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7:死亡圣器(终版)》第二十六章古灵阁及《哈利波特7:死亡圣器(终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哈利波特7:死亡圣器(终版)  作者:J·K·罗琳 书号:41660  时间:2017/9/22  字数:14501 
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古灵阁    下一章 ( → )
  翻译:Draco?M、翩然蝶舞、yepyvone、幽谷黄沙、蔚蓝、黄蓉、凡世、

  修订:Ithala

  终审:

  他们的计划定好了,并且也准备完毕了;在那间最小的卧室里,一条长长的、的黑头发(从赫在马尔夫庄园里穿过的衣上扯下来的)被卷曲着进了壁炉架上的小玻璃瓶里。

  “那时,你会用她的魔杖,”哈利说,冲着前面的核桃木魔杖点了点头“所以我认为伪装会相当成功。”

  赫惊恐的看着那魔杖,好像她一拿起它,那魔杖就会蜇她打她一样。

  “我讨厌这玩意儿,”她低声说“我真的讨厌这玩意儿。这感觉全不对,它完全不适合我…这上面有她的感觉”

  哈利忍不住想起了当时赫是怎样消除他对那刺李树魔杖的厌恶的。她坚持认为他觉得那魔杖没有自己那的好用是因为他在想着其他的事情,并且告诉只要多多练习就好了。他选择不把她的建议原句奉还,毕竟在攻击古灵阁的前夜打击她并不是个好机时。

  “这应该可以帮你很快进入角色,”罗恩说“想想这魔杖原来干过什么啊!”“这恰恰就是问题所在,”赫说“折磨纳威父母的就是这支魔杖,天晓得它还对谁干过这些事儿。况且小天狼星就是被它杀死的!”

  哈利原来没有想到这些:现在,他有一种强烈的望,就是用靠在他旁边墙上的格兰芬多宝剑把它砍断劈成碎片。

  “我想念我的魔杖,”赫痛苦的说“我希望奥利凡德先生可以再给我做一新的魔杖。”

  奥利凡德先生早上才给卢娜寄来了一支新的魔杖。这会儿,在午后的阳光下,她正在后院的草地上测试它的能。迪安很郁闷的看着她,因为他的魔杖被抢夺者们搞丢了。

  哈利朝下看着那曾经属于德拉科?马尔福的山楂木魔杖。他即惊奇又高兴地发现他使用马尔福的魔杖顺手的,就像赫从前一样。他想起奥利凡德先生曾经告诉他的关于魔杖工作的秘密,他想他明白了现在赫的问题所在:她还没有赢得魔杖的忠诚是因为她没有亲手从贝拉特里克斯手中夺过它。

  这时卧室的门开了,拉环走了进来。哈利下意识地握住剑柄把荐朝身边拉近了点,但他马上对自己的这一反应感到后悔。他发现了妖注意到了他的举动,为了掩盖这个尴尬的时刻,他说:”拉环,我们正在做最后的准备,我们明天离开的事情已经告诉了比尔和芙蓉,并告诉他们不用起来送我们了。”

  他们已经达成共识:让比尔和芙蓉对这件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因为赫在离开之前要变成贝拉特里克斯时的样子。比尔和芙蓉对他们要干的事知道或猜到得越少越好。而且他们也解释说他们不会再回来了。由于他们在被掠夺者追捕的时候把珀金斯的旧帐篷丢了,比尔又借给他们了一个。它现在放进了珠绣袋里——当时赫把它进袜子里躲开了掠夺者的搜查,哈利对此印象深刻。

  尽管他会非常想念比尔、芙蓉、卢娜和迪安,更不用说这个几星期以来他们没有享受过的舒适的家居生活,他还是现在非常想逃离这个囚他的贝壳小屋。他厌倦了总是要确认是否有人偷听的日子,也厌倦了被关在狭小黑暗的卧室里。更重要的是他渴望摆拉环。无论无何,在不出给兰芬多宝剑的前提下,如何、何时摆的控制,确实已经成为了一个哈利无法解决问题。他们几乎不可能决定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因为妖每次把哈利、罗恩和赫三人单独留下的时间都不超过五分钟。”他简直可以给我妈妈上课了!”罗恩咆哮着,这时妖的长手指总是不断的在门边晃悠。有了比尔诚心的提醒,哈利不得不怀疑拉环在时刻监视着他们任何可能采取的诡计。赫打心眼里不同意哈利使用欺骗的手段,所以哈利也不想去了解赫认为怎么样做最妥当的尝试。而罗恩呢,总是趁着极少数拉环不在的空当,除了说一些”伙计们,要是我们能上翅膀多好啊”之类的话以后,再也没有其它更好的主意。

  那一晚,哈利睡得很不好。整个前半夜他都在辗转反侧,找到了他们偷偷潜入魔法部前一晚的那种感觉:记起了那种决心,甚至还带点兴奋的感觉。他现在正在经历着由于持续不断的怀疑所带来的焦虑的困扰:他不能摆担心情况会变糟的那种恐惧。他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们的计划很,拉环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们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去面对他们可能会遇到的任何困难,然而他还是感觉不安。有那么一两次,哈利听到罗恩在翻身,知道他也醒着,但是由于和迪安共用一间卧室,所以哈里没有说什么。

  六点钟终于到时对他们是一种解。他们钻出睡袋,趁着朦胧的光线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进到花园里,他们在那里与赫和拉环回合。虽然拂晓有些寒冷,但是因为是五月,风很小。他抬起头,看到星星还在漆黑的夜空里闪烁着微光;他聆听着去冲刷着岩壁的声音——他会想念这个声音的。

  这个时候绿的小草芽正努力地从多比坟墓上的红土间钻出来,一年之内小土堆就会被鲜花所覆盖。刻着多比的名字的白色石头看起来已经历了风吹雨打。他明白他们现在找不到比这个更好的地方来让多比长眠,但是每当哈利想起他们要把多比留在这里的时候他即伤心又难受。低头看着这个坟墓,他还在想多比是怎么知道到哪儿去营救他们的。他的手指下意识的揪着依然挂在他脖子上的小袋子,透过袋子他感觉到了破碎镜子参差不齐的边沿,在那上面他确信他曾看到了是邓不利多的眼睛。然后,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他抬头,环顾四方。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在拉环的陪伴下穿过草地大步的向他们走来。在走路的同时,她把一个小的珠绣包进他们从格里莫广场带来的旧袍子的内口袋里。虽然哈利明确地知道这其实是赫,但是还是情不自生出一阵反感。她比哈利要高,长长的黑头发在脑袋后面飘舞,她那有着厚眼皮的眼睛轻蔑地盯着她,然后她说话了,他听见赫用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在说话。

  “她看起来比戈迪还恶心!好吧,罗恩,到这来,让我为你…”“好吧,但是记住,我讨厌太长的胡子。”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现在不是讨论英俊的时候。”

  “不是那样,它挡住我的嘴了!我希望我的鼻子能短点,再试试吧好吗,最后一次就好。”

  赫叹了口气开始施咒,一边为罗恩的脸部变形一边低声嘀咕。他会被完全伪装起来的,而且他们相信贝拉特里克斯身上的恶气息会保护他的。而哈利和拉环将要藏到隐形衣下面。

  “咳,”赫说“他看起来怎么样,哈利?”

  罗恩在伪装下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了,只留下了一点点影子。哈利想,那是因为他太了解他了。罗恩的头发现在变得有长又卷,脸上是是的棕色胡子,雀斑消失了,还有一个又短又胖的鼻子和一对的眉毛。

  “呃,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别人肯定认不出他了,”哈利说“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他们三个回头看了一眼贝壳小屋,在繁星闪烁的夜空下它显得又暗又静。接着他们转身走向围栏外面尖角,在那儿赤胆忠心咒就失效了,他们可以幻影移形。一走过那个门,拉环就说:

  “我想我得爬到你肩上去了,哈利?波特。”

  哈利弯下,妖爬到了他背上,他的手伸到前面环住了哈利的喉咙。他并不重,但是哈利不喜欢妖,不喜欢妖大力紧紧地贴在他身上。赫从绣珠包中拉出隐形衣,掀起来把他俩罩住。

  “太完美了,”她说着弯去检查哈利的脚步“我什么也看不见。出发吧。”

  拉环在他的肩上,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集中到破斧酒吧——对角巷的入口——开始了幻影移形。随着他们慢慢遁入黑暗时,妖也在哈利身上越贴越紧。过了不久,哈利感觉脚碰到了人行道,他睁开眼睛,发现他在查林十字街上。麻瓜们步履匆匆,脸上带着清晨特有急急忙忙的表情,对这个酒店毫无觉察。

  破斧酒吧几乎已经荒废掉了。那个驼背、无齿的老板汤姆,正在吧台的后擦着玻璃杯,一对巫师正在远处的角落里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瞥见赫后又回到阴影中去了。

  “莱斯特兰奇夫人,”汤姆低声说道,当他看到赫停下脚步时,谦恭的低下了头。

  “早上好,”赫说,此时的哈利正背着拉环在隐身衣的保护下从他们身边悄悄地溜过去,他看见汤姆听了赫的话后出了吃惊的表情。

  “你对他太友善了”哈利在他们穿过酒吧走到那个小后院的时候,在赫耳边低声说“你应该像对待一堆垃圾一样对待他们。”

  “好的,好的!”

  赫掏出贝拉特里克斯的魔杖,在他们面前那看似平淡无奇的墙上轻敲了一下。上面的砖块马上开始振动旋转,一个小出现在了墙壁中央,越变越大,最后一个拱门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这座拱门通向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街道,那就是对角巷。

  现在的对角巷太冷清了。店铺前门庭冷落,街上行人寥寥,一派萧条破败的景象。这条鹅卵石铺就的狭窄街道与哈利多年前第一次去霍格沃兹报道前比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那时这条街道人头蹿动,热闹非常。就算和上一次来的时候比起来也变了不少,许多店铺都已经用木板封了店,而与之相对的几家专营黑魔法的商店却大模大样的冒了出来,哈利看到许多窗子上都贴着他的通缉令,上面的自己正对他怒目而视,而通缉令下面毫无疑问的是“头号不受人物”几个大字。

  许多衣衫褴褛的人蜷缩在店铺门口,他听到他们不住的对寥寥无几的行人呻着,一面乞讨,一面强调着自己是个真正的巫师。其中一个人的眼睛上还着血迹斑斑的绷带。

  当他们走在街上时,乞丐们一看到赫,恨不得马上从她面前消失,他们用头巾遮着脸四散躲避。赫正为眼前的景象纳着闷,突然,那个着血绷带的男人一瘸一拐的挡在了她面前。

  “我的孩子,”他指着她,吼道,他的音调很高,声音嘶哑,听起来已经快要发狂了“我的孩子在哪?他是怎么对待他们的?你知道的,你知道!”

  “我——我真的——”赫结结巴巴的申辩到。

  那个男人气,直扑她的喉咙。正在这时,随着一声巨响,一道红光把他击倒在地,不省人事。罗恩站在那里,手里还举着他的魔杖,而他胡子下所出的表情说明,他显然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街道两旁的窗户上探出几张脸,而街上聚集的看热闹的行人则抓紧身上的长袍小跑着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们身后的对角巷入口快要看不到了,此时的哈利拿不准他们是不是该马上离开回去另想办法。正当他们举棋不定想要相互商量一下的时候,他们身后传来了一阵叫声。

  “啊,莱斯特兰奇夫人!”

  哈利急忙转身,拉环把哈利的脖子勒得更紧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巫师大步向他们走来——他的头发糟糟的,鼻子又尖又长。

  “那是特莱维尔”这个妖在哈利耳边耳语道,但是这个时候哈利根本无心去想特莱维尔是谁。赫站直了身子,尽可能轻蔑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

  特莱维尔停下脚步,显然是被怒了。

  “他是另一个食死徒!”拉环轻声说,哈利往侧面挪过去,把这句话跟赫重复了一遍。

  “只是和你打个招呼,”特莱维尔冷冷的说,”但是如果我的出现不受的话…”

  这时哈利听出他的声音了:特莱维尔是被召唤到西诺费利家的那群食死徒之一。

  “不,不,才不是呢,特莱维尔。”赫很快反应过来,想要掩饰刚才的错误。”你好吗?”

  “我承认看见你在外面到处跑我很惊讶,贝拉特里克斯。”

  “真的?为什么?”赫问道。

  “是这样,”特莱维尔咳嗽一声“我听说住在马尔夫庄园的那些人都被关在房子里呢,在…厄…逃脱之后。”

  哈利希望赫能够冷静思考。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贝拉特里克斯就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前到处跑——

  “黑魔王原谅了那些过去曾经最虔诚地效忠他的仆人。”赫惟妙惟肖的模仿着贝拉特里克斯那种目空一切的神态“也许他对你的信任不如对我的多,特莱维尔。”

  虽然那个食死徒看上去很不快,但还疑心没那么重了。他低头看了看被罗恩击倒的那个人。

  “他怎么惹到你了?”

  “没什么,已经没事了。”赫冷冷地说。

  “这些手里没魔杖的家伙很麻烦。”特莱维尔说道,”他们求我时我真没法拒绝,但是上周其中有个人真的求我在魔法部替她的案子说话。‘我是个女巫,先生,我是个女巫,让我证明给你看!’”他装出尖声尖气的语调“好像我打算给她我的魔杖——不过你现在用的,”特莱维尔诧异道“是谁的魔杖,贝拉特里克斯?我听说你自己的魔杖被——”

  “我的魔杖在这儿。”赫镇定的举起了贝拉特里克斯的魔杖说道,”我不知道你听到了什么谣言,特莱维尔,但是你显然是错误消息误导了。”

  特莱维尔看起来对此有一点惑,他把目光转向罗恩。

  “你这位朋友是谁?我认不出来。”

  “他是德拉克米尔?迪斯帕。”赫说道,他们已经想好了,一个编造出来的外国人是罗恩最安全的伪装。”他几乎不会说英语,不过他对黑魔王的大业很支持。他从特兰西瓦尼亚到这儿来,等着看我们的新政权建立。”

  “真的吗?你好啊,德拉克米尔。”

  “哦,你好。”罗恩伸出一只手。

  特莱维尔伸出两手指和罗恩握了手,好像是害怕脏自己似的。

  “那么你和你的——支持者朋友这么早到对角巷来干什么?”特莱维尔问道。

  “我要去古灵阁。”赫说。

  “唉,我也要去那儿呢。”特莱维尔说,”金子,肮脏的金子!离了它我们活不下去,不过我得承认,不得不跟咱们那些长手指的朋友们搅在一起让我很难过。”

  哈利感觉到拉环扣住自己脖子的双手在瞬间收紧了。

  “一起去吧?”特莱维尔说道,冲赫摆了个您先请的手势。

  赫只好和他并着肩,沿着曲折的鹅卵石街道,走向那雪白的矗立在许多小商店之间的古灵阁。罗恩歪斜着走在他们旁边,哈利和拉环跟在后面。

  碰到一个警觉的食死徒是他们碰到的最新难题,最糟糕的是,特莱维尔走在他以为的贝拉特里斯身边,这样哈利就没办法跟赫或者罗恩说话了。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通向高大铜门的大理石台阶下面。正如拉环事先警告的那样,通常守在入口处两侧的穿制服的妖们被两名巫师取代了,他们每人手中都攥着细长的金

  “啊,正直探针!”特莱维尔表情生动的说,”多么劣的仪器——但又是那么管用!”

  他迈步走上前去,朝左右两个巫师点了点头,后者举起金在他身上上下移动。哈利知道那探针可以探测出隐藏的咒语和魔法物品。他知道自己只有几秒钟时间,于是用德拉科的魔杖依次指着那两名守卫咕哝了两遍“心”特莱维尔正透过铜大门看着里面的大厅,所以没有发现,那两个守卫被咒语击中时都稍稍呆了一下。

  赫从台阶往上走时她的黑色长发在背后起伏不定。

  “等一下,夫人。”一个守卫举起探针说道。

  “但是你们刚检查完了啊!”赫装着贝拉特里克斯那种居高临下的傲慢语气说道,特莱维尔双眉挑起四下环顾。那个守卫不解其意,他低头看了看手中那细细的金,然后又去看自己那位头昏眼花的同事。

  “是啊,你已经查过他们了,马里乌斯。”

  赫一阵风般的走过去了。罗恩跟着她,哈利和拉环在隐身衣里面紧紧相随。他们跨进门内时哈利回头看了一眼,两名守卫都在抓头。

  内厅门口站着两个妖,那门是银质的,门上刻着富有诗意的警告语,提醒有歹意的盗贼们偷窃的严重后果。哈利抬头看去,突然之间他脑海中电光一闪:在他一生中最美妙的十一岁生日那天,他就站在这个地方,他身边的海格说道“就像我说的,你要是来这儿打劫会被搞得崩溃的。”那天古灵阁看上去像是个仙境,是个储藏着他从未知晓的一大笔财产的魔法金库,那个时候他从来没想过有天会来这里偷东西…但是片刻工夫,他们就站在银行敞亮的大理石大厅之中了。

  妖们坐在长长的柜台后面的凳子上,为当天的第一批客人服务。赫罗恩和特莱维尔走向一个正带着眼镜察看一枚厚厚金币的老妖。赫借口给罗恩讲解银行大厅里怎么办公,让特莱维尔走在自己前面。

  那个老妖把手中的金币往旁边一扔,不知道对着谁喊了一声:“矮妖!”然后向特莱维尔打招呼,特莱维尔递过去一枚小金钥匙,妖察看之后还给了他。

  赫向前走去。

  “莱斯特兰奇夫人!”那妖喊道,显然很是震惊。”我的天啊!我——我今天能为您做点什么?”

  “我要去我的金库看看。”赫说道。

  老妖似乎有点畏缩的样子。哈利四下环视,不光是特莱维尔正在犹豫的观察着,其他几个妖们也从手头的工作中抬起头来盯着赫看。

  “您有…证件吗?”妖问道。

  “证件?——从来没人找我查过证件!”赫说。

  “他们知道了!”拉环在哈利耳边悄悄说道“一定有人警告他们会有人冒名顶替!”

  “用您的魔杖就行,夫人。”妖说道。他微微颤抖着伸出手,哈利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他觉得古灵阁的妖们已经获悉贝拉特里克斯的魔杖被偷了。

  “快动手!快动手!”拉环在哈利耳边小声说“用夺魂咒!”

  哈利在隐身衣下面举起了山楂木制的魔杖,指向那个老妖,在他一生中头一次轻轻的说道:“灵魂出窍!”

  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哈利的手臂中出来,他大脑里好像趟出一股麻的暖,通过杖和纹理将他和魔杖与发出去的咒语连在了一起。那妖接过贝拉特里克斯的魔杖细细查看了一番,然后说道:“啊,您换了一只新的魔杖啊,莱斯特兰奇夫人!”

  “什么?”赫说“不,不,那是我的——”

  “新魔杖?”特莱维尔又凑到柜台跟前,周围所有的妖们仍旧在看他们。”但是你怎么买到的呢,哪个制杖人帮你做的?”

  哈利想也没想就动手了。他把魔杖指向特莱维尔,又一次念出“灵魂出窍!”

  “哦,是的,我明白了。”特莱维尔低头看着贝拉特里克斯的魔杖说道“是的,很漂亮,它好用吗?我总认为魔杖需要一点磨合,你说呢?”

  赫看上去十分困惑,然而面对骤变她并没说什么,这让哈利长长松了口气。

  柜台后面的老妖拍了下手,一个年轻妖走了过来。

  “把钥匙给我拿来,”他告诉那个年轻妖,后者一阵风跑开了,不大功夫拎来一只装了叮当响的金属工具的羽口袋,并将这口袋递给自己的上司。”好,好!S,请跟我来,莱斯特兰奇夫人。”老妖从凳子上跳下来,消失在视野中。”我带您到您的金库那儿去!”

  他出现在柜台尽头,快活的小跑过来,羽袋中的东西还在叮当响。特莱维尔一动不动的站着,嘴巴大张。特莱维尔的奇怪样子让罗恩感到百思不解。

  “等等——博格!”

  又一个妖匆忙转过柜台走了过来。

  “我们有规定。”他向赫鞠了一躬说道“请原谅,夫人,莱斯特兰奇家的金库还有一些特殊规定。”

  他急切地跟博格耳语了几句,然而被夺魂的妖把他推开。

  “我知道规矩,莱斯特兰奇夫人要到她的金库那儿去…很古老的家族呢…老主顾了…请这边走…”

  然后,他带着那些叮当作响的东西,匆匆走向大厅尽头很多扇门之一。哈利回头去看特莱维尔,只见他仍旧站在原地茫然无措,哈利下了决心。他轻点魔杖,叫特莱维尔温顺的跟在后面,他们穿过那扇门走入了一条糙的石路,两旁有燃烧着的火炬来照明。

  “我们有麻烦了,他们起疑心了。”当门在身后关闭,哈利下隐身衣说道。拉环跳下他的肩膀,特莱维尔和博格都没有对哈利?波特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感到丝毫惊讶。“他们被我施了夺魂咒。”他解释说,因为赫和罗恩都对站在那儿眼神空的特莱维尔和博格提出了疑问。“我觉得那咒施得不够厉害,我不知道…”

  另一缕记忆飞速穿过他的脑海,他第一次试图使用不可饶恕咒语时真正的贝拉特里克斯对他尖声喊道:”你得真的想干掉我,波特!”

  “我们怎么办?”罗恩问道“趁着还有机会我们快逃吧?”

  “但愿能逃。”赫说,她回头去看通往大厅的那扇门,门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我认为应该干下去。”哈利说。

  “没错!”拉环说道“那么,我们需要让博格来控制手提车,我已经没有驾驶权了。但是车上没地方给那个巫师了。”

  哈利把魔杖指向特莱维尔。

  “灵魂出窍!”

  他立刻转身快步沿着黑暗的轨道走下去了。

  “你让他去干什么?”

  “让他藏起来。”哈利一边说,一边把魔杖指向博格,后者打了声呼哨,召唤一辆小推车沿着轨道从黑暗中开过来。当大家都爬上车时,哈利确定听见了大厅中传来叫喊声,博格在拉环前面,哈利罗恩赫都挤坐在后面。

  小车震动一下便出发了,逐渐提速。他们从试图挤进墙上裂中的特莱维尔身边急速驶过,然后小车便开始扭动着驶进宫般盘绕的隧道,一路向下倾斜着。哈利除了车轮和轨道之间摩擦发出的喀喀声什么也听不到。哈利只感觉到随着他们往地层深处飞奔而去,石钟被飞快抛在脑后,头发也被风刮得竖立起来,他一路上不住回头看。哈利越想着越觉得把赫装成贝拉特里克斯并拿着她的魔杖的做法十分愚蠢,因为食死徒们知道是谁偷了她的魔杖——还不如大大方方地闯近来呢!

  他们来到比哈利以前更深入古灵阁的地方,在一个急转弯后,一条瀑布突然出现在轨道上倾泻而下。哈利听见拉环喊道:”不!”但是无法刹车了。他们一头扎了进去。哈利的眼睛和嘴里灌了水,他看不见也无法呼吸了。然后小车狠狠的一倾,弹了起来,他们便全都飞了出去。哈利听见小车撞在通道墙壁上撞成碎片的声音,赫尖叫了声什么,他感觉到自己仿佛身轻如羽的滑落下去,毫发无伤的落在坚硬的石头地面上。

  “缓、缓冲咒!”赫慌乱中念道,同时罗恩拉着她站住了,但是令哈利害怕的是,他看到她不再是贝拉特里克斯的样子了,她站在那儿穿着过大的袍子,浑身透,完全变回她自己的样子了。罗恩也变回红头发光下巴了。他们互相看着对方时意识到了这一点,用手摸着自己的脸。

  “显真瀑布!”拉环一边说一边爬起来,回头去看轨道上方的瀑布,哈利现在明白过来,那不是普通的水。”那水可以冲掉所有魔法和伪装!他们知道古灵阁里有冒名顶替的人,他们作好了防御!”

  哈利看见赫正在查珠绣袋是否还在身边,于是他也急忙把手伸进夹克里摸摸确保隐身衣没丢。然后他扭头看见博格正在惑地摇着脑袋——看来显真瀑布将他身上的夺魂咒去除了。

  “我们需要他。”拉环说道,”没有古灵阁的妖我们进不去金库。而且我们需要钥匙!”

  “灵魂出窍!”哈利又一次说道,他的声音回在石头隧道之间,他又感觉到那种可以控制思维的力量从大脑传到魔杖之上。博格又一次服从了他的意志,脸上那种惑的表情逐渐变成一种彬彬有礼的漠然,这时罗恩赶快把装了金属工具的羽口袋捡了起来。

  “哈利,我想我听见有人来了!”赫说道,她用贝拉特里克斯的魔杖指着瀑布喊道:”盔甲护身!”他们看见盔甲咒飞到轨道上方将施了魔法的水截断了。

  “好办法!”哈利说“带路吧,拉环。”

  “那我们以后怎么出去啊?”当他们跟着那妖匆忙步入黑暗之中罗恩问道,博格跟在他们身后像条老狗般着气。

  “到时候再担心好了。”哈利说。他正在侧耳倾听,他觉得听见有什么叮当作响的东西正在附近转悠。“拉环,还有多远?”

  “不远了,哈利?波特,不远了…”

  拐了个弯他们就看到了那东西,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众人还是被那东西吓得停住脚步。

  一条巨龙横在面前,挡住了通向四五个最深的金库的路径。由于长期被幽于地下,这怪兽显得苍白而病态,它的眼睛呈现出一种状的粉红色,两条后腿都被拴在镣铐上,镣铐的链子连着巨大的深深钉进地面的木桩。他的锥形翅膀折叠着紧贴身体,要是展开的话足可以把这里的空间填。当它扭头去看他们时,发出的声音让岩石都颤抖起来,一张嘴便出一束火焰,得他们后退。

  “它有点瞎了。”拉环息着说“但是也因此更野蛮了。不过我们有办法管住它。它被训练得能认出钥匙。把钥匙给我。”

  罗恩将口袋递给拉环,那妖从中掏出几个小号的金属工具,一摇晃就会发出类似小榔头砸铁砧子的那种长鸣。拉环一伸手,博格便顺从的接了过来。

  “你们知道该怎么做。”拉环告诉哈利罗恩和赫。“那条龙一听见这声音就会疼得后退,然后博格就把他的手掌放在保险柜的门上。”

  他们继续一边沿着墙角前进,一边手里还摇动着钥匙,那东西产生的声音在壁间回响,被加倍的放大,震得哈利感觉整个都在不停的晃动。那头巨龙又发出了一声咆哮,接着就向后退了下去。哈利可以看到巨龙在颤抖着,而且当他们离它更近些后,他发现巨龙脸上还残留着许多猛烈攻击留下的疤痕,他猜想那一定是在让它把听到钥匙发出的响声与对强烈痛楚形成条件反时留下的。

  “让他把手放在门上,”在拉环催促下哈利举起手中的魔杖再一次指向博格。那个老妖照做了,他把手放砸了木门上,大门一点点的消失了。一个状的金库出现在他们面前,里面是堆积如山的金银、精致的酒杯、银质的盔甲、奇形怪状的兽皮标本——有的长着长长的脊骨,另外一些连着下垂的翅膀——一堆镶着宝石的瓶子、甚至还有一具仍然戴着王冠的骷髅。“快找,快!”他们迅速冲进金库里的同时哈利大喊道。他曾经向罗恩和赫提过赫奇帕奇的杯子,但如果这个里真的藏有别的未知魂器,他还真的不知道那该是什么样子。但事实上,他们根本没什么时间仔细察查看这个金库,因为随着他们身后的一声闷响,那扇门关上了,而他们也被关在了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别慌,博格会带我们出去的!”拉环听到罗恩的惊叫后马上说。

  “点亮你们的魔杖,你们还在等什么?另外,哈利,我们时间紧迫!”

  “荧光闪烁!”

  哈利点亮了自己的魔杖,借着光他四下打量着个:地处都散落着闪闪发光的宝石,而且他看到了那柄假的格莱芬多宝剑,正和一堆杂乱的链子一起放在高处的架子上。罗恩和赫此时也点亮了他们的魔杖,开始察看着他们周围散落的物品。

  “哈利,你看这是不是——?啊!”赫疼得大叫,哈利刚来得及把魔杖指向了她,并看到一个镶着珠宝的杯子从她的手中掉了下来。而且一落地就分裂开来,变成了更多的杯子。不一会,地板就被四面八方涌现的一模一样的杯子盖得严严实实,至于原来的那个,早就不知踪影了。

  “烫死我了!”赫着她被烫伤的手指呻着。

  “他们都已经被施上了铁火咒、分裂咒和不可饶恕咒!”拉环说道。

  “你所触碰的每样物品都会变得滚烫,而且会迅速自我复制,但那些复制品却根本一文不值——而且如果你妄图继续偷取那些财宝,最终就会被那些大量复制出的金银珠宝活活死在里!”

  “好的!别再碰任何东西!”哈利马上接道,但与此同时,罗恩的脚无意中踢到了地上的一个杯子,随即,二十多个杯子在罗恩脚边炸裂开,罗恩被烫得直跳脚,他的一只鞋都被那些滚烫的金属烧掉了一块。

  “站在那儿,别动!”赫一把抓住罗恩,冲他喊道。

  “要留心一点!”哈利说“记着,杯子是小小的,金色的,上边雕着一只獾,有两只手柄,另外,那杯子上也肯定有拉文克劳的标记,那头鹰——”

  他们用魔杖指着每个隐蔽处和岩石的裂,仔细地搜寻每一个地方。这样不碰任何东西是不可能的。哈利又在地上的杯子堆里增加了一大群假帆船。现在那几乎没有地方可以让他们落脚了,而不断增长中的金子随着温度增发热,金库现在简直就像个炉子。哈利魔杖发出的光亮越过了盾和妖做的头盔落在了高达天花板的架子上。他让光柱越升越高,直至突然间它照到了一个让他手抖心跳的东西。

  “它在那,在上面!”

  罗恩和赫也把他们的魔杖指向了那,这个小金杯被来自三个方向的光柱照亮了,那个曾经属于赫尔加?赫奇帕奇的杯子,后来传给了赫兹巴?史密斯所,又补汤姆?里德尔从她那偷走。

  “不碰任何东西他妈的要怎么才能拿到那杯子?”罗恩问。

  “杯子飞来!”赫喊道,沮丧中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在他们在计划时拉环说的话了。

  “没用的,没有用的!”妖吼道。

  “那怎么办?”哈利生气地瞪着妖说。“如果你还想要剑的话,拉环,你就应该更多地帮助我们——等等!我能用剑来碰这些东西吗?赫,把它拿过来!”

  赫在她的长袍里摸索着,拿出绣珠包,翻了一会,然后拿出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哈利抓住深红色的剑柄,试着用剑刃碰了碰一个银酒壶的顶部,它并没有变成许多个。

  “就算我能用剑刺到杯子的手柄,可我要怎么上去那?”

  那个存放杯子的架子太高了,他们没人够得着,包括他们当中最高的罗恩。被施了魔法的财宝散出的热气掀起了一股股热,哈利拼命想着能用什么方法拿到杯子,脸上背上汗如雨下。这时,他们听到了金库门另一边响起了龙的吼声,叮叮当当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现在真的被困住了:门是这惟一的出路,一群妖似乎正从另一边赶来。哈利在罗恩和赫,他们脸上写了恐惧。

  “赫,”哈利说,这时叮叮当当的声音更近了“我一定得够到那,我们一定得克服它——”

  她举起魔杖指着哈利:“倒挂金钟。”

  哈利的脚踝被升到空中,撞到了一套盔甲,复制品像白热的尸体一样爆发出来,填了狭窄的空间。伴随着疼痛的尖叫声,罗恩、赫和两个妖被撞到一边的别的东西上,它们也开始自我复制了。一半的东西都炽热地燃烧起来,他们挣扎着喊叫着,而哈利则成功地把剑穿过赫奇帕奇杯子的杯柄,使它挂在剑刃上。

  “防水防!”赫尖叫着试图在燃烧的金属中保护自己、罗恩和妖们。

  一阵凄惨的尖叫使哈利往脚下看去:罗恩和赫陷入深及部的财宝中。他们挣扎着拉着博格以使他不至于陷入不断上升的财宝中。但是,拉环很快便从视线中消失了,只能看见他的几个指尖。哈利拉住拉环的手指使劲拉着,全身起泡的妖被拉出来一截,不断嚎叫着。

  “金钟落地!”哈利大叫道。一阵巨响后,他和拉环落在了膨的财宝堆上,剑从哈利手中飞出去。

  “拿着!”哈利忍受着灼热金属的炙烤大吼。拉环再次爬上他的肩膀,决定以此避免那些膨着的灼热金属。“剑在哪里?杯子在它上面挂着!”门的另一边发出震耳聋的当啷当啷的响声,但是已经太迟了——

  “在那儿!”

  是拉环看到了它,也是拉环在用力大喊。这一瞬间哈利知道这个妖从来就没指望过他们会信守诺言。拉环一只手紧紧抓住哈利的一撮头发以免他坠入上升的金海,一面握住剑柄把它举到哈利够不着的地方挥舞着。挂在剑柄上小金杯滑出剑刃被甩到了半空中。拉环骑在哈利肩上,而哈利猛地蹲下去抓那个金杯,他能感到自己的正在被炙烤,甚至无数个赫奇帕奇的杯子从他的拳头中暴出来,他也没有松手。这时金库的大门再次打开,哈利不由自主地和罗恩赫一起顺着膨的灼热的金银水滑向另一个房间。

  哈利仿佛没有感到全身烫伤的痛也没有顾忌依然疯狂膨的财宝,而是把杯子进口袋伸手去抓剑,但是拉环已经逃走了。他一从哈利肩上滑下,就挥舞着长剑在财宝的洪中对周围的精灵奋力呼喊喊:“有贼!抓贼啊!快来抓贼啊!”它冲进最前面拥挤的妖群里消失不见了——所有的精灵都举着短剑并且毫不犹豫地接纳了他。

  哈利从炽热的金属上滑下,努力站稳脚,他意识到穿过这群妖是唯一的出路。

  “昏昏倒地!”哈利怒吼道,罗恩和赫也加入了战斗。红光向妖们,一些妖倒下了,但其他的却继续前进。哈利看到一些巫师守卫从拐角处跑来。

  龙咆哮着飞向妖们头上出烈焰,巫师们拥挤着逃回他们来的路。一个灵感或者说是疯狂的念头涌入哈利脑中,他把魔杖指向把巨龙绑在地上的大铁链然后喊道:“力劲松懈。”

  铁链在巨大的响声中断为两截。

  “这边走!”哈利高喊。一边不停地击昏前来的妖,一边奋力跑向瞎了的龙。

  “哈利!哈利!你在干什么?”赫高喊。

  “站起来,爬上来,快点!”

  那只龙显然没有意识到自由近在咫尺。哈利踩着龙的腿弯爬上它的背部。龙鳞如铁般坚硬,以至于它没感到哈利的动作。哈利伸出胳膊拉起赫,罗恩也爬到了他们后面。龙旋即意识到自己不再被束缚。

  它咆哮一声站了起来,在它张开翅膀时哈利用自己的膝盖尽可能夹住龙鳞的缺口。龙周围的妖割麦似的倒下。然后龙飞向天空。哈利,罗恩和赫趴在龙背上,龙飞向敞开的出口,他们的脊背几乎是擦着天花板。妖精灵只能挥舞着短剑眼睁睁地看它掠过。

  “我们可能永远也上不去了,它太大了。”赫尖叫道。龙又一次出火焰,烧毁了整个隧道。为了躲避,龙一路上都用爪子撕开道路。炽热和灰尘使哈利几乎无法睁开眼睛。他忍受着坠落的石块和龙的咆哮,紧贴在龙背上,生怕什么时候被震落。这时他听到赫高喊道:“四分五裂!”

  她在帮着龙在它飞向更新鲜的空气的路上开辟通道,远离妖精灵们的高喊声和叮当声。哈利和罗恩学着她在天花板上凿出更多的碎片。当他们经过地下湖时,这只丑陋的怪物仿佛感受到了自由和广阔的天地就在眼前。在他们身后的通道里充了锥形龙尾击碎的巨大的岩石和钟石。妖们的叮当声仿佛被捂住了。在前面,龙用自己的火焰扫清道路。

  最终,在龙野蛮的力量和他们魔咒的双重威力下,他们冲出了隧道,进入了大理石的大厅。巫师和妖精灵颤抖着,奔跑着寻求掩护。而龙也终于有了舒展自己翅膀的空间:它把带角的头伸向出口凉爽的空气。然后带着仍然紧帖在背上的哈利,罗恩,赫飞了起来。它强行撞开了金属门,门无力地耷拉在铰链上。然后它蹒跚地走进对角巷,直冲云霄。 WWw.8XiANXs.COM
上一章   哈利波特7:死亡圣器(终版)   下一章 ( → )
哈利波特与混哈利波特与火哈利波特与阿哈利波特与密哈利波特和魔偶发空缺琥珀望远镜(魔法神刀(黑黄金罗盘(《霍比特人魔戒的锻造者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J·K·罗琳最新创作的免费科幻小说《哈利波特7:死亡圣器(终版)》第二十六章 古灵阁及哈利波特7:死亡圣器(终版)最新章节第二十六章 古灵阁在线阅读,《哈利波特7:死亡圣器(终版)(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哈利波特7:死亡圣器(终版)的免费科幻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8xianxs.com)