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之非常关系》第一章漫-2及《女市长之非常关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作者:许开祯 书号:42001  时间:2017/9/25  字数:6208 
上一章   第一章 浪漫-2    下一章 ( → )
  2

  东江市政府办公大楼坐落在东江最繁华的南华大街北二十四号,这座高十六层的建筑是六年前修的,因其高昂的造价和豪华的装修,这幢大楼一度时期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围绕着政府到底该不该斥巨资修建如此超标准的办公大楼,国内舆论界展开一片争论,争论的结果,是这幢大楼再次追加投资,工程造价比预算整整超出了三千万,加上配套工程,也就是市府大院东西两幢小洋楼,差点让东江市财政崩溃。也就在那一年,东江市原市长杨天亮带着一个庞大的考察团,去欧洲考察,回来后,东江市便接二连三出台了一系列经济振兴和城市繁荣计划。又是一年后,东江方面将这些计划汇总到一起,这就是著名的“东江十二条”

  然而,时间过去六年了,当年被媒体大肆渲染的东江十二条,如今落实了不到五条,其中最受人关注的东江国际商城,经历了三上三下的波折后,如今成为一个悬而未决的谜,高高挂在那里。

  这一天是周二,阳光从窗户里进来,斜斜地打在新上任的东江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苏晓身上,显得她是那么的安静、专注。苏晓今天特别忙,下午上班到现在,她就一直坐在那里没动。秘书进来过几次,像有什么事要汇报,见她十分投入,没敢打扰,悄无声息原又出去了。桌上的座机响起过,苏晓没接,她真是不出空,也不想被打扰。

  面前一大堆有关东江国际商城的资料,已被苏晓翻了若干遍,工夫不负有心人,她总算从麻一样的线索中理清了一些头绪。东江国际商城最早提出是在1996年,东江市安平区住宅办、大华企业、广泉地产共同出资组建了东江国际商城发展有限公司,并着手开发位于市中心的光华路地段。两年后,国际商城发展公司内部出现意见分歧,大华企业跟广泉集团闹翻,开发工作搁浅。半年后,大华宣布退出,东江国际商城有限公司陷于瘫痪状态。就在广泉地产老总朱广泉积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时,东江市做出一项重大决定,将这一地块批租给香港万盛集团。据苏晓了解,当时东江方面抱着这样一种幻想,借万盛集团的资金优势和管理优势,迅速将已经产的国际商城项目重新启动。万盛集团在东江国际商城有限公司原来构想的基础上,再次扩大投资规模,拟将光华路这一黄金宝地跟东江著名的地铁站宁海北路百汇购物中心贯通,在东江开发出一个功能齐全、理念超前的商务大区。香港万盛集团的项目报告显示,新开发的国际商城使用土地面积超过4万平方米,预计可建设30万平方米的集购物广场、写字楼、宾馆、休闲娱乐中心等于一体的特大型项目。动迁工作也在这一年开始,遗憾的是,项目启动之后,万盛集团的资金链出现断裂,原先谈好的项目资金迟迟不能到位,迫使开发工作再次停顿下来。已经动迁的光华路变得不伦不类,为了不让荒废的光华路影响到城市形象,市长杨天亮再出奇招,于工程搁浅两年后,也就是2001年,由广泉地产单方投资,建设光华路市场,并签订5年临时用地协议。广泉地产这次没有让杨天亮失望,工程很快启动,2002年6月,光华路市场正式对外营业,随后便享誉省内外。

  光华路市场的建立运营虽然让这块土地焕发了生机,但它的运营只是暂时的,当时协议中写得很清楚。而且光华路商场只占用了不到项目总用地三分之一的土地,其它土地已闲置近9年,随着临时用地协议的到期,这一块土地到底怎么开发,国际商城到底要不要建,怎么建,这一大堆问题又堆到了苏晓面前。

  苏晓正在深思,手机的蜂鸣声响了。换了平,苏晓会在第一时间拿起手机,她是从不放过一条短信的,包括那些垃圾短信。这也算是她一个怪癖吧。今天她没,太投入了,以至于手机的蜂鸣声都没把她从怔思中唤回神来。过了大约有十分钟,秘书蔡小妮轻轻推门进来,手里拿一份文件,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轻声道:“苏市长——”

  苏晓这才抬起头,发酸的眼睛,问:“有事?”

  “发改委的批复下来了,国际商城再次通过立项。”秘书蔡小妮的声音向来很轻,这是一个很有分寸的女孩子,长得好不说,情温和,做事认真,还带点幽默,让她做自己的秘书,苏晓特别满意。

  如今找一位领导似乎不是太难,但找一位称心的秘书,就不那么容易了。苏晓以前当招商局长时的那位秘书,就让她苦笑不得,人倒是敬业,可惜是木头。男人木头了倒也能忍受,女的一旦木头起来,就让人觉得上帝造她时真是少了个心眼儿。有次省政府秘书长罗维平请苏晓吃饭,这种场合按说秘书是不该跟去的,可偏巧,那天苏晓跟秘书在一起,她也就顺口说了一句:“要不你陪我去?”秘书信以为真,真就跟去了。见了面,罗维平一看她还带个电灯泡,表情本能地就不自然起来。如果换了别人,中间找个借口溜走也就行了,那秘书居然老老实实陪了她两个钟头,得她每说一句话,都要先看看秘书的脸色,生怕一不小心说漏嘴,就把什么秘密说到了秘书耳朵里。

  要说,她跟罗维平之间,也没啥秘密。但苏晓一直很谨慎,这种事,不是你说没秘密就没秘密,捕风捉影者大有人在。苏晓一位老同学,就因为跟一位女下属接触密切了些,被好事者传播出去,结果,在他由市长提升为书记的关键时刻,有人为他制造了一起桃新闻。新闻传得沸沸扬扬,具体细节描绘得非常真。结果,他非但没如愿当上书记,反连市长那个位子也丢了,回到原单位,老婆又不放过,整整闹了两年,闹得那位老同学焦头烂额。后来才知道,最初为他传播新闻的,竟是他非常信赖的司机!

  苏晓从政这么多年,对司机和秘书,也有一种类似的认识。这些人大多长着两张嘴,一张是专门用来跟领导讨亲热套近乎的,另一张,就有些麻烦,管理不严,便成了领导私生活的传播筒。这些认识虽然片面,但又随时被事实印证着。

  苏晓现在这秘书,就大不一样,苏晓背后夸她,是个人呢。

  “先放放吧,暂时还顾不上看。”苏晓说了一句,就又低下头去,本来就不顺畅的思路似乎更堵了,手握着笔,不知道写什么。

  秘书蔡小妮依旧站在门口,并没走,过了一会儿,她又道:“苏市长,您忙了一下午,该休息一会儿了。”

  苏晓知道,蔡小妮这样说,等于是告诉她,这文件现在必须得看。她再次抬起眼睑,不痕迹地笑了笑:“拿来吧,不会十万火急吧?”

  蔡小妮双眉一展,愉快地走过来,双手捧上文件。

  等看完批复,苏晓才知道,省上已将此项目列入本年度重点,要求东江尽快拿出配套方案,力争七月底以前启动。

  真还是件十万火急的事!

  苏晓本能地拿起大板桌上的手机,想看看离省上规定的期限还有多长时间,结果,就发现有一条短信。她的脸兀自一红,目光下意识地扫向蔡小妮。蔡小妮刚才还在看着她,这阵,目光已投向窗口一盆花,苏晓发现,窗口那盆花开得正

  她略微松了一口气,收回目光,匆忙调出短信。只扫了一眼,苏晓的脸刷就黑下来。

  “明天有什么重要安排没?”她声音紧促地问蔡小妮。

  蔡小妮回答没有。见苏晓脸色突然发生变化,蔡小妮不安地问:“苏市长,没出什么事吧?”

  苏晓摇摇头,心里道,这个死人,他来什么短信?死人是骂丈夫瞿书杨的,苏晓以前管丈夫瞿书杨叫“呆子”后来得知这词是猪巴戒猪悟能的专利,加上瞿书杨也没悟能和尚那么丑,改口了,骂他“死人”总之就一个意思,这人书念得太多,愚了。

  苏晓顿了几秒钟,思绪又回到短信上,声音果决地跟蔡小妮说:“马上安排车,我要回趟省城。”

  蔡小妮以为出了大事,不敢耽搁,应声而去。苏晓再次调出短信,脸上就不只是困惑了。

  丈夫瞿书杨是从不给她发短信的,他笨,对手机的这个功能,一直学不会,也烦,还振振有词地狡辩:“打电话那么方便,为啥要发短信?口头交流多好,干嘛要退回到书信时代?”听听,他把短信说成是书信时代,这个“死人”哪里知道,有些话,平常说着也没啥,一旦成了短信,读起来格外有味道。还有,那些藏在心里的话,嘴上是讲不出来的,幸亏现在有了短信,让很多本该烂在肚子里的话有了机会跳出来。比如“我想你了”这四个字就是打死苏晓也不可能当着罗维平面讲出来,短信则不同,她可以大大方方把它发过去。

  瞿书杨是没这种体会,要不怎么叫“死人”呢,可今天这“死人”居然学会了短信,还是一条很吓人的短信!

  “家里有急事,速回!”

  有什么事呢?坐在车上,苏晓心里七上八下,到东江上任后,她还一次家也没回,算来也有两个月了,中间跟瞿书杨通过几次电话,互相报过平安。她说她忙,瞿书杨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你当然忙,哪一个当领导的不理万机?我们的系主任刚刚从国外回来,只给老婆赐了一晚上,就又飞上海去了,忙啊,全国人民都忙。”瞿书杨怪气,把她美美挖苦了一顿。苏晓倒也不介意,她听这种话听习惯了,瞿书杨那张嘴,除了刻薄,再就是酸,有时能酸得你掉牙。摊上这么一个丈夫,她只能适应。不过她也知道,瞿书杨话尽管难听,心里,还是实实在在为她想呢,毕竟是夫,争归争,吵归吵,关键时候劲还是使在一处的。瞿书杨自己也很忙,一年到头,没几个休息天,学校的事,自己的事,还有研究生的事,总之,结婚这么些年,他们是在忙中度过的。现在算是好了,女儿上了大学,以前婆婆在她这边,由他们赡养,她要下派了,小叔子瞿书槐很自觉,提前一天将婆婆接到了他那里,算是了了她一桩心愿。她很感激书槐,要不然,她在东江是一天心也安不下来。

  怎么会突然有事呢,还是命令式的口吻,说得十万火急。莫非是婆婆?想到这一层,苏晓的心猛地一紧,婆婆快八十岁了,心脏不好,血又高。她掏出电话,打给瞿书杨,想问个清楚。电话通了半天,没人接,摁了再打,被告知对方不在服务区。

  奇怪了,怎么不接电话?

  苏晓正怔想着,手机的蜂鸣声又响了,这次她听得很清,紧忙翻开短信,居然是罗维平发来的。她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比平晚了近两个小时。今天的罗维平好像遇到了什么开心事,一反常态地发来了一条麻的信息:“我在省城思念着你,你呢?”苏晓看完,平静地将它删了,内心居然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她接着把电话打给瞿书杨,连打几遍,都不在服务区,苏晓心里就有了一丝不祥。

  车子是晚上九点二十分驶进省城金江的,东江到省城,本来跑不了这么长时间,谁知半路上遇到一起车祸,堵了半小时。堵车中间她又给瞿书杨打了几次电话,还是不通。死哪儿去了!苏晓莫名地就来了火,赌气话也出来了。瞿书杨向来不是这样的,他是个很守规矩的人,生活过得点是点,线是线,一点不,也不了。自从有了手机,他就保持着二十四小时开机,生怕哪一秒钟漏掉一个电话。他其实是没多少电话的,除了院里、系里那几个固定找他的人,再就是几个研究生。但他还是保持着这个愚蠢的习惯,一度时期,苏晓笑他老夫子,那是他接连买了几块电池几个充电器后,他还认认真真说:“配手机做什么,不就是随时保持跟外界的联系么?配了手机而不开机,装什么爷们儿?”爷们儿是他的带口词,可以用在很多地方,具体意思苏晓也不明白,听久了,就知道是一句奚落别人的话,有时也用来发。到后来,两口子吵架,苏晓缺词了,也偶尔借来用用:“你装什么爷们儿啊,不就一个破教书的。”

  这种时候,他会突然地哑巴下来,傻傻地瞪住苏晓,半天,说出一句不甘心的话:“行啊,苏大局长,知道小看自己的老公了,行,我不爷们儿,你爷们儿!”

  车子到了楼下,苏晓心急火燎地上楼,开门一看,屋内空空,瞿书杨不在。家里像是几天没住人,尘土落了一层,阳台上的花不知多长时间没浇过水,花朵凋零,花枝枯干,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尘味。

  他能去哪?苏晓在屋内找了一圈,有些茫然地站在阳台上,一时不知该做什么。半天,她掏出手机,打给小叔子瞿书槐,问书杨是不是在他家?瞿书槐不大高兴地说:“他能来我家?你问问他,自打妈住到这边,他啥时送过脚步来?”瞿书槐是金江市房管局拆迁办副主任,一个老实人,瞿家的人都老实。书槐不像他哥,念的书不多,说话做事喜欢直来直去,他哥倒是一肚子学问,斯斯文文中却透着小心眼儿。苏晓一听,知道他哥儿俩定是闹了矛盾。瞿家这一对宝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在闹矛盾,也不知他们上辈子结了啥冤。苏晓耐着子,问了问婆婆的情况,瞿书槐告诉她,老人家很好,身体比两个月前还长了三斤呢,就是有点想她,天天念叨着她咋不来看看呢。

  “嫂子,空过来一趟吧,妈是真想你。”瞿书槐认真地说。

  苏晓赶忙道:“书槐,今天太晚了,明天一大早我就过去。”

  跟书槐通完电话,苏晓心里就更火了,既然婆婆身体健康,瞿书杨凭什么要发那条短信,难道他不知道她有多忙?生了一会儿气,就又不安起来,莫非是他自己出了啥事?这一想,她就一刻也坐不住了。

  后来苏晓将电话打到学院,瞿书杨在学院不但带研究生,还主持几个课题,晚上加班是常事。那边的电话嘟嘟响半天,没人接,就在她失望地要收线时,电话突然接通,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请问你找哪位?”

  苏晓一愣,随即又态度谦和地说:“我找你们瞿主任,瞿书杨。”

  “对不起,瞿主任下班了。”对方说完就要挂机,苏晓赶忙说:“不好意思,我是他爱人,请问怎么才能跟他联系上?”

  一听是瞿主任爱人,年轻女孩马上变得热情:“是师母啊,瞿主任下班跟省政府两位领导走了,你打他手机吧,这阵应该吃过饭了。”

  跟省政府的领导走了?他一个穷教书的,啥时攀上了高官?

  苏晓道了声谢,合上电话,心里却气得要死。她开始相信,家里并没出啥急事,瞿书杨今天这个短信,纯属恶作剧。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呢,结婚到现在,瞿书杨从来没这样过啊?

  她闷闷不乐地在沙发上坐了半天,起身,打扫卫生。家里得像库房,苏晓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家里。结婚到现在,家里啥时不整洁过?刚开始他们住在经管学院那幢筒子楼里,一间小房,做饭在楼道里,那么差的条件,她也把小家打理得温馨十足。后来有了沫沫,瞿书杨也评了讲师,学院照顾他,在住宅楼调配出一个二居室,让他们跟祁老师一家合住,两家各一卧室,卫厨共用。祁老师爱人是个马大哈,不太讲究卫生,苏晓连祁老师家的卫生也包了,三年合住下来,愣是把祁老师爱人脏差的毛病给改了。搬新居那天,祁老师抓着她的手,动情地说:“我真舍不得跟你们分开啊,我那老婆,一没了你,真不知会变成啥样。”

  苏晓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在心里数落着瞿书杨,收拾了一会儿,脑子里猛地闪出一个人,难道?

  她把自己吓了一跳,罗维平三个字蓦地从脑子里跳出时,本能地,她就想到另一层,天啊,是不是他查觉到了什么,他要是跟罗维平无礼,可咋办?!

  苏晓扔掉拖把,虚了一般,瘫在沙发上。 Www.8xIaNXs.COm
上一章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下一章 ( → )
打黑2打黑黑手政法书记人大代表女县长市委班子县委班子问责(许开祯红床市委班子2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许开祯最新创作的免费官场小说《女市长之非常关系》第一章 漫-2及女市长之非常关系最新章节第一章 漫-2在线阅读,《女市长之非常关系(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女市长之非常关系的免费官场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8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