一下。这张稍事化妆的脸庞让项未来心里咯噔一下子,真他妈靓啊!把丁海霞进机关的真有眼光!他痴痴地看着丁海霞走出屋子,一个劲点头不止。

  在秘书长马心诚屋里,马心诚看了明眸皓齿的丁海霞一眼,便立即垂下了眼睛,因为他感到炫目,他不敢和她对视。眼前摆着两份文件,他有心想听听她不签意见的理由,但他倏然间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既然她不同意,怎么能强着她签字呢?他先示意她坐在椅子上,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一个英姿发的中年男人形象,递给她,说:“本来,我想过几天再把他介绍给你,你初来乍到,谈这个似乎不合适,但梁副省长偏偏让我抓紧办,说一个人的芳华稍纵即逝,尤其是女人,不抓住就对不起自己。作为我们这些旁观者,不帮这个忙就是对不住你。”

  丁海霞把照片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下,确实不错。从外观上看,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与自己蛮般配的。怎奈截止目前她还没从思念齐汝佳的情绪里摆出来,对其他男人,即使再怎么优秀,她也没有感觉。

  “这个人刚五十,前不久死了老婆。他是省城大学的经济系教授,是领导们眼里的红人,在整个经济学界也有一号,一年里得有几个月时间在北京开会。他对你的情况也很满意。对了,他还有个儿子在美国读大学。喏,这是他的手机号。”马心诚递给丁海霞一张名片。

  丁海霞不得不接了过来,略看了一眼,这个人叫罗兴文,一大堆名号虚衔,诸如“某研究会常务理事”、“某集团公司常务顾问”、“某集团公司常务董事”、“某大学客座教授”、“某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之类。丁海霞对这类人基本不了解,只听女同事议论过凡是在集团公司拿薪水的所谓学者型董事,都是经常帮着忽悠,让很多股民跟着上当的一类人。但他对罗兴文未加评论,因为他还远远没进入她的视野,眼下她根本没这个心思。她把名片进上衣口袋。也许她回头就扔了。

  “你们几时见一面?罗兴文忙得很啊!”马心诚道。

  “再说吧。眼下事情太多。”丁海霞道。

  “哈哈,梁副省长交给我的任务可要完不成了!”马心诚也像项未来一样讪讪地干笑了。

  “回头我去跟他说。”丁海霞对马心诚挤出一点笑容“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哦,走吧走吧,有事回头我再找你。”马心诚站了起来,目光殷切地看她一眼便急忙垂下眼睛,看着她短裙下浑圆的小腿。其实,他根本不想让她走,他真正想说的话还没说。于是,他低着头加了一句:“今晚你如果没有安排,咱们坐坐?”机关干部都明白“坐坐”就是请一顿。至于谁请谁,倒不重要。关键是能够坐在一起喝酒叙谈,沟通感情。而上级主动对下级说“坐坐”那可是天大的面子,也几乎是百年不遇的事,任何一个下级都会对此求之不得,乃至感激涕零。因为政府机关等级分明而森严。

  “抱歉啊,秘书长,今晚预订出去了,明天吧,好吗?”丁海霞边往外走,边回过头来说。既像上级对下级,又像长者对孩子。

  马心诚无奈地摇摇脑袋。了,全了。不清长幼尊卑了。梁大民虽是常务副省长,却不管省政府机关干部的人事工作,调动调配升迁之类基本是马心诚秘书长说了算,机关干部没人敢对马心诚说个“不”字。但眼下他这个秘书长面临挑战了。他目送丁海霞离去,掩上门,对丁海霞刚才坐过的椅子猛踹了一脚——“哐”的一声,椅子撞在办公桌上,桌子上的保温杯应声而倒,里面的茶水全泼在了桌子上,立即淹没了文件。他急忙抓起文件夹使劲甩着。心里一时间得要命。他说不清丁海霞为什么会让蓦然间他心起来。

  丁海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见项未来还规规矩矩地坐在原处等着她,她便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说:“该下班了,咱走?”项未来便急忙站了起来说:“走,走。”两个人便锁了门走出楼道。项未来提议,五星饭店离省政府只有十分钟的路,就不要坐车,干脆遛遛腿算了,坐了一天办公室,也该遛遛腿了。丁海霞点头答应。他们一高一矮一胖一瘦走出办公大楼的背影,被楼上秘书长马心诚看个眼。马心诚只要没外出,每天下班时间都要站在窗前往外看,他就想从中看出什么。谁和谁是不是约好去喝酒,男女之间是不是有默契。因为去年省政府就出过一起“花案”一个处长把一个新来的女大学生搞大了肚子,想离婚老婆又不同意,还跑到机关来闹,直闹得飞狗跳,沸反盈天。气得梁大民对马心诚大喊:“都给我开走!”那两个当事人没出三天就被调离了,其恶劣影响却难以磨灭,一年过去人们仍然不断提起。马心诚突然看到项未来和丁海霞相拥着走出大楼,项未来没去车库开车——他知道项未来有私家车。而丁海霞是住在机关的,应该去食堂吃饭才对。如此说来,这两个人是去饭店——项未来这狗的竟抢在自己前头了!

  马心诚骂项未来并不是因为恨他,虽说不上喜欢,却也对项未来没什么成见。他与项未来是一种依赖依存共生的关系。除了工作上正常的往来以外,马心诚的工作梁大民是不是满意,他经常是通过项未来得知的。因为,梁大民很少当面批评或指责他,但不批评不指责并不意味着满意,有时梁大民突然拉长了脸说话,或突然沉默不语,或突然批评副秘书长,这些都让马心诚心里敲小鼓。于是,他便找项未来打问:梁副省长是什么意思?有没有潜台词?而项未来总能给他合适的答案。他是时时刻刻离不开项未来的。项未来与丁海霞是正副处长之间的关系,即使出去吃顿饭也是顺理成章。怎奈马心诚突然感到在心理上不好接受。他想骂人。还想立即把项未来叫回来。他目送那两个人走出机关大院,拐了弯,便拿出电话本找到项未来的手机号,用桌子上的座机打了过去。谁知里面传出一个女人“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的声音。他愤然骂了一句:“妈那X!”而有史以来他从没这样正儿八经骂过项未来。

  话说项未来拥着丁海霞来到五星饭店,一进前厅,丁海霞就站住脚说:“先别走,让我看看!”蓝海市没有五星饭店,省城只有两家五星级,而丁海霞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进五星级。那么五星级与一般饭店有什么区别呢?先别说软件,单说硬件,那眩人眼目的装璜设计、设备设施,已经足以令人止步欣赏,首先是一进前厅的那种开阔感觉,就让人神清气——大厅左右两侧贴墙处栽着郁郁葱葱的阔叶芭蕉,左侧的芭蕉上方是一幅巨幅世界地图,标着闪闪发光的飞机航线;右侧芭蕉上方是标着世界上八个著名国家时间的挂钟。前厅的左侧靠中间一点的位置,摆着一架较大型三角钢琴,一个穿燕尾服的年轻人在演奏《梁祝》。客人们进进出出,络绎不绝。项未来问丁海霞道:“这环境还行吧?”

  “反正就是高消费呗!”丁海霞道,说完便启动脚步往里走,项未来赶紧抢到前面去引路。他现在颠地像个小跑儿,根本不像丁海霞的上级。

  “海霞姐此言差矣,里面专门辟有工薪层水平消费的单间。”项未来摇头晃脑很得意地说。

  “今晚咱们点的是工薪层的单间吗?”丁海霞紧追着问道。

  “哎,海霞姐,既来之则安之,甭问是不是工薪层的单间,你只管吃饭去喝酒去,然后撒手闭眼出门去,其他的事情管他去!”项未来领着丁海霞走进装璜豪华的一个过道,踩着紫红色纯地毯顺阶梯拾级而上,再拐一个弯,来到一个阔大的单间,推开门,便见此屋是古香古的另一种豪华,一水紫红色仿古家具,仿的还是明代风格,八仙桌,四出头官帽椅,固定在墙壁上的一个玻璃柜子里面架着一具白色的弯弯的象牙。

  “蓝海还真没有这么一家。”丁海霞一进屋便发出感慨。这时,她便看见了面尴尬的原来的副处长——他几乎是战战兢兢地弓着站在门口在接来客,一个瓜条子脸的瘦高瘦高的中年人。项未来赶紧站在中间往右一伸手道:“这位,老人儿,刘志国;”又往左一伸手道:“这位,新人儿,丁海霞。”

  丁海霞便向刘志国大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与之相握。她蓦然间便感到刘志国的手是颤抖的,是哆嗦的,他的目光也是闪烁不定的。这就让她心,让她心神不宁,让她在居高临下的同时感觉到对方的慌乱、惶恐、胆怯。这时,她突然感到身后热烘烘的,一回头,却见二处所有的弟兄都来了!六、七个人齐刷刷地站在她的身后,只是因为踩着地毯,所以没有声音。刘志国此时就换了脸色,高声叫道:“嗨,哥们,喝什么酒?今晚就是今晚了,豁出去了!”

  有人便应声“五粮”项未来不管别人,自己率先坐到座位上去了,丁海霞便被弟兄们推到了项未来的身边坐下,然后大家依次落座,站在门口的刘志国就对门外打了一个响指,服务员应声而至,刘志国道:“上菜,五粮四瓶。”服务员小跑着走了。刘志国便坐在了靠近门口的空座上——现在情况十分明朗了,刘志国才是请客的人,其他人都是来宾。丁海霞暗想:刘志国纯属冤大头、倒霉蛋儿,项未来说是请刘志国的客,为他排解烦恼,其实是敲了刘志国一记,而且还借花献佛,把本处室的弟兄招来狠一顿!想想看,五粮五百一瓶,四瓶多少钱?再加炒菜呢?

  刘志国坐的位置,正与丁海霞隔桌相望,他在与大家喝酒的空当不住地偷窥丁海霞,然后就偷偷抹眼角。他的举止既没逃过丁海霞,也没逃过项未来。酒过三巡以后,大家开始轮番抢着向丁海霞敬酒,一下子掀起一个高xdx,人们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刘志国已经泪水涟涟了。项未来知道丁海霞没有酒量,就有意为她挡驾,把众弟兄一个个按坐在椅子上,开口道:“今晚二处老班底相聚,增加了一位女士,而且是让人炫目的靓丽女士,这就与以往不一样了。什么不一样呢?我们说话受拘束,这一点与以往不一样了。而且副处长丁海霞性格张扬,桀骜锋利,让我们想说几段荤段子都不敢说了!”

  大家哄笑。丁海霞道:“项处此言差矣,你们但说无妨。”

  立即有人接茬,说:“我说一段,女士捂上耳朵啊——”项未来道:“算了算了,别让海霞姐对你印象不好产生成见,影响你后进步。我给海霞姐提个小问题吧!”

  “好啊,我洗耳恭听。”

  “请问,海霞姐学什么专业?”

  “哲学。”

  “你对社会杂学有没有兴趣?”

  “那要看是什么问题。”

  “你听说过知心换命的好朋友在酒桌上要喝杯酒吗?”

  “没听说过,我只知道两口子才这么喝。”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黑色幽默’?”

  “就事论事地讲,就是绝望的喜剧,病态的荒诞,阴沉的笑,大难临头时‘致命一蛰’的幽默。尼克伯克曾举了一个例子,通俗地解释了这种幽默的质。某个被判绞刑的人,在临上绞架前,指着绞刑架故作轻松地询问刽子手:‘你肯定这玩意儿结实吗?’”

  “你这么聪明怎么竟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呢?”

  大家立即哄笑。刘志国勉为其难地支撑着笑脸,快速抹去眼泪。项未来在哄笑中站起身来,掬着酒杯道:“来,海霞姐,喝杯杯酒,就算我接纳你为内当家了,全处室八个弟兄,外加集团公司的刘志国,都归你管了,你随叫我们随到,你指哪我们打哪!”

  酒桌的话不可当真,但项未来并不仅仅是开个玩笑,里面夹杂了无奈和嘲讽。这一点丁海霞自然明白。但她感觉此时拂逆项未来就冲了酒桌的气氛,让大家扫兴,便也站起身来举起酒杯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来!”就与项未来挽起胳膊,率先把杯中酒一饮而尽。项未来却迟迟没有喝酒,而是对大家做着鬼脸示意自己计谋得逞。丁海霞见状,便回胳膊,率先坐下了,然后开口问道:

  “在座的各位有没上过大学的吗?”

  “没有!”大家众口一词。项未来没想到丁海霞喧宾夺主,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便感觉自己十分无趣,急忙将杯中酒掫进嘴里,然后赶紧坐下了。他现在已经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丁海霞的下级了。

  “既然如此,那么大家应该都是知识分子,下面我就以刘志国副处长离开政府机关去企业为话题谈谈感想。有个哲学家说过这样的话:他不认为知识分子应该离社会实践,但他觉得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中,精英或想当精英的人太多,而智者太少。他所说的智者是指那样一种知识分子,他们与时代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不看重事功,而是始终不渝地思考着人类精神生活的基本问题,关注着人类精神生活的基本走向。他们在寂寞中守护圣杯,使之不被汹涌的世俗淹没。他相信,这样的人的存在本身就会对社会进程发生有益的制衡作用。智者是不会有失落感的。领袖无民众不成其领袖,导师无弟子不成其导师,可是,对于智者来说,只要他守护着人类最基本的精神价值,即使天下无一人听他,他仍然是一个智者。中国知识分子对社会政治进程往往有强烈的使命感和参与意识,以拯救天下为己任,这大约是来自集学与仕于一身的儒家传统吧。然而,依我之见,至少一部分知识分子不妨超脱些,和社会进程保持一定距离,以便在历史意识和人生智慧的开阔视野中看社会进程。想当年,多少书生慷慨投身政治风云,到头来又乖乖地回到书斋,专心地做学问或潇洒地玩学问了。我们恐怕连这点安慰也没有,商滚滚而来,一旦失意,冷板凳也有坐不下去之势。什么时候我们才真正具备现代民主社会公民的从容,无需愤于政局又消沉于书斋,政治不再是关注的中心,学术也不再是一种逃避,从政和治学都成为具有独立人格的公民的自由选择呢?这是一个哲学家的话,我想狗尾续貂地加一句话,那就是,官场也不再作为人们的第一选择,那一天何时到来呢?”

  如果说,丁海霞复述的是一个哲学家的话,那又何尝不是她的心里话呢?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酒桌上大家一下子陷入沉默,都惊讶地看着她,像看稀有动物,让她一下子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而对于围坐酒桌前的这些人,这样的气氛他们还从来没经历过。在座的都算知识分子这没错,但却说来遗憾,没有一个人想过那些问题。项未来为了打破沉闷,半真半假地玩笑道:“什么样的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女人的德行差不多就是男人的眼力。没有唐高宗,武则天凭什么当皇帝;没有刘邦,吕后哪来的权术诛杀韩信?商纣那样的混蛋只对妲己之类的狐狸感兴趣,隋炀帝之的桃花眼正好赏识萧后一班窝囊废。话说回来,不是我慧眼识珠,海霞姐就到不了二处,同志们,你们敬我酒吧!”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便纷纷举杯向项未来敬酒。项未来一石三鸟,既卖了一点知识,让人看上去并不比丁海霞差多少;又无中生有地“透”丁海霞是他选来的;还表明他已经把丁海霞看作自己的女人,在嘴上沾她一点便宜。蓝海话这就叫“嘴上无德”在座的哪个听不出来?只是感觉酒桌上的话不可当真,如同“闹房时无大小”笑闹只管笑闹。此时,刘志国却突然“唔——”一声哭出声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大家一下子就都噤声了,吃惊地看着刘志国。丁海霞感觉事出有因,恐怕是自己刚才的一番话刺了刘志国,便举起酒杯站起身走过去,拍拍泪眼婆娑的刘志国道:“老哥,来,我敬你一杯!”

  刘志国却突然站起身来,呜咽着转身跑掉了。丁海霞不得不放下酒杯跟了出去。大家纷纷说:“海霞姐,我们替你去!”项未来却拦住大家道:“让他们两个副处长说说心里话吧!”

  却说那刘志国一口气跑到了楼道尽头的银台,迅速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银台小姐,说:“结账!”等丁海霞赶到跟前的时候,银台小姐已经划完了卡。

  “对不起志国,我没有体会到你的心情,我向你道个歉!”丁海霞站在刘志国身后说。刘志国接过银行卡,回过身来脸对脸冲着丁海霞道:“少跟我套近乎,我跟你没话!”然后横向一闪身,就错身而过,小跑着走掉了。他没回单间,而是跑到楼梯处下楼了。

  丁海霞无奈地看着刘志国的背影倏然消失,兀自站立了半分钟,感叹自己“站着说话不疼”没能理解刘志国的心思。如果刘志国反相讥:“你的大话说得这么好听,为什么你不离开官场?”她又何以作答?不过她感觉刘志国也过于脆弱,而且患得患失,把官场看得过重了。她踽踽而行,落寞地回到单间里。

  大家肯定已经估计到刘志国不会再回来了,因此没人问起他为什么没来。大家见丁海霞脸色凝重,便急忙缓解气氛,再一次纷纷站立,一股脑向丁海霞敬起酒来。丁海霞突然有了一种捉弄了别人于心不忍的负疚感,她悲壮地举起酒杯,一杯杯地与大家相碰,然后一杯杯地一饮而尽,一身豪。但起初还脸不变心不跳,很快就脸也变心也跳。她脸色煞白,额角渗着虚汗,心跳急剧加快着。接着就头晕目眩,翻肠倒胃,立马就要呕吐出来。五星饭店的单间里是带洗手池的,丁海霞不由分说就冲到洗手池跟前,伏下身子就哗哗地吐了起来。一个弟兄跑过来抓起水池里的箅子,打开水龙头,把秽物快速冲走。

  吐干净了,丁海霞便就势洗了把脸,把本来就不浓的淡妆洗个一干二净。当她素面朝天来到大家面前的时候,她那挂着水珠的面庞让大家更加惊讶——那是难得一见的一个女人的别样风情。项未来把纸巾递给她,然后招呼大家吃饭,风扫残云一般,迅速将桌子上的炒菜瓜分完毕。丁海霞此时早没了胃口,只是慢慢呷着茶水,仍旧头晕目眩,肠胃翻倒。她第一次体会了喝醉酒的难受劲儿。

  散席以后,两个弟兄,一边一个,搀扶着丁海霞慢慢走出单间,走下楼去。而项未来就颠地跟在后面。出了饭店大门,其余的几个人与他们告别,这三个人就直接把丁海霞送回到楼上宿舍里。因为时间还早,同屋的两个小妹——新毕业的女大学生还在办公室里上网,还没回来,项未来便帮丁海霞用钥匙打开门,一起跟着进了屋。两个弟兄把丁海霞放倒在单人上,便不好再动手,是项未来走上去帮丁海霞下银灰色西服上衣,下身短裙就那样了,不能再了。而上身出的白衬衣是前绣花的那种,两个前都绣了成串的葡萄,项未来在给她衣服的时候,无意中碰倒了她的Rx房,他感觉,她的Rx房不大但很坚。丁海霞被放倒以后,项未来就掉了她的高跟鞋,然后拎起来送到墙摆好。回过头来给她了袜子,出一双匀称秀气的脚。一个弟兄早已理解了项未来的意图,飞快地兑好半盆温水端了过来。项未来捧起丁海霞的脚就洗了起来。丁海霞两眼紧闭,想制止他们,但她头痛裂,肠胃翻腾,连一句话都懒得说,就任他们摆了。

  都收拾停当了,项未来就坐在丁海霞对面的上开口说话了。他说:“海霞姐,喝醉酒的人四肢不协调了,什么都干不了,但大脑是清醒的。所以,我就抓这个时间和你说说蓝海市高架桥的事,顺便也让这两位弟兄知道知道。而平时这种话我是不愿意说的,因为这好像为自己评功摆好。梁副省长为此都把我调到省里来了,我还提过去的事干吗?‘好汉不提当年勇’是不是?”

  项未来说着话突然坐到丁海霞身边去了,丁海霞的单人本身就不宽,现在上面躺了人,边沿能有多大地方?但项未来能将就,他就坐了半拉股,外面还悬了半拉。这时,就见他抓起了丁海霞的一只手握着。这个举动让坐在对面单人上的两个弟兄有些不,他们如芒在背一般扭着身子面面相觑。而丁海霞此时难受极了,她不是一点意识也没有,她有意识,因此就想挣脱,使尽力气想把自己的手拔出来,但她那点努力,在项未来面前简直微不足道,他根本感觉不到丁海霞在反抗,因此仍旧执著地抓着她的手。两个弟兄也许认为项未来喝高了,才有此过火的举止,怎奈丁海霞没有进一步的反抗,或说他们看不到丁海霞的反抗,就不能干预这事——不过,他们也不想离去,因为,如果他们离去了,屋里剩下孤男寡女,就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了。他们都知道,项未来的老婆远在阿联酋,他和老婆两年才能见一面。在这两年之中,生理望只能克制。而对靓丽的丁海霞动手动脚,在项未来来说是题中应有之义。因此,他们感觉有责任留在这里。

  项未来继续道:“蓝海高架桥的诞生,是在十年前,我在蓝海市政府工作的时候,那时候我是市政府调研室主任科员。‘要致富先修路’,我通过大量数据分析,感觉把XXX国道引进蓝海市势在必行。或说是市政府提升全市GDP的重要举措。我向市领导提供可行报告,建议XXX国道从蓝海市穿城而过,以此形成商圈,拉动蓝海市GDP。这个动议让市领导眼前一亮,立即坚定了‘抓住机遇,大干快上’的决心。那时候市长恰恰是梁大民。他拿着我写的报告,找上级部门极力游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XXX国道改道穿蓝海市区而过。于是全长2000米的高架桥应运而生。果然,交通枢纽带来了经济的飞速发展。几年之间,蓝海市的GDP就上升7%!乖乖,一个城市的GDP要攀升一个百分点知道有多难吗?而蓝海高架桥的修建竟使GDP攀升了这么多!梁大民一下子就把我从主任科员提拔为正处级调研室主任了,一下子攀升了两个格!…海霞姐,你在听吗?你是不是也为我高兴?”

  丁海霞皱了皱眉头,嘴翕动了,似乎想说话,但没说出来。项未来弓下身子似乎在丁海霞脸上吻了一下,因为他的身子正好挡住,坐在对面上的两个弟兄没看清他是吻了丁海霞的额头或是嘴,总之他们认为项未来的举动是侵略的,两个弟兄开始不了,他们大声发出抗议一般的咳嗽,提醒项未来不可造次。而项未来终于抬起头来,抚着丁海霞的手掌继续说起来。

  这时,丁海霞突然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水!”一个弟兄急忙从丁海霞头的书桌上抓起一个保温杯,递到丁海霞嘴边,他没有递给项未来,似乎对他不够信任。丁海霞轻轻呷了一口,不大的一口水,然后就咳嗽了一声,看上去是有了些力气的样子,这个弟兄便再喂丁海霞一口,她又喝了,这次喝得很顺利,这个弟兄便继续给她喂水,一口口地直到喝下半杯水。然后她便勉强地睁开了眼睛,想挣扎着坐起来,丁海霞眉头紧皱,一副十分难受的样子。项未来见她似乎很清醒了,就蓦然说出一个情况:“事后我曾听说,想当初,代理高架桥工程的一个女人也是蓝海人,那是个过河拆桥、做事十分歹毒的女人,但她超乎常人地精明,所有与她打过交道的人都没见过她,她只是在电话里和对方联系、敲定,然后派代表去签合同!大家都叫她‘神秘女人’!” WwW.8xIanxS.com
上一章   副省长女秘书   下一章 ( → )
女市委书记的暗战市委书记(纳省委大院省府大院市长女婿市长后院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全集中国式秘书3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岩波最新创作的免费官场小说《副省长女秘书》第二章 拆桥谋及副省长女秘书最新章节第二章 拆桥谋在线阅读,《副省长女秘书(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副省长女秘书的免费官场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8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