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第三十一章及《乔家大院》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乔家大院  作者:朱秀海 书号:42335  时间:2017/10/3  字数:16662 
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下一章 ( → )
  致庸带着高瑞和长栓携着那幅《大清皇舆一览图》,终于上了去江南的路。高瑞异常雀跃,嘴念叨:“哈,过去听说过乾隆皇上七下江南,这回我也跟着东家下江南了!”因为虑及广州设庄须和官府打交道,致庸临行前还是写了一封信给茂才,嘱他将茶山之事安顿后,和曹掌柜一起走西路前往广州。随后他们三人在通州上船,顺运河南下,过黄河,入淮水,躲过占领了扬州的太平军过长江,再转到江南运河,一路上虽然劳顿,却始终掺和着新鲜和兴奋。就这样一路行着,最后终于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杭州!

  当晚三人先在杭州郊外的小店中暂时安顿下来,第二高瑞守着行李,致庸和长栓则向店家打听好了地方,借马赶往了临安府薛家村。只见逃难的人一路络绎不绝,道路拥堵,致庸和长栓骑一阵,走一阵,中午才到了要去的地方。长栓下马说明来意,打听张家的确切地址,却见被问的那个中年妇女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也不作答,突然转过身,两只小脚跌跌撞撞飞快奔往村头的一个小院,激动地喊道:“张家娘子!张家娘子!有人从京城里给你送银子来了!快开门吧!”没一会儿,只见一个小丫头扶着一位瞎眼妇女急急奔出。那瞎眼女子两手摸索着,连声问:“北京来的爷在哪儿?你们不是又要骗我吧!”

  致庸撇下马,赶紧上前搀住她道:“张家太太,在下姓乔,你家老爷一个月前托小号往家里汇二十两银子,你瞧,我今天就是给你兑银子来了!你把汇票拿出来,我们这就给你银子!”那张家娘子着眼泪,从怀里哆哆嗦嗦地掏出一张得厉害的汇票:“乔,乔先生,真的吗?是不是它?”致庸接过一看,立刻吩咐道:“长栓,把银子给这位太太!”长栓立刻将一个银包放到张家娘子手里。

  张家娘子紧紧将银子抱在怀里,两手不停地摸索,喜泪交流,道:“是银子!真是银子啊!”说着她把银子交给丫头,跪下道:“恩人哪,乔先生,你是我们张家的恩人!我要给你磕头,你就是菩萨啊!”致庸急忙拉住她,道:“太太,在下担不起,快快请起。”张家娘子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哭道:“这位先生,你听我说!我家男人一去京城四年,要不是你们答应帮他送这二十两银子回来,我都不敢相信他还活着!就是有人送来了那一张纸…”围观的人虽也唏嘘不已,这会却有好几个人笑着提醒她道:“张家娘子,那不是纸,那是银票!”

  张家娘子连连点头:“对对,是银票。就是有人送来了那张银票,我还是不敢相信他活着。你们今天送来了银子,我就不能不信了!乔东家,你今天不是送来了二十两银子,你是救了我们一家子的命啊!”她一说这话,围观者都点头感叹。致庸心中一热,赶紧扶起张家娘子道:“张家太太,你放心,等我回到北京,一定把你们家的平安信捎给张东家,让他也放心。”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致庸四下看了看,拱手道:“好了,票银两清,我们这就告辞了!”说着他便带着长栓往村外走。张家娘子原本已经站起,却又跪了下去,围观的人纷纷地让出一条道。一位拄杖老者感慨道:“这家商号,真是仁义呀!”旁边一个看上去颇有点阅历的中年人点头道:“过去我也听说过票号,杭州城里原先有一家山西人开的广晋源,可他们只和大商家做生意,现在战更是关了张。你看这家大德兴茶票庄,连二十两银子的生意也做,这不是做生意,这是行善呀!”众人纷纷感叹,致庸和长栓心中也颇为感动,一路拱着手,称谢而去。

  一行人到了杭州,出乎致庸的意外,只见商街两旁人慌马,十有八九的店铺都下了门板,原来的九街十八衢,无处不是绸缎庄,这会儿却十停关了七停,有的铺面门上还醒目地贴了出售或转让的启示。高瑞嘟囔道:“东家,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咱们到了杭州,应当是到了天堂了,怎么天堂里这么呀!”长栓抢着答道:“你耳朵聋啊,没听说长军快打过来了!”致庸一直皱眉头不说话,这时突然在一处写有出售告示的铺面前停下,仔细看了起来。

  当他就把这处经过精心选择的店面盘下了,带住家后院,共计五万两白银,约定卖家带着大德兴的汇票到北京西河沿大德兴茶票庄提取现银。两后经过一番筹备,铺面前就挂上了大德兴茶票庄杭州分号的招牌。高瑞跑断了腿才买到一挂炮仗,噼里啪啦大放了一气。长栓忍不住道:“二爷,您是不是又犯了糊涂,长军说话间就要打到杭州了,人们都纷纷地把铺面出手,带着银子离开,您倒要花银子买它们,要是外人听说了,不说您是傻子吗?”致庸瞪他一眼:“住口!你懂得什么?要不是到处喊长要打过来,五万两银子你想买这么大一个铺面,还有后面的宅院?”高瑞看着致庸和长栓,也不说话,窃笑不已。致庸坐了一会儿,站起对长栓和跟来的票号伙计道:“你们沿街去发布大德兴茶票庄杭州分号开业的消息,以及主营的业务,高瑞,你跟我去丝市和绸市!”长栓不高兴了:“二爷,凭什么带他不带我,我是您的长随,他不是!”致庸笑了,道:“好,你愿去就跟着去!”

  三人去了丝市和绸市,吃中饭时才转了回来,号内已经热闹起来,听说大德兴茶票庄这时还可以帮他们办理汇兑,不让他们带着银子逃难,众多商家都找上门来。长栓有些吃惊:“没想到还真有生意!”转而又担忧道:“他们不敢带银子离开杭州,将银子交给我们,我们收了他们的银子又怎么办?”高瑞为致庸端上一盅茶,笑着道:“东家,我想在杭州留下来,我不走了!”致庸一怔,看看他没说话。长栓哼一声道:“怎么,莫不是看见东家在杭州设了个庄,你就想留下来做大掌柜?”

  高瑞点点头,又摇摇头笑道:“东家怎么会让我做大掌柜?东家,我只是想留下来。”致庸笑着打量他,问:“这是为何?”高瑞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东家,您觉得长军这次能不能打下湖州?”致庸想了想道:“照现在的气势,他们能。”高瑞点头:“那么他们打完了湖州,还会不会打苏州、杭州?”致庸道:“苏杭二州是天下闻名的富庶之地。要是官军挡不住他们,他们自然会来取这两州。”

  高瑞拍手道:“着哇!您想,长军要打湖州,丝市上就有这么多湖州的丝商急着抛售自己的存货,回去和家人一起逃难,丝价一天内落了一大半!一旦长军来取苏杭,那时又会有多少苏杭的绸商要抛售存货?”致庸眼睛一亮,道:“有道理,说下去!”

  高瑞看看他,终于鼓足勇气道:“东家您看,我们刚刚在这里设了一个庄,就有不少人把银子来让我们帮忙汇兑。这个庄开下去,用不了多久,风声一吃紧,一定会有更多的人让我们汇银子。您想想,那时我们将在这里收下多少银子?我都想过了,我们就用这些银子低价买丝,想办法用船走运河运到开封,入黄河西上,从风陵渡上岸,然后运往潞州,把那些失业的织户们组织起来,织成绸缎,再运往口外和京津。第一可以让潞州织户恢复旧业,找到饭吃;第二我们两头也都可以得利,有大笔的银子赚!”致庸又高兴又惊奇,笑道:“好小子,简直与我不谋而合嘛,若是长军接着打苏杭二州,我们正好用杭州商人的银子买下杭州商人的绸货,然后运往北方,是不是?”

  长栓见他们说得起劲,忍不住在旁边哼一声,讥讽道:“你们想得倒妙,万一长军来得快,我们收了丝货,又收了绸货,却运不出去,那该怎么办?”致庸点点头,又朝高瑞看去。高瑞想了想笑道:“东家,这就看您的运气了。反正现在是个大商机,运气好咱们就大赚,运气不好东家就要大赔!”致庸闻言大笑:“你小子这是把我架到火上烤!…”他想了想道:“我当初把你从野店里出来没有做错!行,我就把你留下来,将茶票庄交给你,你一边收银子,一边用这里的银子买丝买绸,你买了丝,就雇船往回运,由运河入黄河,我让太太派人在风陵渡等着接货,然后运到潞州,找织户织绸。你买了绸,就由运河一直北上,运往北京和天津,我让李大掌柜和侯大掌柜接货,那边的事情由他们管,至于杭州这边的事,我全都交给你。”他打量着高瑞,道:“不过,这么大的事,你小子真敢干?”

  高瑞膛,豪言道:“只要东家放心,高瑞就敢干,大不了把事情得一塌糊涂,银子连同丝货绸货一同让长军劫了,身无分文哭着回去找东家!”致庸一听笑了,道:“行!这种兵荒马的年代,咱们拿不下这条丝路和绸路也不算丢丑,拿下来了,生意可就做大了!天下商人都会羡慕我们!这个险我冒了!”高瑞闻言大喜:“东家,说干就干,我这就去东大门丝市接洽丝货!”致庸使劲向他点了点头。高瑞不再多言,立刻就往外跑去。

  长栓大急:“二爷,您真的要让高瑞留在这里当大掌柜?”致庸收回目光,笑问:“怎么,不行?”长栓又酸又妒道:“他一个十几岁的人,能干成这么大的事?您也太轻信他了!”致庸看他一眼,索道:“那我把你留下来怎么样?我还要南下武夷山,从福建去广州,这里总要留下一个人!”长栓一惊:“我?不行不行!我不逞那个能!’’致庸哼了一声,转身就走。长栓跟上来:“哎,二爷,您是不是心里也想过让我去哪儿当个大掌柜?要说我也不是干不下来。”

  致庸闻言站住,道:“真的假的?你要有这么大出息,我就在别处设一个庄,让你当大掌柜!”长栓大为高兴:“您说话可要算数!”致庸点点头,道:“好吧,这一趟回去,我就让你进铺子学生意,然后带你去苏州设庄,如何?”长栓想了想却摇头:“还是算了,进铺子当学徒,第一件事就要给掌柜的倒壶,这我可干不了。”致庸大笑,长栓挠挠头,也跟着呵呵笑起来。

  不几安顿停当,高瑞正式当起了大德兴茶票庄杭州分号的大掌柜,致庸则带着长栓上了路,风尘仆仆赶往武夷山。到达当耿于仁亲自带人接致庸,一见面就握着致庸的手感叹道:“兄弟,你真是个守信义的人。不瞒你说,这些日子我可是望眼穿地等着你。你要是不来,我在众茶农面前,可就失了信了!

  ‘‘大哥,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吗?”久别相逢,致庸也自是感慨。长栓在一旁添油加醋道:“耿东家,您知道这一趟我和二爷是怎么来的?去年我们走西路回去,差点让匪徒砍了脑袋,今年我们走的是东路,长军一直打到泰州,我们是沿着河汊子摸到长江口的,差一点都见不着您了!”耿于仁大为动容,致庸摆手道:“耿大哥,甭听他胡说。所以来晚了几天,是因为还要赶到福州去给你提银子,提了银子又要雇镖车。还好,最后几天路好走的!”

  耿于仁道:“不晚不晚,一点也不晚。别说你现在就到了,就是大年三十到,只要到了,就不算晚。”致庸忽然想起什么:“哎,耿大哥,来前我听说,我们祁县的大茶商水家、元家,还有邱家今年都派人来武夷山贩茶,你见到他们了吗?”

  耿于仁大笑:“啊,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他们倒是来了几个人,不过没有买走我们的茶。”致庸一怔。耿于仁道:“除了水家的王大掌柜亲自带人到了我们这儿,其他像元家的葛大掌柜,他根本就没敢过长江,从山西走到襄府就停下了,派了几个伙计来,怎么能买得回去?达盛昌邱家的崔大掌柜也是这样,走到武昌府,见了长军,又给吓回去了,只有水家的王大掌柜买回去了十几船茶,可他说不敢多带,所以剩下的茶,我都给你留着呢!”

  不几茶货备齐。由于致庸急于赶往广州,一番商议之后,耿于仁慨然应允,亲自帮致庸将茶运往北方,考虑到当时的战局,这次不走西路,改走东路,先到杭州,再顺运河往北。致庸再三嘱咐耿于仁到杭州后去大德兴茶票庄找高瑞,让高瑞帮忙找人引领茶船,到了长江口见机行事,若是扬州水路畅通,就走运河北上;若是不通,就让高瑞请那位原来带致庸过江的老船家,领他们从致庸来时走过的湖北上,此路虽然曲折,但能用小船将茶货运至淮安府,再雇船运往京城外的通州码头。

  双方都是豪磊落的男儿,商议停当,三大碗酒助兴互相送行,当即各自上路。致庸的去路更为凶险,因为要直接通过太平军的控制区,所以再三考虑后,他们决定走水路,从乌溪入连江,翻过大庾岭,接着雇船入韩江,由韩江再入东江,最后到达广州。

  2

  且说茂才到了临江县后,依着计划,对茶山进行了颇具规模的规划和整饬,一个多月过去,茶山的事情基本走上正轨,茂才却生起病来。不过是寻常的寒热,却拖了半个多月才慢慢好转。病后几,随后赶来相助的铁信石原本想让茂才散散心,便邀他去县城听戏,不料以后茂才像对楚剧着了,三天两头往县城跑,茶山一有急事,铁信石还要去戏院找他。更有一,铁信石在戏院没找见茂才,一路寻去,却意外见到茂才从有名的院梨香院出来,两个脂粉女子风情万千地将他送出。

  铁信石大惊,刚要避开,茂才却一回头看见了他,大方地招呼起铁信石来,铁信石反而闹了一个大红脸。

  铁信石憋了两,终于寻了个机会,提了一壶酒来到茂才住处,酒过三巡后直言道:“孙先生,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何苦不正经地寻一门亲事呢?却去那种地方,终究,终究有辱斯文啊…”说着他抬眼看着茂才,担心他会立时然变,拂袖而去。不料茂才只是神色略显悲凉,半晌低声道:“信石,你当我不想吗,可是…”铁信石刚要询问,却见茂才深深看着他,以攻为守地反问:“信石,你我相处一阵,也算有缘,你也年纪不小,却为何也不娶亲?”铁信石脑中立刻掠过一个倩丽的身影,当下张口结舌起来。茂才微微一笑,淡淡道:“兄弟,你我都未娶亲,原因各自不同,若说出来,多半也是伤心事,何苦多问?”铁信石不再言语,呆呆地发起愣来。

  茂才一杯杯酒灌下肚去,半天自语道:“老天生人,各有各的用处,我却不知道自己的用处在哪里?想我孙茂才,早年娶,自感琴瑟和谐,却飞来横祸,贤难产,一尸两命,撇下我孤家寡人,伤心度;自命天降大任,可科考连连名落孙山,报国无门,荣身无路,人届中年,一事无成;即便是投靠商家,却眼看着东家步履险地,无可奈何。哈哈,我孙茂才困居茶山,不听戏嫖,还能做什么呢?”铁信石大惊,忍不住开口问道:“东家真的步履险地吗?孙先生您是诸葛亮,该多帮帮他才是啊!”茂才醉了,凝神看着铁信石,感慨道:“信石,你真是个血汉子,你对乔家的这份情谊,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啊!”铁信石心中一痛,低下头去。茂才主动敬他一杯,铁信石仰头干了,半天哑着嗓子问道:“孙先生,我是人,不大明白这些生意上的事,眼见着乔家红红火火的,难不成真的会…”他说不下去,红着眼看着茂才。茂才仰天长叹道:“东家是个性情中人,一个颇有抱负的商人,可他选的是一条险路,现在这世道变数太多,我真是为他着想,才劝了又劝,可是…”他说不下去,仰头又干了一杯。

  铁信石也听不大明白,又劝了几句,但也不得要领。茂才只一个劲地灌酒,很快便醉了,又哭又笑。铁信石也劝不得,索由他去了。只听茂才断断续续地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不如意事常八九,能与人言无二三…”

  打那以后,茂才照旧看戏逛窑子,铁信石呢,多少知道了一点他的心意,虽然内心不赞成,但也不劝了。日子忽忽而过,茂才却在又一次大醉后,忽然彻底变了个癖好,不再看戏逛窑子,取而代之的是买书、看书。茂才除了在县城及其附近搜罗各种书籍,还带着铁信石,冒险去附近一些太平军控制或半控制下的城乡购书。铁信石基本不认识什么字,但对读书却极为推崇,眼见着茂才“转了”自然异常高兴。可是茂才自打“”上了书,常常捧着书长吁短叹,有时甚至茶饭不思,时不时还要生点小病。铁信石也不好多劝,只是时不时地拉茂才出去玩耍一回,不让他一直埋在书堆里。

  转眼已近半年。一铁信石兴冲冲地到了茂才房中,递上一封致庸的信。茂才展开一看,眉头紧锁。铁信石在旁边试探地问道:“孙先生,东家说什么呢?”茂才道:“东家要去广州见两广总督哈芬哈大人,在粤桂湘赣四省省会开办票号,帮官府向朝廷汇兑官银。这么大的事,他怕自个儿办不了,要我们在这里等曹掌柜,然后走西路去广州,与他相会,共同办成这件大事!”铁信石一惊,茂才沉道:“东家要是办成了这件大事,江南四省的票号业,乔家就成了龙头老大,可是,只怕…”铁信石想了想道:“曹掌柜什么时候到?”茂才不语,铁信石又问了一遍,茂才这才回过神道:“也就这半个月内吧!”铁信石见他神情大变,心事重重,不再多问,径直去了,茂才却对着窗外发起呆来。

  曹掌柜大约是一周后到的,到时已近深夜,铁信石见茂才房中还亮着灯,也未多想,就将曹掌柜引了进去。曹掌柜这一进门,倒把茂才吓了一跳,赶紧招呼一声,接着立刻站起,把桌上的书收好,方才定下心来与曹掌柜坐下晤谈,这边铁信石已经招呼人送上了茶及点心。

  三内,茂才井井有条地安排好了一切,留下铁信石照应茶山,便与曹掌柜踏上了前往广州的路程。他们由临江县南下,避开了太平军占领的武昌城,在荆州渡江,进入湘西武陵源,由那里向西南进入当年秦始皇开凿的灵渠,再进入西江,此后便一路无惊无险,一帆风顺地到达了广州。

  3

  致庸和长栓历经三个月的辛苦旅程,终于到达广州,在珠江码头看见了茂才和曹掌柜,不大喜过望,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我算着你们下个月初十才能到广州呢。”

  曹掌柜抢先一步拱手道:“我和孙先生都到了十天了。听说江西官道不通,真不知东家能不能按期来到广州,我都担心坏了!”长栓嘴道:“我们这次是从武夷山入乌溪过五岭,直入广东,从东江那边过来,虽然相对慢一点,可绝对安全。”

  曹掌柜吃了一惊,回头看看茂才,感叹道:“嘿,这条路线竟和孙先生猜得一样,这回我可真服了,难怪他一直劝我不要担心呢。东家,孙先生真是神人,连您大约在这几天到都猜到了,拉着我天天来码头上等您,没想到,还真让我们等到了!”致庸见茂才一直站着没有说话,便赶紧转向他道:“茂才兄,你瘦多了,辛苦啊!”茂才仍旧笑笑,没有说话。曹掌柜道:“东家,这回孙先生又让我开了眼,我们在临江县茶山会面以后,孙先生带着我也改了路线。”当下他将来时的路线讲了一遍,致庸当即赞道:“好!茂才兄就是一张活的地理图!”

  这边曹掌柜道:“东家,我还没讲完呢,孙先生带我一路走来,还办了几件大事。我们一路南下,已经在湖南长沙、广西桂林把大德兴茶票庄的分号开起来了,到长沙的时候,还派人去了江西南昌,将那里的票号也开了起来。现在,在粤赣湘桂四省省会,只有广州的票号等您亲自挂牌了!”致庸大喜,道:“太好了,茂才兄,真有你的!对了,茶山的事怎么样?”

  茂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东家,还是上车说吧。”曹掌柜和长栓都注意地看了他一眼。致庸得知茂才一路上亲自设庄,只当他已经改变了初衷,全力支持自己投入票号事业,当即兴高采烈地上了车。

  广州城内,市面看上去颇为繁盛,时不时可以看到一些高鼻深目的洋人走过。致庸大大称奇,长栓更是稀奇地将头伸出车外,瞧个不止。

  到了下榻的客栈,略加休息,用过一些饭菜,曹掌柜道:“东家,我和孙先生到广州后,已经找了一块铺面,了定金银子,单等东家来到敲定,挂上牌子就可开张。”致庸大笑,道:“这件事还等我干什么,二位商议定下就是了!”

  曹掌柜朝茂才看,茂才想了想,道:“东家,有些事情茂才和曹掌柜商量一下,就可以做主,但有些事情,却必须和东家商议。”致庸一听这语气,知道有些麻烦,当即笑道:“茂才兄,你可别吓我,有事直言即可。”茂才看看曹掌柜,终于问道:“东家,明天你真的打算去两广总督衙门见哈芬大人,帮这里的官府向朝廷汇兑饷银?”

  致庸看看他们俩,有点纳闷地点头道:“对呀,我们这次所以要南下粤赣桂湘四省省会设庄,就是为了做成这笔生意!”茂才和曹掌柜对看一眼。致庸心中猜到三分,道:“茂才兄,曹掌柜,其一,南方四省因长军隔断长江多年,饷银无法北运,朝廷对此无计可施,耽误了多少国家大事不能办,我们要是做成了这件事,就是帮了朝廷,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其二,如果这笔生意做成了,我大德兴茶票庄就能在朝廷乃至全国各省督抚衙门里名声大震,要是我大清一十三省的督抚衙门都让我们替他们汇兑京饷,那会是什么景象?如果这样,我们大德兴茶票庄就做成了天字第一号大的生意,我们梦想的汇通天下也许根本就用不了三十年,只怕三五年内就能实现!”茂才站起打断道:“东家,茂才为东家担心的也正是这个。”致庸正说到兴头上,硬生生地被茂才打断,先是一惊,接着有点不悦地向茂才看去。

  茂才道:“东家,恕茂才直言。当初东家决心进入票号业,茂才就劝过东家,此行断不可进。今天东家既已进了票号业,茂才再要阻止东家已没有意义。不过,茂才今还是要劝一劝东家,北方各处和南方四省的票号开了也就开了,但是接下来要和各省督抚衙门做生意,又是做朝廷的生意,东家,我看你还是算了!”

  致庸抬眼向曹掌柜看去。曹掌柜也道:“东家,这件事我也有些顾虑。古语有之,商者商也,你买我卖,大家平等相待,这是易的基础,可是和官府朝廷做生意,他们不大可能对我们平等相待。”茂才见他说得这般委婉,又补充道:“曹掌柜,你这话说得并不周全。大家和气时,我们和官府是相与;若大家失了和气,官府又成了官府,我们则又成了人家治下的商民。不过,我真正为东家担心的并不是这个。”

  致庸心中渐渐有些浮躁,却又不好发作,只得深深看他:“茂才兄心里有什么隐忧,请一起说出来吧。”茂才叹了一口气:“东家,还是那句话,老子说:天下神器,不可为之,不可执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致庸终于不耐烦起来:“茂才兄,这话年前你已经劝过我,我不想再听。”茂才心头一痛,坚持道:“东家,茂才今天要说几句逆耳之言,你也别不高兴。你就是不高兴,我也要说!不然我就对不起每年三千两的酬劳银子!”致庸尽可能压抑着内心的反感,坐下道:“茂才兄,你说你说!最好一次说完!”

  茂才道:“东家,以往太平年间,总是各省官府自己派人解送官银上缴京城。东家不要小看这件事,官银由官府送,朝廷收,民问商家一概无缘手,朝廷和官府就掌控了我刚才说的神器,也就是天下命脉。而今天时局不宁,票号业开始跃跃试,要代替各地官府向朝廷汇兑银子,这就发生了天大的事。一旦天下官银可由票号业向朝廷汇兑,本该归朝廷和官府掌控的天下神器、天下命脉就要移位!东家,你细想一想,如果你是朝廷,你是皇上,会容忍这种事情吗?”

  致庸一时长思不语。茂才越说越激动:“东家,当初茂才就不赞同东家进入票号业,那时我就对东家说过老子的一句话:鱼不可以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可惜那时茂才想得还不够深,悟得还不够透。东家,当初我只想到开票号这件事本身会引起商界大变,国情大变,并没有想到其实你,还有诸多商人本身就是国之利器!只要你们想做,你们就能在今中国的商界引发一场地震,所谓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你们当之无愧。可是东家,你们自己是国之利器,可同时又只是商人,与强大的朝廷做生意,只能像个商人那样行事,否则就会大祸临头。东家,鱼只有藏在水里才安全,国之利器也只能深藏不才不会为自己引来灾祸。东家天纵英才,茂才虽不是萧何、张良之,却也不敢过于自贬。东家,茂才不担心你做不成天下那么大的生意,我担心的是你一旦做成了天下那么大的生意,给自己,甚至给乔家引来的反而是不测之祸!”

  致庸紧紧盯住他,半晌道:“怎么,茂才兄是担心我做成了汇通天下的大事,朝廷反而会杀了我的头?曹掌柜,你也这么看?”“东家,我也觉得孙先生的话有些道理。我们只是商人,只做商人该做的事好了。我读书不多,可也知道物极必反的道理,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必湍之…”曹掌柜虽然想打圆场,但致庸这会问到头上,也只得实话实说了。

  致庸看了他俩半晌,终于背过身去,怒声道:“这么一件利商利国利民的大事,如果我不去做,也许别人也不会做。今国家多难,民不聊生,和南北饷路不通大有关系。如果我们重新疏通了南北银路,朝廷能拿出更多的银子平定内,外御强敌,让万民各安其业,我乔致庸的性命算得了什么?如果我们明知自己做的事关系天下兴亡,而且将造福后人,却仍然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为了自保什么都不敢做。茂才兄,难不成我们要做这样的商人吗?”

  茂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嘴哆嗦了半天,才又开口道:“东家,现在是世,我们只是区区商民,若不能自保,何谈救国。纵观天下大势,我们能做的只是随机而动。就目前而言,绝不能主动挑战朝廷的权威,不可为天下先…”他话未说完,致庸已经气呼呼地站起:“够了,你既说是世,那就绝无行黄老之术的道理,茂才兄,你什么都想到了,就是忘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八个字!”

  茂才被当场噎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当下失望地站起,转身朝外走。曹掌柜赶紧拉住他。茂才道:“东家决心已定,孙茂才刚才的话多了,也不该说!”曹掌柜打圆场道:“孙先生,你不能走,明天的事怎么办,东家和我还得等你拿主意呢!”

  茂才呆了半晌,脸上浮现出一抹奇异的笑容,曹掌柜一惊。只听茂才道:“东家,只要你一天没辞掉我,我有话就还是要说,至于听不听那是你的自由了。至于明天这件事,你的脾气情也不适宜直接和官府、朝廷打交道。如果你执意要做,只怕还得我和曹掌柜去办!两广总督哈芬哈大人,他也算是我们的老相识了,刚调任不久,所以你只要明天去见一下他,将张之大人的信函呈上,剩下的事情我们看看情形再说吧!”致庸久久盯着茂才,半晌沉声道:“好吧!?”

  4

  第二一大早,茂才陪同致庸前往两广总督衙门。

  由于茂才和曹掌柜早已打点过,候不多时,哈芬便接见了他们。哈芬看完了张之的信,突觉“乔致庸”三个字颇为熟悉,当下仔细打量起恭立在那里的乔、孙两人,半晌突然口道:“噢,原来是你们两个…”

  致庸刚要说话,茂才已经赔笑道:“大人,那时我们无知,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海涵。”哈芬哼了一声,接着却又笑道:“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今他乡相遇也不是容易的事啊。”致庸和茂才对看一眼,微微松了一口气。哈芬打着官腔道:“哎我说,你们这个茶票庄,真能像张大人信上说的,代本督将两广饷银上送给朝廷?”致庸点点头:“大人,在下今天做的正是这一行生意。”

  哈芬也不说话,又打量了他们一会,才拉长声调道:“自从长军断了南方各省的饷路,每年为了此事,各省都十分头疼。乔致庸,虽然张大人向本官举荐了你,可是毕竟口说无凭,我怎么能相信你真能替各省把银子解往北京?”致庸当下细细地向他解释了一番。

  哈芬凝神听了好一会,点头道:“这样一说我倒也有点明白了。哎乔东家,这个主意很妙,这样好的主意是谁想起来的?两边…北京和广州…将来如此结算?这一行生意,赚银子多吗?”致庸笑道:“回大人,山西商人经营票号这一行已经有了些年头,可眼下还不成什么大气候,但只要大人支持,它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我大清商业的一主要支柱…”

  茂才轻轻地碰了致庸一下,赶紧接茬道:“至于说到利润,商民在商言商,自然要收些汇水,就是费用。但大人放心,这笔开销绝对小于大人每年让人押送银车去北京的费用!”哈芬细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突然开口道:“乔致庸,虽然这样,我还是不能相信你。向北京解送饷银乃国之大事,出了差错是要砍头的,本官可不想拿自个儿的性命开玩笑!”致庸一听,并不着急,微微一笑道:“大人为何不能信任小号一回呢?若是出了差错,小号宁愿作出双倍赔偿!”哈芬哼了一声:“真出了差错,你就是不想赔也得赔,因为这是国课。”他想了想继续道:“当初胡沅浦胡大人可是对你赞赏有加,说你将来一定是个安邦定国之才,现在看看,哈哈,你最多也就能帮老夫冒险往京城里运些银子罢了!”致庸受了奚落,也不介意,道:“那么大人是答应商民了?”

  茂才佩服地看了致庸一眼,把期待的目光投向哈芬。哈芬的话却让他们都吃了一惊:“不,本官什么也没答应。乔致庸,真想让本官相信你也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拿自个儿的银子替本官小试一回。”一听这话,致庸和茂才对视一眼,哈芬继续道:“由广州往京城运银子,太平年间也要三个月,现在兵荒马,朝廷急等着银子用,你要是能在一个月内先代我把三十万两银子,通过你说的什么北京票号到户部银库,我就相信你,把你垫上的三十万两银子付给你,再请你帮我解送四省数年积的京饷。这办法怎么样啊?”

  致庸略一思索,便爽快地答应道:“谢大人!从明天算起,一个月内,我一定帮大人把三十万两银子上到户部银库!”话一出口,哈芬和茂才都吃了一惊。哈芬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道:“好,咱们就一言为定!”

  回到客栈,听他们说完事情经过,曹掌柜立刻着急道:“东家,哈大人让我们拿自己的银子帮他上缴国库,万一出了岔子,回头他又不认账,我们就亏大了!”致庸神情凝重:“古人云,人而无信,谁言其可。我们以诚信待人,哈大人也不见得就一定会不以诚信待我们!”“话是这么说,可这么远的路,谁能担当起这样的大任呀!”曹掌柜又道。致庸闻言一惊,忍不住挠起头来。长栓在一旁气不过了:“几位爷,你们也太目中无人了!一个堂堂男子汉你们都看不见,我还站在这里干啥?”

  致庸回头看他一眼,一旁的曹掌柜忍不住问:“长栓,你觉得自个儿行吗?”长栓生气道:“曹掌柜,这两年我跟着二爷,南到过武夷山,北到过恰克图,不说出生入死,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不就往北京跑一个来回吗?别的大事我干不了,这点小事我也干不了?”致庸和曹掌柜都没有接口,一起朝茂才看去。茂才两眼看天,长长地吐出一口烟,沉声道:“我觉得你不成!”

  长栓大恼:“孙老先儿,自打你到了乔家,就一直跟我过不去,我怎么着你了?”茂才不动声道:“长栓,二爷要做的可是一件大事,汇通天下就从这里而起,万一这事让你办砸了,二爷的梦可就做不成了!”长栓大怒:“你——”曹掌柜赶紧打圆场:“东家,孙先生,我觉得长栓行。长栓一向对东家忠心耿耿,现在又正是用人之际…”

  长栓闻言哼一声,杆直往上。致庸看看茂才:“茂才兄,你看呢?”茂才道:“这事我本不想管,可东家既然问我,我好像不管还不成!东家要真想汇通天下,就不要让长栓去,长栓去了,非把事情办砸不可!他就不是个能办成大事的人!”长栓气得哆嗦,一把将哈芬写给户部的信从致庸手中夺过来:“二爷,您要是信得过长栓,就让长栓去北京送信,您要是信不过长栓,长栓今天就死在这里!”说着他干脆“扑通”一声跪下,带着哭腔道:“二爷,您说句话吧!”茂才一看这个架势,哼了一声就往外走。

  致庸搀起长栓问道:“长栓,你真的能行?”“我能行!”长栓恨不能把心掏出来。“方才孙先生的话虽然不中听,可他的话并没错!这封信事关大德兴在江南各省设庄的成败,事关我们汇通天下的第一步能不能成功!”致庸一边说着,一边深深地看着长栓的眼睛。

  长栓道:“二爷,您就放心吧,只要长栓不死,我就是爬,一个月内也要把信送到北京,再回到广州复命!”致庸不再犹豫,当即道:“好!拿酒来!”曹掌柜赶紧端过酒来。致庸举起酒杯,庄重道:“长栓,我乔致庸拜托了!”说着他单膝跪下,高举起酒杯。长栓也不客套,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慷慨道:“二爷,长栓去了!”

  这时茂才走来,看着远去的长栓,不微微一笑。致庸头也不抬道:“茂才兄,刚才你的将法用得好!”茂才收敛笑容,道:“是嘛,东家,只怕孙茂才也就这么一点用处了!”说着他一磕烟袋锅,转身又向自己屋里走去。

  5

  所谓点将不如将,长栓此行果然不辱使命,十余间不休不眠赶到了京城大德兴茶票庄。李德龄接信大惊,但当就将三十万两银子迅速地解往了户部。稍事休整的长栓立马又上了路,终于在离开广州后的第二十七天赶回了广州。

  一见到致庸,长栓就昏了过去。众人手忙脚地将他抬上。致庸从他身上摸出一封信打开,里面藏着一张朝廷藩库的收据。

  致庸将它交给茂才和曹掌柜传看,兴奋道:“好样的,明天我就去哈芬处,让他将…”他话未说完,突然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致庸惊奇道:“怎么了?”曹掌柜道:“东家,我和孙先生商量好了,明去总督衙门就由我们去吧,那些和官府打交道的琐碎事您不是最不耐烦了吗?”致庸一愣,向茂才看去,只见茂才敲着旱烟锅道:“是啊,东家掌管的是大局,至于这些琐碎事就交给我和曹掌柜吧。”致庸心中先是疑惑。但转念一想,觉得他俩的话也很对,便干脆地点头同意了。

  第二,茂才和曹掌柜一大清早就出门,直到中午饭后好一会,才带着醉意回到客栈。致庸早已经等得心急如焚,一见面赶紧问事情进展如何。茂才打着酒嗝搂住致庸道:“东家,不但两广这几年的京饷全由我们大德兴来汇兑,赣湘两省的京饷哈大人也同意帮忙考虑,估计很快就能成功…”曹掌柜也呵呵笑道:“东家,这可是笔天大的生意啊,那李大管家虽然条件苛…”致庸一惊,赶紧问道:“难不成还有什么附加条件吗?”曹掌柜刚要说话,茂才已经接口道:“没什么,没什么条件,只有喝酒,喝酒…”他说着捅了曹掌柜一下,曹掌柜酒微醒,使劲晃了晃头,赶紧补充道:“说来还真怪,像李大总管这样的人,平里是专门帮这些总督巡抚捞油水的,这一回却没有向我们提任何别的要求!”“是啊,这是东家有面子。不,是哈大人看张之张大人的面子…”茂才也附和道。

  经过几目的筹备,大德兴茶票庄广州分号终于开张,场面的气派与隆重让致庸吃惊。他无法想像,茂才和曹掌柜不过比他早到十,如何结识这么多的商家。他忍不住开口问茂才,茂才想了想道:“一是东家的声名与面子,二来哈大人也帮着捧了捧场。”致庸一愣,刚要说话,却见一抬小轿落地,一个小厮开轿帘,里面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瘦削男子。茂才吃了一惊,忍不住低声道:“哈府的李大总管怎么也来了?”

  致庸也没多想,当下走过去和茂才、曹掌柜一起拱手相:“李大总管大驾光临,小号不胜荣幸,请请请!”门前一干广州商家纷纷拱手招呼。那李大总管派头十足,略略拱了一下手,便大模大样地向里走去。

  致庸心中反感,但仍耐着子陪李大总管里里外外地看。看了好半天,李大总管总算落座,呷了一口茶,拉长声调道:“不错啊,乔东家,湘赣两省的官饷生意也已经到手,这新票号一开张,你立马就是进斗金吧?”致庸毫无防备,赔笑道:“托总督大人和李大总管的福。”李大总管哼了一声:“上次我没有听清楚,贵号从粤桂湘赣各省朝北京汇兑银子,要收多少汇水?”致庸还没说话,茂才急忙抢上前道:“李大总管,事情都是在下跟大总管谈的,我们东家他不大清楚,李大总管有不清楚的地方,过会问在下就是。”

  致庸不警觉起来,只听李大总管不道:“我是说,像你这样赚银子,比总督哈大人还省力。这不,哈大人在大德兴广州分号入了股不算,今天又特地打发我来,看看开张的情形怎么样。对了,曹掌柜,咱们可是说好的,得了汇水,你一我二,可不要错了!”致庸大惊,茂才急忙将致庸拉到一旁。曹掌柜找了一个借口,请李大总管看汇票,总算把他支应到别处去了。

  致庸没有当场发作,应付完了开张仪式,才怒容面地在内室坐了下来,气急道:“茂才兄,曹掌柜,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哈大人怎么就在我大德兴广州分号入了股?还要分什么利?”曹掌柜语,向茂才看去。

  茂才倒心平气静,道:“东家要是还想揽下南方四省向北京汇兑饷银这笔生意,就不用再说什么了!我再三思量,若要实现东家的志向——汇通天下,那和朝廷大员绑在一起做事,对于我们商人,对于东家,可能是最安全的方法了!”

  致庸根本不接这个茬,怒道:“我说这件事怎么办得如此顺利,原来是这样,而我却被蒙在鼓里!说吧,茂才兄,这事到底是哈大人自己提出来的,还是李大总管干的?”茂才没有回答。致庸看看两人,越发怒道:“…我们怎么能答应这种事情?这件事如果成了真,就是我乔致庸变相向哈大人行贿。从哈大人那一边说,就是受贿!是贪赃!”

  茂才突然开口道:“东家,我要是告诉你,这件事既不是哈大人提出来的,也不是李大总管提出来的,上竿子找人家说这事的是我,你信吗?”致庸大惊:“茂才兄,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会背着我干出这种事情来!”茂才转身就走。曹掌柜忍不住道:“也不是孙先生非要这么于,那哈大人几句话就把我们打发了,说是先让我们和李大总管商议。一顿饭吃了几个时辰,人家的意思就在喉咙口,就是不先说出来,孙先生是不得不说。东家,您想想,若不是这样,只怕您最初替哈大人上缴的三十万两银子,眼下就收不回来了!”

  致庸一怔,立时什么都明白了。这边茂才看看致庸,又拱拱手道:“东家,且不说哈大人和李大总管本身就是这个意思,若没有,我也会劝他们这么干,因为我认为这是最安全、损失最小的做法。当我们商议好不让你去,就是知道你不会答应。现如今不管你答应不答应,事情都无法挽回了!主意是我出的,事情也是我办的,和曹掌柜无关,你要不答应,我就只有另谋生路,辞号!”此言一出,致庸忍不住回头激动地望着茂才,大声道:“茂才兄,你这是在我!”

  曹掌柜赶紧劝道:“东家,孙先生这么做,也是好意,想帮东家把这件大事做成。这事可不能全怨孙先生,孙先生找我商议时,我也是点了头的。东家,您想想,‘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若非如此,事情如何能进展如此顺利,且让哈大人这般捧场?”致庸半晌痛苦道:“怎么,这世道果真如此?与官府做生意不出银子,真的一件也做不成?”

  曹掌柜进一步劝解道:“东家,我这里也劝您一句,东家为了实现汇通天下的宏愿,为了替朝廷重新疏通南北银路,千里万里,九死一生来到岭南,难道就因为这样一件事,让自己前功尽弃?而且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除非东家从这里撤庄。不,就是您想撤庄,哈大人也不会干的,他可能根本不会让我们平平安安地离开广州。和汇通天下比起来,东家今受一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如果东家执意不肯,我这个大掌柜也不做了,我跟孙先生一起辞号!”

  致庸久久伫立,无比痛苦道:“曹爷,茂才兄,如果我在这件事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今天起,我就不会再觉得自个儿是干净的了,我乔致庸也成了个和贪官同合污的人!”说完,他愤然转身走出去。

  致庸在这件事上始终不肯原谅茂才,但却无可奈何。茂才却越发不管不顾,许多大事他说了就算,最多和曹掌柜代一下,也不和致庸多说。这段时问,致庸干脆什么都不问。乔家北方的银两终归有限,所以有相当一部分官银还是要由南方北运。好在武昌城已在官军手中,茂才于是决定广东广西的银子由西江过灵渠,入湘江,经武昌北运;江西的银子先由旱路到湖南,经湘江北运;至于湖南的银子,则直接经湘江北运。由于利益相关,哈芬答应沿途派兵保护银船银车。茂才和曹掌柜商量,自己先回茶山,在那里等候接应江南各省官银上了旱路,再和铁信石一起前往北京。曹掌柜是第一次见识茂才的手段,事情虽多,竟被他安排得井井有条。

  致庸打算等此地大事一定,便携长栓直接北上,曹掌柜则要回祁县去,照料总号和潞州的生意。很快就到了要各自上路的日子。临行的前一天晚上,曹掌柜特意安排了一桌酒,盼着致庸和茂才能够和解。不料一场酒喝下来,致庸和茂才都没怎么说话。茂才灌了不少酒,感觉要醉,吃到后半局便提前告退,却听致庸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茂才兄.我刚刚听说,哈大人对你十分欣赏,说要请你出山,做他的幕僚,有这事吗?”茂才一怔,微微变,摇头道:“啊,没有!这是哪里话!”二人对视了一会儿,致庸突然将目光闪开。茂才一笑,借着酒劲唱着《胡秋戏》出了房。

  第二天茂才先上路,到了码头,他也不说话,只冲着致庸和曹掌柜拱了拱手。曹掌柜有点担心,道:“孙先生,此去千里,你又要料理茶山上的事务,又要接应江南的银船,忙得过来吗?”茂才淡然一笑,道:“一些区区小事,忙不了孙茂才。”致庸一直默然元语,这时突然道:“茂才兄保重!”茂才看了看他,目光中微真情,道:“东家,此次广州办理官银汇兑一事,你的声名已经震动了大半个中国,但世间事祸福相倚,只盼你华内敛,小心行事,多多保重!”说完也不等致庸回答,转身上船。船行许久,致庸才突然道:“曹掌柜,你不觉得,到了这会儿,我不像个商人,他才真像个商人吗?”曹掌柜听了一惊,揣摩不出东家的意思,也不好搭话。

  长栓在后面喊:“好了好了,孙老先儿也走了,东家您也犯不着跟他怄气了,说说,这两天我们干什么去?”致庸大声道:“干什么去?看海去呀!当年王协老先生北上大漠南到海,今天我们也做到了,为什么不去看海?明天我们都去看海!” wWW.8XiAnxS.com
上一章   乔家大院   下一章 ( → )
斯佳丽(《飘失去的莱松岛飘(乱世佳人天下大乱蔷薇中毒症候看我七十二变惟我独凄我的那个人标准言情小说颜色江湖第一马甲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朱秀海最新创作的免费综合其它《乔家大院》第三十一章及乔家大院最新章节第三十一章在线阅读,《乔家大院(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乔家大院的免费综合其它,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8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